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肖涯被666吵的脑袋都大了,虽然它提供的消息挺有用的, 但是……“你能不能小点声?”肖涯无奈地在脑中问道, “别再喊快了, 我脑子里都快被你刷屏了,咱们简单点,ok?”

    “……哦。”666委委屈屈地应道, 小声辩解道:“人家也是想帮你嘛……”

    肖涯翻了个白眼,对某个用正太音卖萌的系统完全没话说:“有没怪你,做的不错,还算有用,继续努力, 声音小点, 懂?”

    “懂!”绑定之后之后第一次听到宿主夸奖自己的666一下子就兴奋了, 立刻大声应道,随即又记起肖涯的要求声音立刻低了小来, 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们继续?”

    “嗯,继续。”肖涯应了一声随即再次静心观察起溜号的路线来。在干劲爆棚的666和肖涯的配合下二人很快就从大营里偷跑了出来,撒腿跑了半天, 一回头终于看不到大营的影子的时候肖涯这才停下了脚步, 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终于跑出来了, 既然已经出来了, 那么……嘿嘿嘿!

    肖涯迫不及待地拉出系统界面点开大礼包, 等着大礼包生效把自己变回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威武霸气的军爷……一分钟过去了……肖涯抬手望了望自己毛绒绒的小爪子,肖涯冷笑着把缩在精神世界里瑟瑟发抖的666敲了出来:“说吧,怎么回事?”

    听着肖涯平静的语气下波涛汹涌地威胁暗示,666预感得到,自己要是不给宿主一个合理的解释,宿主大概会把它人道毁灭……虽然它知道宿主肯定不知道怎么破坏系统,可是和自家宿主结仇,出现这种情况的系统结局都异常凄惨的!它可是要走上统生巅峰的系统,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这次完全是主脑把它坑惨了!但是深知主脑做出的决定是它无法更改的,666也只能尽力安抚宿主。

    “宿主你别急!我们商城的物品绝对是有效的!不会存在假冒伪劣的质量问题!请宿主仔细查看后再询问系统!”666忙转移肖涯的注意道,它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它现在也正用着它有限的运算程序疯狂的寻找着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

    肖涯听了系统的话沉默了两秒,最后还是仔细查看起大礼包的介绍来,他倒要看看系统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可这一看!肖涯幽幽地盯着大礼包最后一行小得可怜的字,古井无波地问道:“系统,我能申请打12315吗?”

    “……宿主,冷静!”几乎同时找到原因的666纵是只有数据体也忍不住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这个东西……这个简介写法……也太坑了吧?主脑真的不是和宿主有仇?666脑中不靠谱的想法一闪而逝,但当它注意到现实中的宿主已经开始磨爪子了的时候,666连忙劝慰道:“哈哈哈哈,宿主也是赚了嘛,这种能力虽然只能晚上用还要花点卡但也是相当全面高档的能力了,而且不是还附赠了通信系统吗,无论在哪半个小时内信件必达很实用很划算的呢!哈哈哈……哈……”

    666还想强行吹一波挽尊,但是对上宿主狼脸上生无可恋的目光666觉得自己也实在没法背着良心吹下去了,讲真的,这绝对是它见过最惨的宿主,没有之一!666默了两秒,果断转移了话题:“宿主我们还去看打仗吗?”

    “唉!”肖涯叹了口气,虽然明知道666是在转移话题,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道:“去!”为什么不去?他都那么惨了!他要去看男神的英姿弥补一下他受伤的心灵!见鬼的大礼包,竟然只有晚上才能变身!还每晚消耗1爱心值?它咋不上天?!虽然这么说,但肖涯还是觉得他没办法一直当一只狼,而看了看自己仅剩1点的爱心值,肖涯这才想起了之前系统发布的日常任务,似乎……他要是不做任务,也只能当一晚上的人了?肖涯跟着666的指引一边狂奔一边深沉地思考着,做一只有节操的狼,还是做一个没节操的人?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还不待肖涯想清楚,肖涯突然嗅到空气中传来似有似无的血腥味与一丝焦糊味,肖涯一抬头隐约可见斜阳西沉的天际中升起一道灰白的烟柱,极目远眺隐约可见远方若隐若现的火光。肖涯不由打了个冷战,狼的嗅觉让他清晰的认识到,这不是铁锈腥气而是真正的,属于人类的鲜血的味道!肖涯猛地停住了脚步,踯躅难前,就算早已想到过在这个乱世中人命贱如草,但真正将要面对这一切时,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依旧不敢前行,他在恐惧,畏惧死亡,畏惧杀戮。

    想象与现实永远是不同的,当肖涯僵硬地一步一步地接近那片火光冲天的村落时他突兀的想到那么一句话。现实永远是人们想象不到的残酷,随着距离的缩减,肖涯属于狼的敏锐的感知令他无比煎熬。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耳边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哀嚎悲鸣……“救命啊!”“阿娘!”“阿爷!你快出来啊!阿爷!啊——”“阿姊快跑!不要回头!快!快——”“你们这群禽兽!不得好死!放开我!放开——啊!”

