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好像落在我们吃饭的地方了,你陪我回去拿一下吧?”薄珂苒的视线越过阮俪,看着她的后方。

    阮俪皱眉,数落道:“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这种私人东西你也敢随便乱丢?”

    “算了,你先回酒店吧,我去帮你拿,你就别去了。”

    “还是一起吧。”

    “去什么去,没见外面下雨了吗,你要是生病了,还不得拖延拍摄行程,沈导的脾气圈里谁不知道,你可别给他添麻烦,好了,你赶紧先回去吧,我去去就来。”

    说完,阮俪也不跟她继续废话,直径离开。

    薄珂苒看着阮俪的背影,嘴巴张合了几次,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都看到了?”一声好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薄珂苒转过身来。

    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在饭局中途便离开的陆熙禾。

    她此时斜靠在走廊转角的墙角,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薄珂苒抿了抿嘴唇,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

    陆熙禾刚被那男人抱在怀里,压制在墙角处,两人正缠绵拥吻着。

    “看到了。”

    薄珂苒没有否认,因为在刚才陆熙禾与那男人拥吻的时候,她们的目光曾接触过。

    陆熙禾笑了笑,她伸手摸了摸刚才被那男人啃吻过的嘴唇,然后站直身体然后朝她走过来。

    薄珂苒不明白她欲意何为,只能看着她走近。

    陆熙禾走到薄珂苒的跟前,她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

    “刚才的事,谢了。”陆熙禾勾了勾微微红肿的嘴唇,说道。

    薄珂苒正视着她,伸手将她的手掌从自己肩头拂下来,冷淡地开口,“不用。”

    说完,她直径离开。

    她本来也就没有多想帮她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熙禾看着薄珂苒的背影,目光带着深究之意。

    本来她还以为她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白兔,可是现在这么一看,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有点意思。

    “刚才的事还没有结束呢。”

    一低沉的男声从身后响起。

    闻言,陆熙禾转过身来,嘴角扬起一抹极为魅惑的笑容。

    “那你准备怎么结束呢?”

    男人伸手扯了扯领带,勾起嘴角。

    “怎么结束?”

    “你心里没点数吗?”

    *

    “俪姐,不好意思,我手机没落,我自己放包里了,一时没有想起来。”

    “没事没事,你不用过来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赶快回去休息吧。”

    “珂苒,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跟你讲清楚。”

    “嗯,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阮俪似乎是酝酿了会,语重心长地开口,“晚上不管是谁敲门,你都不能让人进来,尤其是男演员,明白吗?”

    薄珂苒,“…………”

    “明白没?”阮俪再次问道。

    “明白了。”薄珂苒点头。

    “嗯,那就好,那我挂了,好好休息,明早六点我跟miumi会准时过来。”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薄珂苒将行李箱里的物品都取出来归置好。

    其实她觉得阮俪太过于担心了,大半夜的,她怎么可能随便让一个男人进她的房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扣扣——”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敲门声。

    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格外的清晰,薄珂苒侧目看向门口。

    “扣扣——”

    敲门声再次响起。

    薄珂苒不由地捏了捏手掌,继而慢慢地朝门口挪去,她贴在门边,犹豫了一会,小心地开口问。

    “谁?”

    “我。”

    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沈屿?

    薄珂苒微愣,回过神来之后,她伸手打开了门。

    一开门便看见沈屿高大的身子立在她的门口。

    “你怎么来了?”

    沈屿看着她,却也不说话。

    薄珂苒不解,但是他这样堂而皇之的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万一这个时候出来个什么人,被人撞见,那她可就真的完蛋了。

    她傍上大金主的事情估计全世界都要知道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她提着一颗心继续问他。

    沈屿薄唇动了动,刚准备开口,突然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这声音像是剧组里的其他几个演员。

    薄珂苒紧张地看了一眼沈屿,听声音像是越来越近了。

    “再不让我进去真的要被别人看到了。”沈屿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他这样一说,薄珂苒不由地心更慌了,下意识的朝后退了几步让他进来。

    沈屿走进来之后顺势将门关上,在门关上之后,门外的一切嘈杂便彻底被隔离开来。

    而此时两人之间不过十来厘米的距离,他高大的身子站在她的面前,一时间极具侵略感。

    她略微忐忑地看向他。

    头顶上是一盏橘色的吊灯,暖光四溢。

    在这样的光线下,他白日里冷硬的五官似乎变得温和了不少。

    她的目光落在他淡色且微抿着的嘴唇上。

    不知道怎么的,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哐哐”“哐哐”的加快了跳动频率。

    目光不由地也开始有些涣散起来,她突然想起那天被他摁在副驾驶座上发生的事。

    温热,湿滑

    空气中似乎暗自浮动着一些暧昧灼热的氛围。

    沈屿沙哑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想什么?”

    他沙哑的音调让她及时回过神来,目光聚焦之后却也正好撞进男人漆黑深邃的眸子之中。

    他的瞳孔像是带有引力一般,说不出来的诱惑。

    “没,没什么。”薄珂苒赶忙摇头。

    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她状似随意的越过沈屿走到门边,透过猫眼朝走廊看去。

    “那什么,他们好像都走……”

    说着,她转过身来,却在刚转身的那一瞬,一黑影猛地袭了上来,她被人强势的捏住肩膀,然后一把朝背后的门板上摁去,沈屿一言不发的就抵上来。

    扑面而来的全是来自他熟悉的味道,薄珂苒的脑子一阵发懵,心脏却是猛然悸动。

    他靠她极近,她甚至都能感受的到他温热的呼吸,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她的心脏狂跳不止。

    “小叔叔……”她心慌地开口。

    沈屿突然缓缓地低头朝她靠过来,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么多天,有没有想我?”

    他深邃的眸子里满溢着温柔,声音低沉且磁性十足。

    “嗯?有没有?”沈屿继续逼问,温热的嘴唇摩擦着她白嫩的耳垂。

    他温热的气息逐渐开始游移到她的唇畔。

    “想了没?”

    “我……我不知……”薄珂苒面颊一瞬间绯红的不像话。

    而她的话音未落,男人凶猛的吻便落了下来。

    啃噬撕咬,唇舌交融,贪婪的攫取她的气息。

    沈屿宽厚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后脑勺,防止她被结实的门板磕到,而另一只手覆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将她整个人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包围圈内。

    而薄珂苒此时只觉得一阵酥麻之意从尾椎骨蔓延而上,瘫软无力。

    只能任由沈屿为所欲为,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第二次。

    这是沈屿第二次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