此为防盗章

    外界的质疑声一波高过一波。 ̄︶︺sんцつ

    而薄珂苒也很快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阮俪见薄珂苒的脸色不太好, 以为是被网上的那些评论影响的, 于是开口安慰她。

    “珂苒, 你别忘心里去, 你要知道每个演员在成名前都会遭到质疑,你不是第一个,这是所有演员都会经历的,我们管不了别人的嘴, 只能用行动证明。”

    “俪姐,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你觉得我真的可以胜任玉溪一角吗?”

    “呸,什么叫做能不能胜任, 你记住了,你现在就是玉溪,玉溪就是你, 况且, 你要相信沈导的眼光,他既然选择了你,那就证明你肯定是有出彩之处。”

    不说这个还好, 一说到这个,薄珂苒就有点心虚。

    沈屿选择她, 还真的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出彩之处,而是因为她可能在无形之中傍上了一个超级大金主。

    外界的质疑声越来越大,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跃风”的决定。

    在网上质疑声逐渐蔓延之时, 《宫妃》总导演沈屿发了一条微博。

    沈屿:

    每人心中自有一杆秤, 我不对自己的选择后悔,更相信我的选择不会让我失望。

    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的出来,沈屿的这条微博很明显就是在力挺薄珂苒。

    薄珂苒自然是顺着竿子往上爬,她转发了沈屿的这条微博。

    薄珂苒: 感谢沈导给我的机会,我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也不会让大家失望,希望大家可以放心的将玉溪交给我@沈屿。

    薄珂苒本就没什么黑料,况且加上她的人设也符合大众口味,之前的剧也让她积累了不少人气与粉丝。

    再加上沈屿的亲自出马,一场风波也慢慢地在无形之中平复下来。

    *

    在确认下来的第三天,《宫妃》剧组便发来了通知,要求全部演员进组。

    于是阮俪便立马带着她进了剧组。

    进组的第一天会举行开机仪式。

    他们剧组此刻非常热闹,片场人来人往,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开机需要用到的物品。

    薄珂苒跟在阮俪的身后,听着阮俪的提醒。

    突然,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便下意识的停住了步子。

    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黑色长裤,乌黑的碎发散在额头上,笔直干净,身材颀长,手里握着一只对讲机,正在跟工作人员说些什么。

    自从那天分开之后,两人就没有联系过。

    他忙着《宫妃》的开机整理,她忙着拍摄代言。

    就这样一直到今天。

    “珂苒,干什么呢,快过来。”前方传来阮俪的声音。

    薄珂苒收回视线,连忙跟了上去。

    而就在薄珂苒转身之际,沈屿看到了她。

    她穿着灰白色棉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沈导,这香还需要吗?”一旁的工作人员问。

    沈屿垂眸看了一眼,淡声道:“留着吧。”

    “好嘞。”

    因为还没有准备好,所以薄珂苒被安排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人挺多的,应该是剧组演员带进来的工作人员,在各自经纪人的带领下,几位主演礼貌地寒暄了一番。

    因为刚开机,大家都不熟悉,所以寒暄过后便开始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你看那边的那个女孩。”

    薄珂苒顺着阮俪的视线望过去。

    陆熙禾。

    刚才她们已经打过招呼,陆熙禾扮演的是剧中的明珠,也就是玉溪相依为命的人,跟玉溪的戏份差不多,是剧中必不可少的角色。

    “看到了,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你跟你说一下,除了戏,其他的不要跟她接触?”

    薄珂苒蹙眉,“什么意思?”

    “我听说,这位小花是投资方的人。”

    薄珂苒沉默。

    见她迟迟没有应话,阮俪伸手碰了她一下。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

    “听到了。”

    “听到就成,那你先看看剧本,我出去打点一下。”

    “哦。”

    阮俪走了之后,薄珂苒下意识的又望了一眼那位陆熙禾。

    在正午和煦的阳光下,她模样温柔静好,偶尔有细碎的发丝落在脸颊处,她也只是轻轻的伸手将发丝重新挽上去,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丝毫没有受周围的嘈杂影响。

    投资方的人,走后门进来的?

    可是——

    她也是走后门进来的呀——

    “嗡——”

    手机小小地震动一声。

    掌心微麻,薄珂苒点开微信,是沈屿给她发的信息。

    “你到剧组了?”

    她忙不迭地的给沈屿回了信息。

    “嗯,是的,刚到一会。”

    “嗯,一会要举行开机仪式了,你也准备一下吧。”

    沈屿的微信刚发过来没几分钟,门外便有工作人员来通知,让他们准备一下去参加开机仪式。

    *

    《宫妃》从没有开机之前就广受关注,这次的开机仪式,底下更是集满了前来的记者与嘉宾。

    在导演的带领下,一创主演上香,揭红布,跪拜祈福,祝贺开机大吉,活动流程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整个流程结束之后,摄影师给几位主演拍了几张开机照。

    “沈导,要不然你也过来跟大家合影一张吧,这以后都是回忆。”摄影师朝导演组说道。

    薄珂苒下意识的望向沈屿,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稍稍碰撞。

    “好。”

