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凤瞳回到北盟的军营,浑身上下满身泥泞,气喘吁吁,狼狈不堪,看样子是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回。ωヤノ亅丶メ....一路走到了金萱的魂刃营中。

    “叶枫晶了?”

    “凤瞳?”叶枫晶一看苍凤瞳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方才去了盟军主帅大营,枫晶他不再那里,他人了??”

    “他在玄京城中。正在安抚将士。”

    “安抚将士?!”苍凤瞳眉头一皱:“为什么要安抚将士?”

    “你不知道,你离开之后,北盟大军进入城中,谁知道陈赤琥却暗中留下兵士,突然点起了大火,好多盟军将士都在大火中丧生。辛亏枫晶和红枫他们及时救援,否则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了!”

    苍凤瞳瞪大了眼:“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

    “我在追击陈赤琥的路上,遇到了伏兵,陈赤琥虽然是败军,但是兵力却依然远多于我,我的部下虽然奋勇作战,但是依然不敌。陈赤琥恍然逃路,在沿途设下伏兵已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怎么可能还有闲心和余力在京城……”苍凤瞳突然停了下来:“这场大火,叶枫晶和叶红枫损伤如何?”

    “枫晶他先前喝醉了,所以没有进玄京城,因此躲过一劫。而叶红枫好像运气不错,也没有什么损伤。”

    苍凤瞳面色一沉,看着他的面色,金萱突然也皱起了眉头:“你该不会是觉得……这场大火是叶枫晶他们……”

    苍凤瞳抬起了手,示意金萱不要再说下去:“我要去见叶枫晶,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吧?”

    “恩!我们走吧。”

    玄京城的宫殿中,远远就能听见宫中传来一声声哀嚎,苍凤瞳向一旁士兵询问道:“什么人在这里哀鸣?”

    “苍大人,是玄袭的儿子,玄翎。玄袭大人命丧火海,盟主正在安慰他。”

    苍凤瞳点了点头,走进了殿堂中,除了叶枫晶外和玄翎外,其余诸侯都在堂上。

    “哦!?枫晶回来了?如何追到陈赤琥了吗?”

    苍凤瞳面色不变:“我败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现在是大败而归!!若不是运气好,显些就回不来了!!”

    叶枫晶忙说道:“凤瞳英勇无畏,只恨那陈赤琥实在是太过狡诈,不仅是你,我们也重了陈赤琥的奸计。损失惨重啊!!”

    苍凤瞳心中一听便燃起了一股怒火,看着堂上一个个诸侯:“诸位,我本以为,你们只是懦弱了些,不敢为人先。我带头出击,你们或多或少,会有人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但是看来我错了,你们不仅懦弱,而且愚蠢!!”

    “凤瞳!”叶枫晶喝道:“你怎么说话的?可不要因为你吃了败仗就拿大家发泄!”

    “难道你们真的觉得一个皇帝比一座空城重要?我虽然中了陈赤琥的埋伏,但是如果在我中了埋伏之后,有人能够继续追击,陈赤琥的人手本来就不足他不可能在京城安排人手,在沿途设下伏兵后,还有设防!若继续追击,我不相信,我们不能追上陈赤琥,救下陛下!你们就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错失了我们击溃陈赤琥的最好时机!!你们到底是来罚贼的,还是来看戏的?”

    “苍凤瞳!”叶枫晶喝道:“你说够了吗?讨伐陈赤琥乃是我盟军大计,事事都是大家一起商议后决定的。你既然是盟军的一员就应该尊重盟军的决定!”

    “是吗!?”陈赤琥道:“那我今天有一句话,就要告诉在座的诸位。匹夫竖子不相与谋!!我苍凤瞳告辞了!!”说罢转身便要拉着金萱离去。

    “慢!!”突然叶枫晶大喊了一声。

    “叶盟主还有什么要与我说的吗?”

    “你要离去,我阻止不了你。但是我希望能以我个人的身份,和我的挚友苍凤瞳说几句话。”

    “你想要说什么?”

