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珂苒裹着被子,小腹到现在还传来隐隐的坠痛感,好在还有一个暖宝宝能稍微缓解一下疼痛。

    她怀里的这个暖宝宝还是沈屿出去之前给她充好的。

    沈屿给她充好暖宝宝之后,披上外套之后便出门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她是真的把生理期的日子给忘记了。

    “滴滴滴滴——”门口传来一阵密码按键声。

    薄珂苒抱紧暖宝宝,望向开门进来的沈屿。

    沈屿一进门便看到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子坐在那里,就露出一个小脑袋一脸内疚的看着自己。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有多可爱。

    “回来了,你去哪了?”

    沈屿晃了晃手里的白瓷杯,朝她走过去。

    “这是什么?”

    沈屿低头看了一眼白瓷杯,坐在床沿旁。

    “山楂红糖。”

    山楂红糖?

    薄珂苒微微愣怔。

    他怎么会知道山楂红糖?

    她生理痛严重的时候,只有喝山楂红糖才能缓解疼痛,可能是习惯喝山楂红糖,其他的都对她没有效果。

    而山楂红糖这事只有沈思葭一人知道。

    沈屿是怎么知道的?

    他出去这么久,就是为了给她熬山楂红糖?

    沈屿眸子微微闪动,他淡声说道。

    “酒店厨房正好有一点山楂,百度上说山楂红糖对生理痛有效果,所以便学着熬了一点。”

    “这样啊。”薄珂苒点了点头。

    原来只是一个巧合。

    “你试试,看看有没有效果。”他将杯沿贴近她的嘴唇。

    刚一靠近,一股山楂与红糖的气味扑鼻而来。

    薄珂苒抿了一口。

    山楂的酸,红糖的甜,二者糅合在一起,酸酸甜甜的。

    “很好喝。”

    “那再多喝一点。”

    “嗯。”

    一碗山楂红糖下肚之后,小腹似乎也没有那么胀痛了,手脚都开始回暖起来。

    沈屿扶薄珂苒躺下,动作轻柔的给她盖好被子。

    “等我几分钟,我去把杯子给洗了。”

    “好。”

    沈屿拿着白瓷杯朝浴室走去,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杯壁里还残旧着山楂渣。

    要说他是怎么知道山楂红糖的,还得从好几年前说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存在感太低,还是怎么的,这俩姑娘在他面前说话真的是毫不顾忌的,真的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而这山楂红糖也是他从她们的聊天信息中提取到的,更何况这两人每个月都要喝一个星期的山楂红糖,他眼睛又不瞎,自然都能看的见。

    只是这么一记,一不小心就记了这么多年。

    思绪及此,沈屿不由地言笑晏晏。

    等他洗完杯子回去的时候。

    那小人儿已经睡着了,她微微弓着身体,脑袋枕在小臂上,柔顺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一侧。

    不过她睡的似乎没有那么安慰,也不知道是不是腹痛的原因,即使是睡着了,她的眉头也是微微拧起,秀气的小脸皱成一团,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模样。

    沈屿眼里划过一丝心疼,他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他刚躺下还没有动作,旁边的人儿便自发的靠了过来,伸手抱住他的腰际,脸颊贴上他的胸膛。

    心尖人的投怀送抱,沈屿自然不会拒绝,他将她轻轻抱起,手臂穿过她的后颈,让她舒服的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手指从衣摆处钻进去,手掌贴合着她平坦的小腹,缓而柔的揉了起来。

    揉了一会,她似乎没有之前的那么难受了,一直拧着的眉头也慢慢地舒展下来,睡容也逐渐的平和下来。

    一夜无梦,薄珂苒这觉睡的很舒服。

    她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人,身侧的余温也早已散去,只剩下一片冰凉,想来也是怕阮俪她们来撞上,便先离开了。

    薄珂苒伸展了一下身体,其实昨夜里她还是有点印象的,哪怕是迷迷糊糊的睡着着,但她还是隐约的记得沈屿给了揉了很久的小腹。

    说来也奇怪,她这生理痛,吃药也没啥用,哪怕是喝了山楂红糖也不过是起到缓解作用而已,但是沈屿这么帮她揉着,似乎也没有疼的那么厉害了。

    薄珂苒侧头看了一眼昨夜沈屿睡过的地方,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将手伸了出去,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猛的缩回手。

    “想什么呢?”薄珂苒轻拍了下脑门。

    没一会阮俪她们就要过来了,薄珂苒也没在磨蹭下去,而是翻身下床朝浴室走去。

    她到片场的时候,先是去重新化了妆容换上衣服之后这才回休息室,一进去便看到坐在休息椅上正在研究剧本的顾侑。

    他已经换上服装,烟青色的长衫,头发以簪子束起,不得不承认,顾侑还是挺适合古装扮相的。

    因为这一连几天都没有顾侑的戏份,所以顾侑并不用时时刻刻待在剧组,而是在处理外面的工作。

    今天才正式算顾侑开工的第一天,而且今天正好有他们两人的戏份。

    顾侑见薄珂苒过来,立马朝她招呼。

    “来啦,早。”

    薄珂苒自然也朝他点头微笑。

    “早。”

    “外面的工作处理完了?”

