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对于吕布的抱怨肖涯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去特么的男神,他算是看清了这就是个男神经,还是一根筋掰不回来的那种。先不说二狗那个曹丹的名字,感谢丁原实在看不过眼给他改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叫啸月。否则肖涯觉得他还没咬死鲜卑就被吕布喊的名字给羞死了。如果说作为狼只相处不说话吕布在肖涯心中的男神形象还是可以保住的, 但自从肖涯用自己军爷的身份和吕布交流过之后, 肖涯这才发现这熊孩子的脑回路他和正常人真的不一样!

    日常做事还算正常, 但是一冲动起来, 尤其是关系到武力的时候,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成天不是想着怎么变强就是想着怎么虐菜虐得更有乐趣, 而且一旦打上了瘾那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不听劝告孤军深入, 行兵布阵只争一时意气这些错误绝不是第一次犯了,肖涯每夜与吕布相交时也没少在互相切磋的时候言传身教, 可无奈某人嘴上好好好, 转头忘干净。而且从来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直到被他或者丁原逮到才会惊觉自己做错了事, 但他每次被抓到就立刻服软, 发赌咒立誓言, 态度那叫一个好,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积极承认,死不悔改, 说的就是吕小布。

    在一起生活了四年, 肖涯也越来越不把吕布当成男神了, 毕竟当年看到一个人天天在你面前犯蠢,无论你以前再怎么崇拜他,在帮他收拾了上百次烂摊子之后也对这个人再也崇敬不起来了。

    #总觉得自己是个保姆#

    #男神(?)的保姆#

    #今天男神又作死了吗#

    每天重复着白天变成狼被强制陪吕布作死,夜里变成人疯狂帮吕布收拾烂摊子顺便教育他不要作死,肖涯觉得自己也是很棒棒了!#迟早精分##朕没疯,扶朕起来继续作#

    而这四年间除了肖涯的狼身从一小团的小崽子长成如今半人高的成年(少年?)狼,在他留给吕布的地图的帮助下,丁原也带领着并州军连战连捷,将当初蠢蠢欲动的鲜卑直接怼回了草原老家。这其中当然少不了吕布的功绩,吕布虽然不在意这些虚名,但他献上地图亦是为他在并州群臣中狠狠地刷了一波声望,虽然幕后的肖涯只有丁原隐约知道些,但丁原也只当肖涯吕布私下的门客,询问过两句后便不再提起,毕竟对于丁原而言得益的是他的义子,他自然不会去拆吕布的台。

    而吕布没想过那么多,自然也没有借机提起为肖涯讨个官职之类的事情,幸而肖涯也从未想过要得个什么一官半职,否则就吕布对待功臣的这种态度换一个人早就反目成仇了,当然,肖涯知道吕布是真的完全没这个概念罢了。这么多年他也是看清了,对于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吕布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武将还好说,你实力强打得了胜仗吕布自然不会吝啬奖赏,但是那些出主意的文官……你要是不直接跟他讲:老板这场仗是我主意好才打赢的……不明明白白告诉他估计就吕布那脑子再过上八百年都想不起来奖赏文官。

    不过所幸吕布手下的武将都可以独当一面——高顺、成廉、张辽。这四年肖涯也是觉得他们简直走了大运了!先不说成廉和张辽这两个主动来投军一头撞进肖涯的视线紧接着就被战斗狂吕布看上抓了壮丁的少年,那高顺才是真真的意外之喜。原来当初肖涯他们在那个不起眼的小村子里救出来那个少女高晴正是高顺的血亲妹妹!还有什么比救母救妹更大的恩情了呢?尤其高顺还是个极重感情讲义气的汉子。外出游历归来听说妹妹和母亲都得了吕布相助的高顺当即二话不说就投了吕布门下。

    有知道高顺的价值的肖涯在自然不会允许吕布浪费人才,高顺来投的当天晚上肖涯便告诉吕布高顺是个练兵的高手,忠实可信,你快重用他吧。吕布那时对肖涯已是万分信任,听他那么一说当即拨了三百人给高顺练兵,并且承诺只要他做的好就让他独领一营。刚来就被天大的馅饼砸晕了高顺当即感动的无以加复,由衷地觉得士为知己者死,对吕布的好感度直接飚上了生死不离。

    每天都在装死的666看了这一幕幕年度大戏也不由感慨竟然这样都可以?城市套路真是太深了,它还是乖乖玩它的游戏吧,至于做什么宿主你开心就好,嗯,它的内存又快满了,它要不要删了yys下恋与呢?它也想刷李泽言的黑卡。

    四年前将鲜卑怼回草原后,再加上肖涯每夜与吕布交心,久而久之两人都不知不觉的相互影响了许多,原本不放心吕布想把他强压回并州城做主簿的丁原在看到吕布也能乖乖地坐下来看书的时候终于老怀大慰的安心回了并州城主持政务,河内大营就这么把大权交到了吕布手上。费心费力骗男神看书甚至把兵法书拆成小故事写成神功秘籍的肖·脑残粉·涯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