    叶枫晶回身当着诸位诸侯的面道:“这件事情本来在我心中已经放了许久了。我们刚逢大挫,本不应现在说,但是凤瞳是我挚友,如今即将离开,那我不能再等了。”

    “盟主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刘群一旁说道。

    叶枫晶走到了金萱的面前:“金萱,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我,我知你。一路来,风雨同甘,即便在这军营之中,你虽一介女身,也不离不弃。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吾欲娶你为妻,共我一世常欢。”

    苍凤瞳眉间轻跳,金萱有些不知所措,而在场的诸侯们却欢呼了起来:“叶盟主与金萱姑娘真是天造地设啊!!”

    “盟主怎么今天才说出来,看你们两人共住一帐,还以为你们早有夫妻之实了!!”

    “金姑娘,还等什么了?还不快答应盟主啊!”

    “你知道什么,这么多人,人家姑娘害羞!!”

    叶枫晶走到苍凤瞳的面前:“凤瞳,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希望你能祝福我们,为我们祝福。”

    “……”苍凤瞳眯着眼,手颤抖着:“我……”

    “等等!”金萱突然开口道:“盟主,如今北盟刚收大挫,许多将士尸骨畏寒。若盟主真的喜欢金萱,不妨等到你匡扶了大玄,让永帝赐婚于我们。”

    “叶盟主!”苍凤瞳说道:“金萱说的在理,名不正则言不顺,等盟主为大玄铲除了奸贼,将大权还于永帝,届时无论我身在何处,一定快马加鞭,我两位祝福!”

    “好吧,看来是有些仓促了。”

    苍凤瞳道:“我离开荀城已久,若无其他事,凤瞳先告辞了!”

    见苍凤瞳要走,金萱也准备跟着他离开,却被叶枫晶拉住:“还记得那天我和你说的话吗,你要跟他离开吗?”

    金萱看着周围,此间诸侯,无一不对叶枫晶卑躬屈膝俯首称臣,倘若这个时候叶枫晶要治苍凤瞳于死地,简直易如反掌。

    说捏成了拳,摇了摇自己的嘴唇:“好,我不走,我也想看看,你会如何扶持大玄。”

    这时台上陆玄霜道:“盟主,我自从来到北盟,就一直作为先锋,如今玄京已破,我带来哪些卢郡的兄弟们也死的死伤的,我自己也身负重伤,我恐怕也要先走一步了。”

    “玄霜也要走了吗?”

    “我没有什么深谋远虑,只有一腔热血,而如今我这身体,只怕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盟主就不要挽留了。”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那么陆兄请自便吧。”

    陆玄霜点了点头,将酒喝尽,站起身:“诸位,陆某告辞!”

    “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叶红枫不悦的说道:“那苍凤瞳先不说,陆玄霜这一路你可是见到的,那叫一个勇猛,而且因为先前和龙獒大战负伤,玄京的那把火可没烧着他。这样让他回去可是放虎归山啊!”

    “我何尝不知。陆玄霜是个聪明人,只怕我们的意图他已经看出来了,所以才急着走吧!”

    “那你干嘛还放他!”

    “当时这么多诸侯的面,他字字句句言之有理。他要走,我还能把它关起来?”

    “也罢,不过是一个乡下小子,也掀不起什么风波。”

    “人,早晚都是要走的,只是先后而已。现在要考虑接下来的事了。”

    “接下来?陈赤琥吗?”

    “陈赤琥,确实是个问题,不过问题是他已经不再如同以往那般强大,强大到这么多诸侯必须要联手对付他了。而要继续维持北盟,基本上单凭我们两人是不行的!”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类。榨取这些诸侯,让他们自相残杀!!”

    “我知道了。你还真是深谋远虑。”叶红枫想来问道:“那你今天向金萱求婚,意义何在?”

    “金萱我确实喜欢她,但是比起金萱,更值得我警惕的是苍凤瞳,我是告诉他,让他不要太跳,我的东西永远都是我的,他要,我可以考虑给不给。但是我不给,他不能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