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郭嘉点了点头旋即便将他那点小纠结抛诸脑后了:“也是,若日后会有交集肖涯那般的人物必如文若你一般难掩风华, 当时候自然便可熟识了。”

    听了郭嘉的话荀彧忽然来了兴趣:“哦?能得奉孝你这般想来必非常人, 不知是何等的人物奉孝不妨说来听听,也免得彧日后对面不识错失良友。”

    “唔……”郭嘉一时也想不出如何来形容肖涯, 毕竟他对肖涯的印象虽然很好,但是实际上他们二人也不过交谈了几句罢了,他对肖涯的印象其实也只不过是印象罢了, 如今荀彧问起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好。

    被按在郭嘉怀里的肖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挂着的酒葫芦,听着郭嘉和荀彧交流的话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呵呵,怎么形容,他总觉得郭小嘉给他的评价肯定会很奇怪,虽然第一次见面男神对他的好感度就那么高是挺高兴的,但是为什么他现在就是高兴不起来呢?而且……拜托你们别再猜了好吗?他都说他能给郭嘉看病是个大夫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信呢?万花的衣服太好怪他咯~他们就算把大汉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他的出身的,就不能放弃这项没有前途的事业吗?他还不想掉马啊!

    至于为什么肖涯面对吕布敢说自己是从后世穿来的却不敢告诉郭嘉他们……喂,这能一样吗?吕小布那是能不动脑子就不动脑子, 但是郭嘉他们可不一样!什么都不说, 不打破他们的三观还好说,他们会猜你是哪个隐世世家出来的,猜你爱好奇特, 但是……如果让他们知道了穿越, 肖涯觉得自己大概不仅花哥的马甲有掉落的危险, 他檀书的马甲很可能也保不住啊!而且如果到时候郭嘉想从他这里知道点什么事的话, 肖涯可没自信自己能挺过郭嘉的套话,总觉得面对郭腹黑他能把系统卖了还帮他数钱。这种情况肖涯是绝对不想看到的。

    三个人各怀心思,一时也无人说话,直到天色渐暗,他们已经隐约可以望见郭嘉那座可怜的小茅草屋的时候,郭嘉才突然开口道:“貌若天仙,心怀天下。”

    “嗯?”荀彧突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又不由失笑:“奉孝此言可不太合适,貌若天仙……可不是应该用来形容男子的,不过……心怀天下吗?”

    郭嘉笑眯眯地反驳道:“如何不能用来形容男子?天仙也应有男子啊,其身姿容颜非凡人所能及,气质风流不随俗流,赞为天仙有何不可?凡尘可养不出这般人物。”

    荀彧闻言失笑摇头,却也不再与他争辩,他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很显然光靠脸郭嘉就能把肖涯夸上天,而且他只要知道他心怀天下就行了,任世间多烽火,任天下多离乱,自有一颗济世心,唯乐吾道不孤。而且那人即将檀书寄养在郭嘉这里,那么他们应当会有机会见面的,当那时他自然就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人了,毕竟,能让郭嘉这个人如此盛赞的容貌,他也有些好奇呢……

    转眼睛二人已经到了郭嘉的家,郭嘉自顾自地将自己的小毛驴拴好,便拎着自己的粮袋子,顺手从屋后掐了两把野菜自己向着灶房走去。荀彧与他显然不是第一次这般相处了,不用郭嘉招呼自己拴好马,竟也撸起了袖子钻进了灶房。

    待他们二人从灶房里出来这才发现肖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没了影。荀彧还欲去寻郭嘉却摆手道:“不用去找,左右跑不远,说不定是自己去寻什么吃食去了,他主人都放心他到处乱跑你有什么可操心的,快来坐下,今日你也别回去了,你我二人,一醉方休。”说着郭嘉扯着荀彧的袖子将他拉进了屋里。

    而此时,伴随着太阳的身影滑落山坡,影影绰绰的山林间一道挺拔的身影突然出现。肖涯理了理腰间悬挂的玉佩,从包裹中取出一只机关鸟略一思索寄出了封书信后便取出了他忘在背包底一直忘了清理的花间武器,嗯,虽然他的花间打人差了很多但打打猎还是可以的。去打两只兔子给男神加餐去~……唔,算了吧,那种男神谁爱要谁要好了,他可不是为了他去打猎的!他是去看荀彧的!见新朋友总不好空着手去吧~至于郭嘉,那只是附带的!他才不要粉这种智商日常只有三岁的人呢!