    而初掌大权心怀凌云壮志的吕布当即找上了肖涯,跟他巴巴到半夜,主题思想就是:挚友啊,我终于掌权了,我早就看关外那群鲜卑不顺眼了咱们去宰了他们吧。

    受到天策身体的影响对异族实在没有半分好感,并且亲眼目睹了鲜卑兵的残暴的肖涯当即与吕布一拍即合,干了!但肖涯不是吕布,虽然打定主意作……不对,是搞事,那他也不可能跟吕布一样什么都不准备直接就上去追着鲜卑进草原跟鲜卑怼正面。于是在肖涯的建议下他们修养了一个冬天又勤练了一个春天和夏天之后,蛰伏了大半年的猛虎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在肖涯地图的指引下吕布和肖涯带着大军四处奔走,不等鲜卑南下来打秋风,他们便已经偷偷溜到了草原里,专门挑落单的小部族,要么让吕布直接突袭一波打灭,要么就是肖涯化成人形带着高顺和他的陷阵营半夜偷摸摸动手,就算杀不光你的人也抢光你的牛羊马匹。由于他们二人配合默契,陷阵与普通军阵轮流出手,再加上地图加持神出鬼没,他们一时间竟打的鲜卑鬼哭狼嚎、闻风色变。

    而吕布与肖涯的威名也在鲜卑各部中远扬开来——身边跟了一匹神勇非常的魔狼的飞将军吕布,头带狼面的血衣银甲的天狼将肖涯。这两个名号无论哪一个放在鲜卑各部中都足以让他们闻风丧胆,听说在鲜卑族中这二人无论哪一个都足以令小儿止啼。甚至都有人说他们是长生天派下来一统草原的神将,听说鲜卑单于还因为这个传说气得在王帐中大发脾气,誓要将他二人斩于刀下。不过直至今日他们也都没机会和鲜卑单于正面冲突过罢了。

    吕布倒是想打上一场,但被肖涯和高顺联手给拦下了,小打小闹还好说,但要真的去打鲜卑王帐,那仇可结大发了,不仅边疆百姓要遭殃,仅凭他们并州的兵马,真要打起来恐怕就算赢了也是要伤筋动骨的。更何况,如今大汉已经初显乱象,看着并州年年增多的流浪灾民,就算肖涯鼓动着吕布屯田收留了一小部分,又鼓动高顺训练特种士兵收养了一部分孤儿,但看着每年冬天并州冻死的灾民肖涯还是感怀于世道艰难,不愿妄动刀兵。

    而且……肖涯看着系统地图上不断向着鲜卑王帐汇聚的小部落,肖涯不由磨了磨爪子,终于要到了吗?这几年他和吕布为了扩充自身实力不断挤压鲜卑的生存空间掠夺他们的牛羊马匹,早就让那些小部落苦不堪言,而今年雨水甚至比四年前还要稀少,鲜卑若是再没有动作,恐怕就要撑不过今年冬季了……所以,决战要来了吗?

    肖涯眯着眼睛悠哉溜回了后军偷懒,悠闲地看着兴致缺缺、意犹未尽的吕布带着无语吐槽甚至有点想打人的张辽收拾战场,犹如驱赶牛羊一般将俘虏的鲜卑人驱到一起用绳子捆在一起拖走,肖涯的心中已经没有了怜悯。四年沙场战阵他早就明白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肖涯看着围着吕布上蹿下跳,讨伐吕布自己玩的太high完全不给他们留点玩头的张辽,肖涯闭上了眼睛懒得看他们胡闹。

    想要打个痛快吗?肖涯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锋利的犬齿反射出骇人的光芒,时机已经成熟了,中原之乱将起,在此之前就先料理了鲜卑吧。原本就不如并州军的鲜卑,如今被打压了四年之久,此次孤注一掷又能发挥出怎样的战力呢?鲜卑单于……不知道他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四年磨一剑,陷阵营磨砺四载,也到了在大型战场上展露锋芒的时候了。

    肖涯暗暗想着,心不在焉地跟着吕布拔军回营。系统从来没有说过他能在一个世界留多久,不过至多也不过是到他死罢了,这些年他倒是早就攒够了保底的一百爱心值,但他只担心他如果走了吕布这边会是什么样子,一想到吕布最后可能会惨死白门楼肖涯就不由一阵痛心,就像是自家孩子作死结果真的把自己玩死了一样,实在是让人又气又疼。

    转瞬肖涯又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现在想那么多都是虚的,他觉得他都教了那么多年了,吕布总不至于还是那么熊……吧。而且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鲜卑!并州是吕布的老家,就算最后丁原入京并州的民众也是吕布的根基,而只有在乱世开始前把鲜卑这个伏于榻侧的狼除掉、打残才能保证并州无忧。只有这样吕布才能有更雄厚的资本面对即将到来的中原乱世!群雄并起!

    肖涯打定主意决定今晚变回人形之后就要和吕布好好谈谈怎么应对鲜卑风雨欲来的大决战的事情。而且……肖涯心中暗道,时间也不早了,就算鲜卑单于不想打,今年他也要挑起一场足够大的决战了,虽然他也心疼并州百姓,但长痛不如短痛,该来的总该来了!

    身为一个离经花的医生之魂瞬间笼罩了肖涯,嗨呀,郭小嘉你很棒棒哦!日夜颠倒还宿醉?就他那小身体!怕不是想作死了?男神是什么?现在只有医生和病人!他昨天夜里才跟他说了要吃药不要喝酒,结果呢?他第二天早上回来就看到他醉成一摊!这么不听医嘱的病人在万花是要被定成雕像给小花花们练太素九针的!肖涯越想越气,顿时怒从心中起,恶自胆边生。

    啪叽!肖涯立时一个猛虎下山扑到了郭嘉肚子上大跳踢踏舞,呵呵,让你睡,你有本事喝酒你有本事第二天起得来啊!睡你麻痹起来high!他就不信他这么折腾他还能睡得下去!

    “啊!”郭嘉惨叫一身猛地坐了起来,动作激烈地差点把肖涯一下子甩出去,还好肖涯早有准备,一个闪身轻盈地落到了床榻上,面无表情地幽幽地盯着郭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