    沈屿站起身来朝他们几个走了过去,薄珂苒跟顾宥自觉地朝外边挪开,将中间的位置空出来给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他靠她似乎更近一点,她的手背甚至都能摩擦到他的衣角。

    衣服料子很软。

    他的身上还是那股淡淡的香味,嗅着能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

    “大家都笑一笑啊。”摄影师开口说道。

    然后伸出手比划了三个数,继而快速地按下快门。

    开机仪式就这样正式进入尾声。

    *

    一天忙碌下来,天色逐渐的也暗了。

    明天便要正式开机,所以剧组的人晚上一起去吃晚饭。

    也就是所谓的“开机饭”。

    饭局上,除了一些必要寒暄之外,薄珂苒与沈屿几乎是零交流。

    倒是坐在薄珂苒身边的顾宥倒是很自来熟,跟她说了不少话,出于礼貌,她自然也得接他的话,这一来二去的,两人聊的倒也挺欢。

    顾宥是《宫妃》的男主角赵衾,饰演的是前期的落魄三皇子,后期的帝王霸主。

    “你看,这都还没有开机呢,两个主演就知道开始培养感情了,不错不错。”杨竟看着相谈甚欢的薄珂苒与顾宥,心里很满意。

    “你觉得怎么样?”他又问向一旁的沈屿。

    沈屿看着对面桌的两人,两人脸上都带着笑意,他缓缓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眸光深沉,嘴唇微抿,并没有发表意见。

    一场饭局也逐渐地临近了尾。

    吃过饭之后,将近九点多钟,阮俪送薄珂苒回酒店。

    他们的住宿环境也算得上是横店里众多剧组之中最为舒适的,毕竟没有让他们住剧组就不错了。

    “饭局上的时候,看你跟顾宥聊的好像挺不错的啊?”

    “有吗?”

    “有啊,你们俩脸上可是一直都带着笑容,聊什么开心的事呢?”

    “也没聊啥,就随便聊聊,再说了,他对我笑,我也不能板着个脸吧。”

    阮俪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跟他好好相处吧,毕竟你们还得在一起工作三个多月呢。”

    “嗯,我明白。”

    “至于陆熙禾……”

    “俪姐。”

    薄珂苒猛的伸手拉住阮俪的手臂。

    被她这么冷不丁一拉,阮俪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她。

    “怎么了?”

    沈屿一向淡色的唇色变得鲜红起来。

    “电……电话响了……”她有些气息不稳地说道。

    沈屿没说话,只是用他那双幽深如墨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甚至也没有去理会口袋里不停震动着的手机。

    薄珂苒被他看的心里发慌,“电话……响了好久了,你不接吗?”

    她白皙的脸颊敷上一层红晕,她此时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被滋润过的嘴唇红润极了,说话的时候音线都带着一丝颤抖。

    不知道为何,沈屿心底不由地柔软起来。

    他松开了握在她腰肢上的手掌,嘴角带着笑意,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

    杨竟。

    在饭局结束之前,他们几个说好开个小会讨论一下拍摄来着的,可能是这到点了他也没过去,他这是打电话来催了。

    再次抬眸望向她,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捏了一下薄珂苒的脸颊,然后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以示他要出门了。

    薄珂苒点头之后,便瞧见他一手划过接听键,一手打开了她身后的门,直径离开。

    听着他的皮鞋声似乎越走越远了,薄珂苒那颗狂跳的心脏却依旧没有平静下来。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滚烫滚烫的。

    似乎那缠绵的余温还萦绕于此。

    薄珂苒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乱了,杂乱无章的无措感让她有些迷茫。

    良久,她伸手拍了拍自己微烫的脸颊,不敢再多想下去。

    阮俪一向很守时,六点钟便准时出现在薄珂苒的房间门口。

    “薄珂苒,你昨天晚上到底几点钟睡的?”阮俪双臂抱在胸前,看着此时双目无神,黑眼圈极重的薄珂苒,已经不能再用头疼来形容。

    薄珂苒无精打采地垂着脑袋,小声回答。

    “我也不知道。”

    她原本是想一上床就睡觉的,可是她这一沾床,就满脑子是沈屿,继而失了睡意,在床上辗转反侧。

    阮俪闭了闭眼,努力地告诉自己,冷静。

    半晌过后,她对一旁的minin说道:“给她敷张面膜吧,敷完再上妆。”

    “给我加热一下。”薄珂苒侧过脑袋,小声地跟miuni说。

    “好。”

    就在miuni准备将面膜丢进加热器中加热时,阮俪开口了。

    “不用加热,让她清醒清醒。”

    薄珂苒,“………”

    *

    到了剧组,不过六点半,此时的天色还未大亮,清晨的雾气氤氲,满剧组都是工作人员,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你先去休息棚坐一会。”阮俪对薄珂苒说道。

    薄珂苒点头。

    刚坐下来,薄珂苒便一眼看到坐在摄像机后面的沈屿,他穿着黑色羽绒服,面容清朗的不像话,正与旁边的副导演杨竟讨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