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工作的原因,沈屿的作息时间并不是那么规律。

    也或许是因为时间长了,体内的生物钟逐渐开始定型,一般在早晨七点之前他都能准时起床。

    掀开被子,直接赤脚朝浴室走去,简单的洗漱之后,用完早餐便开车赶去公司。

    他们的公司创立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跃风”也是近几年的一匹黑马,因为作品《围城》,还有即将上映的《善媚》,让他很快的站稳脚跟,现在在业内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电影制作公司。

    进了会议室之后,人都来的差不多了。

    大家今天聚在这里的原因也不必细说,无非就是因为昨天的试镜。

    《宫妃》已经在筹备之中,女主角的位置还是得尽快定下来。

    沈屿双手交叠搁置在桌面上,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眸淡淡的扫视一圈,接着寡淡地开口。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说一说各自的意见吧。”

    关于女主角的人选。

    最终确定下来的确有两位候选人。

    柳歆,薄珂苒。

    在场许多人,起到绝对作用的不过三人。

    一人选择支持柳歆,一人选择支持薄珂苒,而沈屿却一直没有发表意见。

    “柳歆的演技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有目共睹的,况且她现在势头猛,又有许多大牌代言傍身,如果宫妃的女主角是她,我相信她绝对能给宫妃带来我们所意想不到的收获。”

    “王编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觉得薄珂苒更适合玉溪这个角色,难道你们不觉得,当她往舞台上那么一站,像极了玉溪吗?”

    “但杨副导,你别忘了,薄珂苒不过是今年刚进的小花,演技也远远在柳歆之下,顶多算二线的中游,就凭她的人气能撑的起宫妃女主角的位置?”

    “话不能这样说,当初选择柳歆作为围城女主角的时候,柳歆的线位都还不及如今的薄珂苒吧,你怎么能断定,薄珂苒不会成为第二个柳歆,一飞冲天?”

    “万一她还真不能成为第二个柳歆呢,选错了人,能为咱们买单吗?”

    王亮反对薄珂苒的主要原因无非就是因为她是新人,一个新人,如何能挑的起大梁?

    杨竞并不觉得薄珂苒是新人就没有这个机会,因为在薄珂苒站在那个舞台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了她就是玉溪。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薄珂苒会成为第二个柳歆,不,她会比柳歆更为出彩!

    一时之间,两人各抒己见,寸步不让,讨论了半天也不见一个结果,于是,只能将目光放在一直没有发表的沈屿身上。

    “阿屿,你觉得二人如何?”王亮问道。

    沈屿用手指无意识的轻扣着桌面。

    王亮杨竞二人的话并不道理。

    薄珂苒的演技终究是没有柳歆来的精湛,柳歆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知道,眼里有戏。

    只是——

    虽演技不如柳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杨竞的一句话他颇为认同。

    他说,当薄珂苒往台上那么一站时,他就知晓,她是他心目中的玉溪无疑。

    “阿屿……”

    “薄珂苒。”

    *

    试镜结束后地第二天,阮俪便主动跟他们联系,那头也只是公式化的拒绝。

    阮俪在一旁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反倒是薄珂苒就跟个没事人一样,整天该干嘛干嘛。

    “我说,薄珂苒,这是你的戏还是我戏,你怎么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薄珂苒抬头看了她一眼,“紧迫有用吗,紧迫人家女主角的位置就会给我了,再说了,这才第几天?”

    薄珂苒这么一说,阮俪也觉得自己的确是太心急了,况且这种事情,根本就急不来。

    想着,她也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自说自话,“就算是不能做女主角,能在暮晨里有一个角色也是好的呀。”

    薄珂苒刚想搭话,阮俪忽然站起身来,“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得回一趟公司,一会让阿眠回家吧。”

    “诶,你就这么放心?”

    阮俪瞥了她一眼,“就你,放大街上也没有人看你。”

    薄珂苒,“………”

    没人看也是你带出来的艺人。

    薄珂苒腹诽。

    阮俪刚走没一会,她的手机便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是沈思葭。

    “喂,思葭?”

    “薄珂苒,我要跟赵臻分手!”沈思葭的声音从那传过来。

    闻言,薄珂苒不由地按了按眉心。

    “你觉得我会信吗?”

