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肖涯?”吕布看到肖涯只是幽幽地望着他并不言语他便先开口问道。 ̄︶︺sんцつ

    “……嗯。”肖涯淡淡的应了一声, 吕布看着他这副渊渟岳峙的样子仿佛手掌百万兵的大元帅一般的气度令吕布也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吕布这一沉默本来就激动的满脑子空白的肖涯就更激动了, 啊啊啊!男神怎么不说话了?我不会把天聊死了吧?我要怎么挽回一下?

    肖涯疯狂的转动着脑筋思考着怎么把气氛活跃起来, 焦急之间突然注意到吕布忘了收回来的投向他的火龙沥泉目光, 肖涯立刻眼前一亮,是了, 男神武艺高强自然是喜欢好的兵刃和好马的!他的马现在不好召出来看但他的枪可以拿出来当话题啊!说起来这把橙武也是他当初做了好久的,后来新赛季换了武器他又舍不得这把帅气的枪特意去拓了外观, 倒是没想到他号上的枪的外形也是以外观的形态呈现的,不过如此倒是很好,正好可以用作他与男神之间的话题。

    肖涯开心的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反手取下背后的□□,吕布看到肖涯的动作不由惊了一下,但不待他作何反应,便见肖涯将枪横于胸前,望着他的眼睛,低声道:“枪名火龙沥泉, 长一丈一,重六十八斤。枪端雕勾火龙头, 枪头为龙舌,形如火焰状。每当沥血之后,血水点滴而下,故称为火龙沥泉枪。此枪传说乃殷商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掌中宝器。黄飞虎反商, 武王伐纣时, 曾持枪大败商军。后黄飞虎战死于渑池, 传说此枪化为火龙,乘云而去。”

    吕布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肖涯这是在向他介绍他的兵刃,只是这没头没脑的一下子,若不是他胆子大都要认为他是要突然暴起想要暗算他了。但对上肖涯一双沉静的眸子吕布就不由暗啐了一声自己心思龌蹉,竟然如此猜忌这般光风霁月的人物,而且吕布竟然发现他似乎从这人淡漠的表情中读出了一丝紧张,吕布不由暗自失笑,这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交流?嗯,应该是了,只是不知什么样的军营才能培养出这般人物。

    虽然心下心思急转,但吕布既然看出了肖涯的窘迫他自然不会让肖涯这么干站着,他虽不喜迎合他人但也是会审时度势的人,对于他认可的人他还是很乐意给他个面子的。吕布轻笑着亮了亮手中的方天画戟道:“某用的乃方天画戟,无甚典故,倒是你的枪听了便令人神往。”

    怎么可能!肖涯的脑子瞬间炸了,他怎么能比男神更厉害!更何况橙武虽然难得但一把小橙武怎么能比得上男神的方天画戟!肖涯当即正色道:“武器无强弱,皆因用者留名,有你使用,此戟必然留名千古!”

    吕布不由神色微变,这人……吕布心头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感受,颇似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他并非缺少他人的赞同,只是他身边的人不是因为地位所致的奉承他就或是被他打服了的莽夫,他也知道自己不喜学习,并州城中的人虽因他义父的身份对他多有尊敬,但吕布的傲气又怎么可能仅仅有这点追求,那些表面一套背里却不知怎么编排他的文士一向为他不喜。而且……一个人带动一种武器扬名这对一个武人来说几乎是最高的赞誉。

    面对肖涯毫不掩饰的欣赏,尤其是这个欣赏他的人在吕布眼中实力还要高于他,这让吕布万分激动,连带着对于肖涯的印象更加好了。这般强大、忠义关键是长得还好看的人竟然如此谦逊,在肖涯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把他家男神的好感度刷爆了。

    也亏得系统没有好感度系统,否则肖涯一定会看到吕布的好感度一下子就从江湖相逢跳到了相见恨晚,甚至马上就能进入策马同游的阶段了。666看着系统后台隐藏的好感度系统,在看看自家宿主精神世界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吕布回话的心理活动,666觉得自己简直累不爱了,这种男神就是天的宿主谁爱要谁要!就算好感度长得快也改变不了这个宿主内心粉嫩的简直小公举的事实!听着不断询问着他应该怎么和吕布搭话的肖涯,666果断切断了和宿主的通话连接,mmp他受不了了,总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狗粮,你们自己秀吧!