    转眼间墨色的身影在山林间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等肖涯打完猎处理好猎物拎着两只烤兔子踏进院子的时候,郭嘉已经半醉地倚在床边打着拍子高声吟唱着:“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荀彧亦是有些微醺,坐姿也散漫了许多,听到郭嘉的歌声他也以箸击案,朗声应唱道:“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肖涯听着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这两个人唱着歌是在思求明君吗?不过,只怕郭嘉心中所想的明君与荀彧想要劝诫的汉天子不是同一个人吧。肖涯也不客气直接扬声笑道:“看来奉孝生活颇美啊,涯不请自来,奉孝可是介意?”说着他已推门而入。

    郭嘉也不起身,倚在窗沿上斜睨了肖涯一眼,瘪嘴嫌弃道:“你这来都来了我还能把你赶出去不成?”

    肖涯故作伤心道:“哎呀,看来奉孝是不欢迎涯了,可惜我这烤兔,也不知道要便宜了谁呢?”肖涯一边说着还一边故意将烤兔拎到鼻前嗅了嗅,表情沉醉不已。

    “啊呀!来就来嘛~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还带了烤兔,肖涯你真是太客气了~”果然不出肖涯所料,他话音未落,原本懒洋洋地倚在窗边的郭嘉就一跃而起夺走了他手中的烤兔。肖涯乐呵呵地任他将烤兔抢走,对荀彧颔首致意道:“在下肖涯,见过兄台。”

    荀彧合手作揖道:“在下荀彧,字文若,见过肖涯兄。”

    二人还未寒颤完那边郭嘉已经一边撕着兔肉往嘴里塞着一边含糊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那么生分做什么,文若你也来尝尝,肖涯带来的这兔子真是太好吃了!嘉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肖涯被郭嘉夸张的语气弄得忍俊不禁,轻笑不已,也就郭嘉这种放浪形骸的人才会那么不做作,要在其他人口中听到那么真诚的赞誉可是难得很,而且对于他这个烤出了兔子的人来说,郭嘉这种狂放的吃相反而是对他最好的称颂。至于好吃……他倒是不奇怪,毕竟他可是专门挑了包裹里的药材作为调味剂,对比起东汉这匮乏的香料,肖涯精心烤制的兔子显然有着足以让人把舌头都美味的想要吞下去的*。

    荀彧抱歉地对肖涯笑了笑,看肖涯并不在意,荀彧也当即捧起了郭嘉抢下的另一只烤兔吃了起来,这香气实在勾人的紧,他现在还能把持得住那么慢条斯理地小口撕着吃已经够有修养的了!不信你看郭嘉,他已经直接放弃手撕兔肉,一爪子拽下兔腿就直接上嘴啃了!吃相很是狂放不羁,但很快荀彧就忘了关注郭嘉的吃相问题了,别认为他没看到那家伙在偷看他手里的兔子!同窗那么多年他还不知道他什么心思吗?!真是人心隔肚皮,没想到他郭奉孝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别想吃完再从他这里抢!荀彧果断加快了手撕兔肉的速度,嗯,不得不说这兔子烤的真好吃qwq!

    等荀彧结束战斗,郭嘉已经撑得仰在窗沿上打着饱嗝了,摸了摸有些腹胀的肚子,一向注意自身形象的荀文若不由红了脸,啊啊啊兔子太好吃竟然一时被奉孝带偏了!他的形象啊!!!

    肖涯虽然不是什么会看脸色的人,但是托他的身体的福,他的视力却是顶好的,荀彧的脸红了他可是看得真切,不过他也知道对于这种脸皮薄的人可不能想对郭嘉一样调侃,于是善意地带过了这个话题,将矛头对准了郭嘉。正好肖涯一转脸,正对上某人抄起酒葫芦就想往嘴边上送的动作,当即一伸手截下了酒葫芦,对上郭嘉不可置信的表情,肖涯嫣然一笑:“我记得我好像说过你不能喝酒的吧~”

    郭嘉瞬时苦了脸:“肖涯你怎么也跟那些老古板一个样子?就喝一点啦~医书中不也有喝酒养身的说法吗?”

