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珂苒进去的时候,前五号试镜演员已经进入准备室准备。

    阮俪见她脸色正常,随口问道:“调节好了?”

    薄珂苒朝她点了点头。

    “嗯,差不多了。”

    话语间,他的目光再次扫向评委席处的位置,之前空缺的位置已有人落座,整个厅里坐的都是人,她只能看到他肩膀以上的位置。

    黑色的发顶,炭灰色西装及肩处的位置。

    这可能是她将近四年,离他最近的一次。

    不过薄珂苒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因为台上试镜的人已经到了四号,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柳歆应该是五号。

    那下一位应该就是她了。

    影后的亲自现场演绎,薄珂苒还是有些期待的。

    等柳歆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衣服。

    柳歆在上台之前,嘴角带着的是从容不迫的微笑,而上了舞台之后,笑容瞬间消失,是从未见过的平淡。

    从她的第一句话出口,薄珂苒知道她此时发挥的是那一段。

    “阿珠,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为什么不会来?”

    她这两段话一出,底下人一片哗然。

    她居然一人分饰两角!

    一角玉溪,一角明珠。

    不管是玉溪还是明珠,柳歆演绎的都是游刃有余,两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被她一人诠释的炉火纯青。

    没有演技的人,谁敢轻易分饰两角?

    不愧是影后级别的,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珂苒,该去准备了,快去。”

    阮俪在一旁催促着,柳歆的表演她还没有看完,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时间让她继续观摩。

    “miumi姐,不用给我化妆,帮我把妆卸了,再梳一个最简单的宫女髻就好。”

    miumi的手抖了一下,“珂苒,你想干嘛?”

    “不干嘛,照我说的做就成了。”

    miumi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但也没有再问下去。

    薄珂苒就这样素面朝天,梳着简单的束着宫女髻,套着一身宫女装便这样上了台。

    坐在台下的阮俪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她让她好好准备,她就是这样准备的?

    “阿珠,下次断不可再如此莽撞?”

    “秦嬷嬷是怎样的人,能在这宫闱之中保全至今的人,岂是你我能揣测的?”

    “我明白,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在这深宫之中,我也就只有你了。”

    “…………”

    在薄珂苒表演的时候,柳歆波澜不惊的眸子有了些许波动,朝台上的人投去视线。

    薄珂苒她是认识的,虽不是一个公司,但也多少听闻一点。

    这姑娘不过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不久,出乎意料的是,在今年凭借《骤雨》在刚晋升为小花。

    据说她现在颇受她们公司的重视。

    柳歆坐直了身体,这段表演中有明珠的台词,台上只有她一人,所以她便将明珠的台词空出来,虽无明珠这一人,也无台词,但薄珂苒却将这中间的间断把握的非常好,就连面部上的细微之处都把握的很到位。

    说到底,薄珂苒的演技并不是多精湛,她虽然素面朝天,但是这一满满的胶原蛋白,这么往台上一站,愣是将玉溪年少时的那般淡然与睿智发挥的淋漓尽致。

    结束表演之后,薄珂苒朝台下的评委们恭敬的鞠了躬,这便走下台去。

    她不清楚自己表演的到底怎么样,能不能入评委们的眼,但是刚才在舞台上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便已经尽力了。

    她下来之后,后面试镜的人接着上去,她无暇顾及,快步便梳妆台走去,打开一个方形的小盒子。

    因为怕自己紧张,所以在上台之前,她便摘了隐形眼镜,她有一点轻微的近视,虽然她的度数也不算多高,只是隔的远了,看人稍微费力一点罢了。

    戴上隐形眼镜之后,原本混沌的世界顿时一片明朗。

    miumi走过来准备帮她上妆,薄珂苒摇头拒绝。

    “不用了,反正马上就直接回去了。”

    “不成啊,一会还得去吃饭呢?”

    “吃饭?”薄珂苒疑惑的看向miumi。

    “吃什么饭?”

    “就是刚才听负责人说,试镜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去聚餐。”

    聚餐?

    “可以不去吗?”薄珂苒问。

    miumi还没有说话,阮俪的声音便从门口传来。

    “所有人都去,你怎么能不去,再说了,这是一个多好的露脸机会,你说不去,你觉得可能吗?”

    薄珂苒,“你平时不是总说要我减肥吗,去聚餐肯定就得吃东西,吃了肯定就会胖……”

    “别找借口,如果体重超标了,我会让sindy给你加强锻炼的,你放心,胖不到你。”阮俪给了她一个微笑。

    薄珂苒嘴角不由抽了抽。

    sindy是她的身材管理教练,出了名的严苛,对她的身材把控甚至比她自己的还要紧,平时的训练就已经挺紧张的了,如果再加强锻炼,是想让她死在健身房吗?