    “多谢。”吕布的神情温和了许多,一身张扬的气场似乎都收敛了下来,仿佛一只趴下来休息的慵懒的猛虎,吕布翻身下马随手将缰绳缠在了一旁的树枝上他便随意盘腿一坐,拍了拍身边的草地冲肖涯一扬头道:“坐下聊聊?”

    肖涯自然不会拒绝,干脆的收好自己的□□就地盘腿一坐,与吕布相对而坐,不动声色地问道:“谈什么?”

    “为何给某送地图?你似乎认识某?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为何是某?”吕布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肖涯一脸懵逼,肖涯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沉默以对,但吕布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肖涯不说他也就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望着肖涯等着他的回答。

    肖涯沉默了半晌,看到吕布似乎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肖涯不由长叹一声,说实话如果不是有些事情太过惊世骇俗,他是真的不想欺骗吕布,但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把一切告诉吕布,先不说666会不会允许他告诉吕布,他却是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的。先不说他交出去的鲜卑地图多么惊人,单是他这一身天策府的武艺便会被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任何上位者都无法容忍自己的统辖地下出现一个无法控制的□□。

    肖涯整理一下语言,轻叹道:“东都天狼啸,□□已在肩。天策府,是为守卫大唐而生!我天策府将士素有‘东都之狼’的称号,以□□之利刃我大唐河山,天策枪法之精妙亦是天下闻名。枪者,本为杀戮之器也,然我天策将士向来训练有素,兵法有云:‘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我天策内功亦是可攻可守。为我天策弟子,但八字切不可忘:‘苟利国家,不求富贵!’长河落日东都城,铁马戎边将军坟。尽诛宵小天策义,□□独守大唐魂。我天策弟子不畏强敌,捍卫我大唐! ”

    大唐?吕布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疑惑,大汉边疆并无名唐的国家,而且从肖涯的行事来看他分明应该是大汉的忠义之士,可是,这大唐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我说的对于你而言听着像胡言乱语,但,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肖涯望着吕布,目光却游离不定,仿佛透过他看向未知的时空,“汉后五百余年大唐立,今之大汉即明之大唐。”

    肖涯一句话瞬间打破了吕布的镇定,汉后五百余年?!难道他是?!

    肖涯对于猛然站了起来的吕布熟视无睹,目光空洞,仿佛看到了那个大唐盛世,肖涯本只是为自己编一个身份,但此时忆起天策,他却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入门的誓词,想起当初安史之乱天策灭门的cg,肖涯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当时的场景,他仿佛真的变成了当年驻守洛阳的天策将士,国破家亡,山河不存,天策不复。肖涯一时深陷于脑海中看到的悲壮之景之中,无法自拔。

    ……“杨将军!狼牙杀进来了!”

    “战!只要我天策府还剩一人,就绝不能让狼牙踏入洛阳半步!”

    “尽诛宵小天策义,□□独守大唐魂!天策儿郎们,随我死战!”

    “杀!杀!杀!”

    ……脑海中的“肖涯”追随天枪杨宁据守洛阳,身中十数箭,血透重甲仍手执□□鏖战不退,放眼四下,原本身边的战友不知何时已被数倍于己的狼牙军淹没,举目皆敌,四面楚歌。但就算如此他依旧用颤抖的双腿支持着自己屹立不倒,就算血液几乎流尽身体冷得仿佛僵住了一样,他依旧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战八方!破重围!啸如虎!

    就算他们是孤军奋战,就算他们注定死去,他们也要为大唐流尽最后一滴血才能倒下!他们是天策!他们永守大唐!