    村民们一声声的诅咒、绝望的祈求与求生的*,仿佛一道道催命符打入肖涯的心中,鲜卑骑兵畅意的狂笑、层出不穷的污言秽语更是激起了肖涯心中的恨意,纵使素不相识,但那是他的同胞啊!便是一个素不相干的人听到这妻离子散,看到这家破人亡都不免会心生同情,物伤其类,任何一个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看到这残忍的一幕,恐怕都会为受害者感到悲哀,对施暴者产生愤恨。

    肖涯的脚步不由加快,很快便狂奔起来,以他的听觉已经听到吕布麾下骑兵不同于鲜卑马的马蹄声,等他们到了这一小队鲜卑骑兵自然是没有活路的,但是若是等到那时,恐怕这一村子人也剩不下几个了……肖涯微微抬头望向那已经没入地平线的太阳,肖涯心底的恨意翻涌不止,属于狼的嗜血天性也在恨意的渲染下显露出来,看似娇小的狼崽子以毫不逊色于任何宝马的速度向着那座燃烧的村落狂奔而去,怒睁的瞳孔中闪烁着莹莹的狼的绿光……那是杀戮的光芒。

    “太阳落山,算是夜晚了吧。”肖涯望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村落速度不减,心中沉静的可怕地向666问道。

    其实太阳的余晖还没有收敛,天光半透尚算不上夜幕降临,但是肖涯毫无温度的语气令666不由打了个寒颤,它不知道自己若是给出否认的回答会是怎样的场面,所以……“是的,宿主。”666言简意赅地答道。666看着这样的肖涯只觉遍体生寒,他不知道宿主的情绪波动为什么突然那么大,但是肖涯精神世界中几乎恨不得把他的意识体拍碎的滔天巨浪令它对这样的肖涯万分恐惧。它知道,肖涯的这种状态在系统培训手册中被叫做——杀意滔天。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肖涯嘴角不由扬起了一抹邪笑,但转瞬间看到不远处好不容易淘到村口却被两个鲜卑骑兵拦下,一把掼倒在地上,转眼间身上的衣服便已经被撕的七零八落了的少女,少女嘶哑的哭嚎、拼命捶打企图自救的姿态、眼中绝望的神色,令肖涯心口的火瞬间烧光了他所有的理智。那两个鲜卑骑兵张狂的笑声更像是重重捶打在他心上的锤子,以侵害他人为乐,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这种渣滓活着!

    肖涯一个加速从高坡上一跃而下,同时点开了系统界面中的大礼包,他的视野瞬间高广起来,身上沉甸甸的银甲,手中骤然攥紧凭空出现的火龙沥泉。心中默念任驰骋!他天策号上的踏炎乌驹果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狂奔而来,肖涯飞身上马,不待那两个鲜卑骑兵回神查看,一个突便冲了上去!不尊重生命的人,又怎么配拥有生的资格!

    甚至肖涯还看到一伙学子聚在一处石桌前高声争论着经史典籍,一旁路过的行人还不时有人停下聆听一番,四处乱窜的顽童还不时跑去搅和一番,说着令人发笑的童言,他们也不生气,还专门停下来回答小孩子的问题,待把小孩子们哄走了才继续他们的争论。

    看到这一幕幕肖涯不由为之感叹,说颍川人杰地灵还真是没有半分掺假啊!这么繁华的地界,无怪乎日后乱世早期的不定把吕布拉过来待上几个月,他也变得爱学习了呢!肖涯忍不住异想天开到。不等肖涯真的开始白日做梦,郭嘉的声音便将肖涯拉回了现实:“嘿!小家伙想什么呢?都要掉下去了。”

    肖涯回神一看,果然他半个身子都滑下了郭嘉的肩头,如果不是郭嘉微微往后仰着身子他说不定已经掉下去了,肖涯老脸一红,连忙利落地爬回了郭嘉肩上。郭嘉站直身子,好笑的看着站在他肩头的小松鼠明明想要谢谢他却还要面子的别开脸和他划清界限,唔,看来肖涯没教过他怎么说谎,郭嘉失笑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暗暗搞小动作的小松鼠,抬腿走进了路边的店铺。

    从店铺中出来之后肖涯望着郭嘉手上满满当当的麻布袋子陷入了沉思,虽然他早就知道古代的伙食不好,但他真没想到差到这种地步,这种那么糙的粮食真的能吃吗?肖涯跟在吕布身边时吕布一直是肉食动物,而且他们身在河内大营想吃什么直接出门打猎就行,他还从来没体会过真正的民间疾苦,可是现在看了郭嘉买的伙食材料,肖涯才真正的体会到,人活着真是不容易啊!

    在肖涯盯着郭嘉手中提着的粗粮眼睛轱辘轱辘转,思考着怎么给郭嘉改善伙食时,鼻尖突然扑来一股浓郁的饭菜香气、还有——酒味。肖涯顿时警觉地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抬眼望去,哪里有酒?!

    只见郭嘉不知何时信步走进了一家酒馆,招呼道:“小二,来份汤饼,多拿个碗,再给嘉打两壶酒,等下走的时候拿。”

    “好嘞!”小二大声应道,随即经过郭嘉面前时还调侃道:“郭公子又没酒了?从您上次来还没五日吧,喝得那么快,莫不是把这酒水当白水吃?哈哈哈。”

    郭嘉也不恼,笑眯眯地应和道:“可不是嘛,说实话,若是可以嘉觉得醉死在这酒坛子里可谓是最美的死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