    “还没有,还有一点,等今天的戏份拍完之后,晚上还得赶过去,今晚加个班,估计也能全部完成了。”

    “嗯,一会有我们的对手戏,你看过了吗?”

    “当然,在外面跑工作的时候,就已经研究过很多遍了,跟你的对手戏,我可不能拖累你。”顾侑朝她笑着说道。

    薄珂苒也不由的笑了起来,她跟顾侑年龄差不多,但顾侑出道的比她早,也算的上是她的前辈。

    顾侑今年不过二十二岁,凭借过人的外貌加上大男孩一样的性格,也受到不少粉丝的追捧。

    “你这么说,谁拖累谁都还不一定呢。”

    顾侑摸了摸脑袋,想了想说道:“要不然趁现在还有一会功夫,我们俩对一下戏。”

    沈屿是出了名的严格,工作起来六亲不认,要是真的ng太多,估计会被骂的很惨。

    “嗯,也行。”薄珂苒从桌面上抽过剧本。

    两人正对戏的时候,坐在对面的顾侑突然站了起来。

    “沈导好。”

    薄珂苒一愣。

    沈导?沈屿?

    “嗯,早上好。”

    身后果然传来沈屿润朗的声音,没几秒,沈屿便到了他们跟前。

    薄珂苒眼皮都没抬的朝沈屿问好,不是她不想抬,而是她实在招架不住沈屿的视线,他的目光总能让她不由自主的沉陷。

    “沈导早上好。”

    “早上好。”沈屿淡声回。

    薄珂苒一口气都还没有顺利呼出,便又听到沈屿问。

    “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她一口气差点卡在胸腔处,有点噎,他这分明是哪壶不该提哪壶。

    “休息的……休息的蛮好的……”

    沈屿看薄珂苒脑袋都快垂胸口去了,嘴角没忍住微微扬起。

    半秒,他对一旁的顾侑说。

    “哦,对了,我刚才看到你经纪人好像在找你。”

    顾侑愣了一下,“找我?”

    “嗯,就在那边摄影组来着。”

    “是吗,那我过去看看。”说着,顾侑放下手中的剧本。

    “诶?”

    顾侑动作很快,话音刚落,仗着他那双长腿很快朝摄影组走去,没几秒就没了人影。

    一时间,休息棚就只剩下薄珂苒跟沈屿两人。

    薄珂苒低垂着脑袋,放在膝盖上的手掌不由的攥紧。

    忽然,一个黑色的保温杯放在了她的跟前。

    她诧异的抬头看向沈屿。

    他这个保温杯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刚才她明明没有看到他带保温杯。

    沈屿一眼便看出她心中所想,他伸手指了指口袋。

    薄珂苒恍然大悟,难怪他从一来的时候,手都是插.在羽绒服口袋里的,感情是口袋里装了一个保温杯。

    一瞬间,一阵说不出来的感情萦绕心头。

    涩涩的,却又带着一丝甜。

    她从来没有想过,像沈屿这样的人也会偷偷地在口袋里塞保温杯,然而这保温杯却是给她的。

    “没事的时候就抿几口,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嗯。”

    薄珂苒乖巧的点头。

    沈屿抬起手掌,在离薄珂苒的脑海还有几公分的时候,猛然停顿下来,就这样顿了两秒,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好好看剧本,我先回去了。”

    “好。”

    沈屿离开之后,薄珂苒拿过一旁的保温杯拧开,凑近嘴边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保温杯里不是热水,而是——

    山楂红糖。

    / /

    没过多久,顾侑回来了。

    “你经纪人找你有什么事啊?”薄珂苒好奇地问他。

    顾侑皱着眉头,沉思了几秒,对她说道。

    “有点奇怪。”

    “什么?”

    “我经纪人说他没有找我。”

    薄珂苒,“???”

    “……这样啊……”

    顾侑点了点头,“你说奇不奇怪?”

    薄珂苒朝他敷衍的笑了笑,然后低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默不作声的翻开她跟沈屿的微信聊天页面。

    “顾侑刚才回来了,他说他经纪人并没有找他。”

    消息刚发出去没有几分钟,微信那头的人回信息了。

    “哦。”

    “可能是不小心听错了吧。”

    薄珂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