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薄珂苒一睁眼,入眼的便是沈屿那张精致的面容,喉咙一紧差点没有惊叫出来。

    沈屿睡的很规矩,倒是她,整个人都窝在他的怀里,并且双手双脚并用搭在他的身上,一看就是她自己滚过去的。

    一想到这个认知,薄珂苒整张脸都烧了起来,她立马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脚从他的身上挪下来,生怕惊醒了他,好不容易才挪到床的另一侧,从床上翻下来,继而踮起脚尖,轻手轻脚地朝浴室跑去。

    薄珂苒没有回头,如果她回头的话,必定能看到沈屿睁开的双眼以及嘴角那抹宠溺的笑意。

    一从浴室出来,薄珂苒便看到坐在床边的沈屿,听见动静,沈屿侧头望向她。

    此时薄珂苒略微拘促,她面上发烫,捏着衣角站在那里。

    “你醒了?”

    “嗯。”

    他刚起床时的声音比平时更加的低沉沙哑,隐约中透了那么一丝的慵懒,让薄珂苒不由地耳尖泛红。

    “我洗漱好了,你快去洗漱吧,我去……做早餐。”

    做早餐?

    沈屿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他记得她向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薄珂苒紧张的不行,自然没有注意到沈屿讶异的表情,而是快步溜出卧室。

    沈屿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由笑了笑,接着起身朝浴室走去。

    当他洗漱完从卧室出去之后,那个几分钟前说要做早餐的人此时正站在厨房。

    她侧对着他正在煎着什么东西,微微低头,柔顺的长发披在脑后,露出白皙精致的侧脸,身形单薄,四肢纤细,说不出来的秀气柔美。

    在她身旁的琉璃台上放着一个小瓷盘,盘里装着的应该是已经煎好的早餐。

    “你洗好了,我在煎鸡蛋。”薄珂苒察觉到声音,她抬朝他说道。

    听着,沈屿心上一暖,噙着笑容朝她走过去,却在离她几步之遥之际,目光在看清小瓷盘中的东西之后,嘴上的笑容赫然僵住。

    这盘子里的煎蛋跟他想象中的好像不太一样——

    煎蛋不应该是糖心七分熟,白白嫩嫩的吗?

    为什么这个煎蛋——一言难尽。

    沈屿看向薄珂苒没说话。

    空气中无由的生起一丝尴尬,薄珂苒讪讪地开口。

    “其实煎蛋味道都一样,卖相没有那么重要……”

    “你出来。”

    “嗯?”

    “先出来吧。”沈屿无奈。

    薄珂苒瞥了一眼锅里再次一言难尽的煎蛋,果断的关了开关出来。

    沈屿进去将煎锅清洗一翻之后,这才开始重新煎蛋。

    热上油之后,捏住鸡蛋往边角一磕,进入煎锅,几秒过后,锅铲轻轻一翻,将鸡蛋翻了一个身。

    煎鸡蛋,热牛奶,烤面包,沈屿做的极其熟练,薄珂苒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她明明记得,沈屿是不会做饭的!

    沈屿此时像是她肚中的蛔虫,一眼望去便能知晓她的心思。

    “昨天晚上跟你说过,做饭是在国外的时候,一个人学会的。”

    薄珂苒摸了摸脑袋。

    有这回事吗?

    她好像中途睡着了,估计没有听见。

    沈屿说道: “去客厅吧,马上就好了。”

    “哦。”薄珂苒点头,抬步朝客厅走去。

    早餐放上桌之后,薄珂苒看着盘子里的沈屿煎的鸡蛋,再联想到自己刚才的煎的鸡蛋,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

    差距。

    正愣神间,忽闻沈屿问,“吃什么酱?”

    “草莓酱。”她想也不想的回答。

    于是她变看见那人一手捏着面包,一手往面包上抹上草莓酱,夹好层之后递给她。

    “给。”

    如果拒绝的话,未免太过矫情,于是她伸手接过,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吃过早餐之后,沈屿进去换衣服,薄珂苒接到了阮俪的短信。

    说是之前的一个代言,现在要开始拍摄,她马上去公寓接她。

    薄珂苒心脏一跳,她现在不在公寓啊!

    于是她手忙脚乱的给她回了信息,找了一个借口,说是她这几天都住家里,告诉她不用过来,她一会自己过去就成。

    要是阮俪知道她现在跟沈屿住在一起,那还得了?

    沈屿出来便看见薄珂苒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便问。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薄珂苒猛的回过神来,抬眼朝他瞧去,这一瞧,视线都快挪不开了。

    进去的时候他还穿着灰色的睡衣,这么一会功夫出来。

    西装上身,外套一件大衣,整个人干净又精神,再加上他那张禁欲十足的脸,简直就是制服诱惑。

    “没……没怎么……”她愣愣地摇头。

    “今天不用出门吗?”他继续问。

    说到这里,薄珂苒从沙发上站起来。

    “要的,刚才俪姐给我发消息,马上要去拍摄一个代言。”

    “那成,你去收拾,我送你。”

    薄珂苒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过去就成。”

    他送?

    这要是被狗仔拍到,那还得了?

    她可没有这个胆子。

    沈屿见她这过激的反应,便清楚她心里的小九九。

    “我开的是私人车,不会被认出来的。”

    薄珂苒脸色一红,她好像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他。

    “那……我去收拾一下。”说着,她赶忙朝卧室跑去。

    “去吧。”

    沈屿将薄珂苒送到天企大厦楼下。

    到天企大厦的时候差不多八点,这个时辰天色早就明朗起来,冬日里的清晨空气比以往更加清冽些许。

    薄珂苒仔细戴好鸭舌帽跟口罩,确定万无一失之后,这才开门下车。

    隔着车窗,她跟沈屿挥手。

    “我进去啦,拜拜。”

    “嗯。”沈屿朝她点头。

    “你快走吧。”

    “你先进去,我看你进去之后再走。”

    薄珂苒心脏倏然一跳,愣是压下内心的悸动,再次跟他挥手之后,这才转身进去。

    刚进去,便看到阮俪迎面朝她走过来。

    阮俪越过她,看向她身后的车,问道:“谁送你过来的?”

    隔着口罩,薄珂苒撒谎不带一丝羞愧。

    “我小叔叔。”

    “小叔叔,我怎么没听过你还有一个小叔叔?”阮俪蹙眉。

    “刚回国不久。”

    “好吧,行了,不说了,赶紧进去吧。”说着,阮俪勾住她的手臂,带着她上楼。

    .

    这场拍摄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才结束。

    薄珂苒坐在梳妆镜前,miumi帮她卸妆,而她的手里握着手机。

    “嗡……”

    屏幕亮起。

    来电显示的是“小叔叔”。

    刚接通那头便传来沈屿的声音。

    “结束了吗?”

    “嗯,快结束了。”

    在接听之前,薄珂苒刻意摁低了音量。

    “那等我,我来接你。”

    “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薄珂苒想拒绝。

    “今晚我们要回薄宅吃饭。”

    他这话让她拒绝的话戛然而止。

    “我爸他们已经知道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