    “对了,你怎么会想要即兴表演玉溪年前时的那段场景?”

    薄珂苒沉默了会,然后开口: “就是觉得,或许在玉溪的内心深处,最怀念的还是她们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吧。”

    她们那时的感情很简单,但是却很纯粹。

    是站在权利巅峰的玉溪这辈子最怀念的。

    “看来你还真的是用心专研揣测了啊,不过刚才在台下看,你的表现还挺不错的,咱们现在也不提了,miumi给她好好整理一下,晚上的聚餐很重要。”

    “明白了,俪姐。”

    miumi最听阮俪的话,赶紧把薄珂苒拉到梳妆台前。

    .

    等全部结束之后,已经是晚上将近九点。

    在“青城”订了酒席。

    一行人便朝“青城”走去。

    落座之后,薄珂苒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

    包间很大,足足放了五桌席,看的出来,最前面一号桌肯定是他们导演制片人什么的。

    直到所有人到齐之后,大家这才开始动起碗筷。

    一时间,包厢里热闹起来。

    觥筹交错,交杯换盏,谈笑声不绝于耳。

    薄珂苒坐的位置,正好是沈屿的对桌面,她只要稍微一抬眼,便可以看到他。

    这四年虽然没有正式的见过面,但是她曾不止一次在电视上报纸上见到过他。

    阮俪压低了声跟她说: “说真的,沈导这张脸在导演圈混真的是可惜了。”

    闻言,薄珂苒不动声色的再次朝沈屿的方向看了一眼。

    沈屿此时半垂着眼眸,嘴角带着寡淡的笑意,正跟周围的人交谈着什么,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杯柄,正轻轻地摇晃着杯里的红酒。

    一时间,酒杯里的红酒波光潋滟。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有着说不出来的优雅。

    在他的身上,总有那么一股浑然天成的清贵气质。

    其实说真的,放眼整个导演圈,沈屿的颜值绝对是导演圈之首,那怕是放进满是大叔小鲜肉的娱乐圈,也必能崭露头角。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人家偏偏靠才华。

    “你瞅瞅。”阮俪示意她看向一号桌。

    薄珂苒再次望去,酒席间,不少人赶着去一号桌敬酒,当然那点心思昭然若揭,都是这个圈里的人,谁不心知肚明。

    薄珂苒正神游间,忽一冰凉的物被塞入掌心,她低头望去。

    阮俪将一杯红酒塞给了她。

    “跟我走。”

    “你想干嘛?”

    “你说呢?”说完,阮俪捏起酒杯,站起身来朝一号桌的方向走去。

    身为她手下的艺人,薄珂苒只能跟着她走。

    “杨导,好久不见呀,我们好像很久都没有合作过了呢?”

    阮俪是一位资深的经纪人,对这样的场面应付的是得心应手。

    “来来,敬您一杯。”

    “珂苒,来,快来敬酒。”

    薄珂苒嘴角带着得体的微笑,一一跟他们敬酒。

    “珂苒,这位是沈导,来,给沈导也敬一杯酒,还希望沈导以后能多多关照关照。”

    沈屿站起身来,“哪里的话。”

    阮俪笑着碰了碰薄珂苒的肩膀,薄珂苒反应过来,赶紧捏紧酒杯,与沈屿轻轻一碰。

    “沈导,麻烦多多关照。”

    沈屿看着薄珂苒低眉顺眼的模样,没有说话,只是朝她微微点头。

    敬酒回来之后,薄珂怕体重超标,也就简单的吃了两口,大部分都在抿果汁。

    然而果汁抿多了后果就是想上卫生间。

    “俪姐,我去一趟卫生间。”

    “嗯,去吧,要不要我陪你去?”

    薄珂苒忙摇头,“不用不用。”

    出门之后,她按照标识从容不迫的朝卫生间走去。

    阮俪最常跟她说的一句话就是。

    女明星哪怕是再急着上厕所,都得走出一种走红毯的感觉。

    因为你压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一架摄像机对准着你。

    薄珂苒将手上的水渍完全烘干之后才出来。

    出来之后,她没有过多逗留,直接回包间。

    在回包间的途中,她顿住了脚步,因为看见了一道身影。

    柳歆。

    她正在考虑要不要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

    “踏踏踏踏……”是皮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