    “肖涯!肖涯!”吕布急切的呼声顿时惊醒了肖涯,肖涯猛的回神发觉脸上一片冰凉,再伸手一摸他这才惊觉,不知何时他竟然已是泪流满面。

    若是说吕布本来还有所迟疑,但看到肖涯这般姿态他却已是信了十分,如此姿态,若无刻骨铭心的感念断是做不出来的。吕布默了片刻,哑声问道:“所以这里不是大唐,你还要继续守护大汉吗?”

    “当然!”肖涯不假思索地答道,这不仅是“肖涯”的回答也是他的回答,若不是有这一份家国情怀他当年也不会将他玩的第一个门派毫不犹豫地选为天策,尽诛宵小,□□独守,不仅是游戏中的一个口号,亦是他们游戏外的人的一腔热血。

    而且方才那份真实的过分的记忆也令肖涯心中多了一些猜测,或许……那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大唐……或许,那是这具身体真实经历过的悲壮……肖涯心中思绪万千,吕布也没有打扰他的沉思,他想知道的大概都知晓了,是他引动的肖涯的伤心事他自然不介意陪着肖涯平复心情。

    待肖涯回过神来已是黎明时分,肖涯看了看天边即将降临的晨光,又看了看身边吕布甲挂晨露却依然毫不在意地为自己的坐骑梳理着鬓毛,肖涯忍不住挑眉道:“你不好奇你的未来?”

    吕布浑不在意的大笑道:“你既然识得某便知某必青史留名,某不自知亦可留名何必多问,自缚与此?”

    肖涯看着笑得张扬的少年吕布第一次在吕布真人身上如此实在的感受到三国第一猛将的风度,不问功过,因为他自负无人可以评论于他,不问未来,因为他自信一切可以做到最好,不问机缘,因为他自傲他吕布的实力就是最大的机缘。这样肆意张扬,这样自信张狂,这样的吕布才是真实的他。

    肖涯不由为之轻笑:“好!惟愿与君共勉,愿君战无不胜。”

    说罢吕布还待邀肖涯一同回营,便听到肖涯抢先说道:“涯不便参与大汉军事,日后日落涯在此相候,切磋闲聊皆如君愿,今日便先行告辞了。”说罢肖涯便自顾自地起身离去。他当然要跑,再不跑天就要亮了,他可不想在吕布面前穿帮!肖涯一离开吕布的视线便立刻变回狼身急奔回营。

    吕布虽然还想挽留,但又想到肖涯无法解释的身份只得讪讪做罢,静静目送着肖涯的身影隐没在林中。吕布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每日日落之后吗?……切让某看看这数百年之后的大将有什么非凡之处吧。”吕布言罢便也翻身上马,策马归营。既然他已经到了大汉,那么……时间还久得很呢……

    哦,你问阿涯啊,他是某的至交好友,是威慑鲜卑的天狼将,是并州军永远铭记的肖将军……他来自数百年后,名为大唐的朝代,他武艺高强,智勇双全,忠义无双……布是个粗人肚子里的好话全说出来都不及阿涯真正的风姿半分。他在布心中就是那么完美,毕竟长得好还厉害的人,他确实是布生平仅见。而且……愿意包容布的人,也只有他了呢……

    说起阿涯,他如今若在必然是要与布生气的,毕竟……某可是亲手杀了自己的义父投靠董卓的人呢,虽然,如果是阿涯的话,他一定会听他解释的吧,毕竟……是丁原让他那么做的呢。世人皆道是他吕布卖父求荣,但又怎知他跟在董卓身边本就是受丁原之命谋取信任借机刺杀董卓的呢?又怎知丁原是自杀而亡的呢?呵,他倒是求仁得仁,布却要受天下人唾弃……虽然布也曾想过亲手杀了他。

    虽然他是布的义父,但他从未关心过某想要什么,喜欢什么,他只是将他的责任强加于某的身上……而且,若不是他突然冲过来打乱计划,拓跋昌就不会逃走,阿涯也就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