    沈思葭的这话,她是百分之百不会相信的。

    她那次给她打电话不是说要跟赵臻分手,然而电话一挂,那些话都跟过眼云烟一般。

    再说了,跟赵臻分手?

    那可是她追了三年的人,她怎么可能舍得?

    “诶,你这人……”

    “你别跟我叨叨了,说正事。”

    “我今天瞧见宫妃的官微,官微放出试镜视频,你去参加试镜了?”

    “嗯,俪姐也不知道给我从哪里搞来的试镜机会,反正是去了。”

    “那应该见到小叔叔了吧,你们俩的事……”

    薄珂苒双眸微敛,这估计才是她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她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薄立没有找我谈这事。”

    “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薄叔跟你提了,你真的要嫁给我小叔叔吗?”

    薄珂苒指腹摩擦桌面的动作顿住。

    沉默了几秒,她说道: “你觉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她说完,电话那头也沉默了。

    “珂苒姐,准备一下,该拍摄了。”

    而这时,助理阿眠的声音传进来。

    “嗯,这就来。”薄珂苒应了一声。

    “那我先去拍摄,先不说,挂了。”

    “嗯,去吧。”

    挂掉电话之后,薄珂苒起身准备出去,却正好收到了薄立的一条未读短信。

    薄立: 晚上七点青城大酒店八楼802包间,不要迟到。

    薄珂苒看着这条短信并没有多大的波动,其实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薄立喊她去吃饭,恐怕也就是因为她跟沈屿的亲事吧。

    其实在薄珂苒的内心深处,她对薄立还是有着很深的敬畏心,薄立是军人,哪怕她是女孩子,从小对她要求同样是极为严苛。

    每每想起犯错之际,沈屿都是她的护身符。

    薄立异常地喜欢沈屿,对他比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还亲,而当沈屿在边上,薄立都会对她网开一面,这也就是为什么哪怕沈屿这人冷淡,她也一直自来熟的跟在他的后面喊他小叔叔。

    *

    因为傍晚突然下起了雨,外景不能照常拍摄,只能提前结束。

    而她顺势在片场换了衣服之后,直接赶去青城酒店。

    路上很堵,马路上车辆拥挤,很快造成了交通堵塞,原本她七点之前肯定能到青城酒店,但是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她还被堵在半道上。

    薄珂苒虽然面上没有异样,但是心里却已经是心急如焚,一想到薄立,她立马就心慌慌了,要不是下雨,她真的都恨不得下车跑过去了。

    “阿眠,前面还堵的很严重吗?”

    阿眠伸头张望了下,“嗯,估计还有十几分钟呢。

    薄珂苒整个都焉了,她觉得自己可能要完了,她迟到定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十分了。

    “珂苒姐,要我在这里等你吗?”

    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也不想耽误阿眠的下班时间,于是说道:“不用,你先回家吧。”

    说完,她慌忙下车,朝内堂走去,上了八楼之后,她轻而易举地找到802包间。

    她站在包间门口,大门紧闭着,隐隐的听到里面传出的说话声以及谈笑声。

    想到薄立给她发的那条短信,薄珂苒不由地捏紧拳头,面色有些晦涩不明。

    正当她站在包厢门口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声低沉而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站在门口做什么?”

    薄珂苒讶异地闻声望去。

    那人正迈着步子朝她走过来,不是别人,正是沈屿。

    他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的西装,脸上的表情很淡,嘴唇紧抿,一股禁. 欲气息扑面而来。

    不出几步,他就已经到了她的跟前。

    薄珂苒看到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怎么不进去?”

    “嗯……这就准备进去……”

    沈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低垂着脑袋,睫毛在眼睑处衬出淡淡的阴影,看起来有些可怜的模样。

    薄珂苒不说,沈屿也能知道原因,从她面部微妙的表情便能知晓。

    他知道她从小就怕薄叔叔的很,所以她这会恐怕是不敢进去了。

    “怕挨批吗?”

    薄珂苒条件反射地点头然后又赶紧摇头。

    忽而,手掌被一抹温暖覆盖,她下意识的低头,却瞧见沈屿握住了自己的手掌,他这人像冰块一样冷,但是手掌却是出奇的温暖。

    心下一惊,她下意识的想要抽出,却没想被他握的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