    肖涯没好气地反手挡开了郭嘉伸过来的手,说道:“你又从哪里看得半拉子医书?喝酒养身人家喝的那也是调配好的药酒,你这算什么?不要命了吗?”肖涯话说到一半对上郭嘉那双委委屈屈的眸子,虽然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心底里却是忍不住软了下来:“罢了罢了,怕了你了,我昨日也是一时太激动忘了章法了,以后我会定期给你送药,这酒你还是戒了吧,我希望你能重视我的话,我不知旁的大夫是怎么看的,但是在我看来你的身体底子已经快要坏光了,你若是再这般下去只怕天不假年。”

    原本还不以为意的郭嘉听到肖涯最后一句也不由吓得酒醒了大半,荀彧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急切问道:“肖兄此言当真?”

    肖涯皱眉佯怒道:“这还能有假?”这虽然是肖涯装的,但这怒气也是有三分真实的,他可是万花杏林门下,你可以质疑一个万花的气质修养,但你不能质疑一个万花博学(划掉)和假发(划掉),同理对于一个杏林弟子怀疑他的诊断,这简直就和当面质疑他是不是万花弟子一个性质。肖涯掷地有声道:“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不能怀疑我的医术!若是这种脉我都能诊错,大师兄会气得把我定成雕像送给师弟师妹们练下针的!”

    听到肖涯这话郭嘉才将信将疑的嘟囔道:“真有那么严重?药我吃还不行,用得着那么吓唬我吗?”旋即他还是不死心地确认道:“真的不能喝酒?”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喝酒?”荀彧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这朋友竟然能为了酒连命都不顾!

    郭嘉瞬间打了个哆嗦,小声道:“不喝就不喝嘛~那么生气做什么?”

    肖涯也不由失笑,但看郭嘉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还是决定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也不是不行,罢了,日后我酿些药酒与你罢了,此前你可不能再乱喝酒了,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奉孝当自重才是。”

    “好好好!”郭嘉连忙叠声应道,但见荀彧面露不许还想开口,郭嘉连忙转移话题,生怕连这点药酒都护不住,他有理由相信肖涯那么一说原本就不愿给他酒的荀彧能把他的酒全都掐了,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的小命他自己也是挺珍惜的。“肖涯可还记得奉孝上次还有事情想要问你?”

    肖涯爽快的点了头:“是!你问便是。”肖涯已有心理准备,顶尖的谋士聚在一起能聊些什么?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肯定是天下大势啦!肖涯虽然自认远不如郭嘉他们聪明但是他比他们多了两千年的见识,怎么拯救天下什么的他闭嘴,但是如果只是分析天下大势……:)肖涯表示他完全不怂!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后汉书、三国志、度娘、百度贴吧(什么鬼?!)与他同在!

    看到肖涯那么爽快郭嘉也露出了一抹笑容,荀彧同样正襟危坐,神情严肃起来,郭嘉亦是沉声一字一顿道:“那么,肖涯兄,天下将乱,天子蒙尘,吾等学子,何去何从?”

    “我不是圣母。”肖涯突然出声吓了666一跳,666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它刚才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发觉宿主脸色不善666连忙补救道:“宿主我没别的意思,我是在夸你善良,可善良了!”

    “在乱世善良是最不该拥有的奢侈品。”肖涯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道。肖涯一句话堵得666一时语塞,好吧,你是宿主,你说什么都对,好话坏话你都说了,系统闭嘴可以了吧。肖涯半天没有得到666的回复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把666堵的有些惨,肖涯开口解释道:“我不是不杀人,我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生理反应,生理反应。”

    肖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不知是想说服系统还是想说服他自己,看着这样的肖涯666一时也说不出话来,肖涯越说越小声,最后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666打破了沉默:“宿主,你再不回去吕布就该发现你不见了。”

    肖涯想了两秒,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他变成人形还需要爱心值维持,跟着吕布他才好刷爱心值,还不能让吕布发现他会无故失踪。而且……“666你说如果我和男神联手能守得住大汉江山吗?我不是说破坏三国,我只是……只是不想让那些外族随意的侵略我的祖国,666,我能再看到虽远必诛的强汉气度吗?”

    回答肖涯的是一片沉默,他不由苦笑,他早该想到,这只是一个卖萌系统,它怎么会让他随便改变历史。“可以。”666似乎听到了肖涯内心的想法,突然出声道,肖涯不由一愣,666补充道:“这只是平行世界没有什么历史不历史,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似乎觉得自己太好说话了,666顿了顿之后连忙故作凶神恶煞地补充道:“这都是在完成任务的前提上!我们现在连一点爱心值都没了!努力做任务懂不懂?我不会给你赊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