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肖涯一时只顾着胡思乱想, 可吕布却没有走神, 他被义父压着处理文书, 本来认为此次也要被看一晚上, 但是没想到并州城中来人连夜叫走了丁原,虽然丁原临走前吩咐了守门的士兵不要让他偷跑, 但,普通的士兵又怎么可能看得住吕布。丁原前脚刚走吕布后脚就偷偷从大帐里溜了出去。

    结果吕布还没进帐便察觉到自己的帐子里有陌生人的呼吸声!虽然不远处的守卫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甚至就连他自己如果不是是自己的帐子多了另一个人的气息而直觉到不对而侧耳细听的话, 恐怕连他都不能及时察觉这人的存在而只会毫不设防的直接进帐,甚至可能会被偷袭到。不过……吕布侧耳片刻却只听到几不可闻的沙沙的书写声,这是……在抄写情报?不, 如果真是鲜卑的细作只会直接带走情报潜逃,而且自家事自家知,他的帐子里可没什么值得盗取的机密情报, 而且……吕布看着一片漆黑的帐子不由微微皱眉,这么黑那人是怎么看清字的?

    吕布苦思片刻无果之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再说,不管是谁先制服下来再细问不迟。吕布打定主意便径直掀帘入帐, 却不曾想那人动作亦是十分敏捷, 甚至力量也分毫不弱于天生神力的他, 二人虽然顾忌着不敢惊动巡逻的士兵动作不敢太大, 但对起招来却并没有留手,至少吕布觉得他至少用上了九成力, 可这个神秘人却可以与他战的旗鼓相当, 这令吕布万分惊异。

    可是才过了没两招待他们看清对方的样貌时那人却明显愣了神, 肖涯愣神吕布却是清醒的很,吕布只怕夜长梦多惊动了守卫,这人趁乱跑了事小,他可不想再被抓回去看一夜文书。吕布当即一记锁喉将肖涯压制在地。掌中钳制着那人的命脉吕布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这才能静下心来好好观察观察这个不速之客。

    就算命脉掌控在他手中这人却并没有过激的警惕或者动作,而且他方才那般震惊的神色显然是熟识他的人,甚至是知道他会被丁原关着看一夜书的人!可是吕布也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与他相似的人!看着这个被他压制的银甲红袍的男子吕布危险地眯起了虎目。

    凌厉的剑眉、微微斜挑的眼角,面如冠玉,唇如朱丹,吕布自己也多被称赞为美男子可面对这人吕布却发觉他曾经所见过的所有美比之这人都太过肤浅。宛如王孙公子的姣好容貌再配上这身锋锐无双的气质,这人仿佛孤傲的独狼,就算此时因为震惊而双目失神被人钳制在地也无损的绝世风姿。而且……对上那双和他家狼崽子如出一辙的澄黄色瞳孔吕布手下的力道不由微微放松,这么蠢……大概,没有威胁?

    而且……吕布的目光掠过这人左肩似曾相识的肩甲,这肩甲,似乎和他从高晴那里强要来的那件披风上的轻甲是配套的……吕布微微挑眉,这是高晴口中的那位天降神将?……也不是太强嘛,吕布如是想着原本压在肖涯腿上制住他的动作的腿却放了下来。此人不似敌人。

    吕布虽然做出了初步的判断,但他也不会轻易松开对不明人士的钳制,这只是他的猜测,谁知道他是敌是友,但此刻吕布心中的怀疑已去大半,而且吕布方才与肖涯对招也感受得到,他有备而来肖涯仓促迎战,肖涯的实力实际上应是比他高上不少,从小就在北地苦寒之处的异族的铁蹄下艰难求生的吕布向来敬重强者,肖涯虽然现在被他压制但他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赢得了吕布的尊重,因此,吕布也愿意给他个解释的机会,他也想与一个强者相交。

    “尔是何人?”吕布再次沉声问道。吕布打心底里希望肖涯可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高手孤独,一个能和他过招甚至实力还要高出他一线又对他没有恶意的对手可是万分难寻的。

    肖涯听到吕布的提问终于回过神冷静了下来,他一时有些沉默,他要怎么说?跟他说他是他的狼?开什么玩笑!虽然一时失态但肖涯却仍旧想着如何再抢救一下自己在男神眼中的形象,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分已经在高晴自带滤镜的描述下被加满了的肖涯思考了片刻,随即决定了——他要装【哔——】!

    “吾名肖涯。”肖涯瞬间把自己的懵逼脸调整成了高岭之花专属表情——面瘫,说罢不待吕布开口他又再次开口道:“天策府如晦营肖涯,特来奉献鲜卑地图。”

    “什么?!”原本还在思考着肖涯这个名字是不是大汉有名号的人物的时侯,吕布便被肖涯紧接着抛出的炸弹惊得连控制声音都忘了,随即他也反应过来压低声音急迫的追问道:“你说你是来送鲜卑地图的?”

    这话若是换其他任何一个人来说吕布是定然不会相信的,毕竟不管是是什么地方地图绝对都是极为重要的军事情报,既然肖涯敢说他是来给他送地图的那么他献上的就绝对不可能是那些商人手中流传的简陋至极的地图,不然那样的地图根本就没有特意来奉送的价值,至于肖涯会不会骗他吕布却是根本没有想过,想不说他对于肖涯莫名的好感,单论他这一身身手吕布就觉得他绝对不是那种随意找个理由就蒙骗别人的小人。

    肖涯正欲再和男神交流交流感情便听到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果然刚刚吕布那声没有控制声量的惊呼还是惊动了巡逻的士兵。肖涯当即拂开了吕布扣在他颈上的手,手臂一撑立刻一跃而起,一个闪身冲出了帐子,只留下一句低语远远传入吕布耳中:“不便久留先行一步,地图在案上,如有疑问明夜子时营西林中相见。”话音未落肖涯的身影便已闪出了帐子。

    “啊?等等!”吕布被地图的消息惊住一时不察竟被肖涯轻松的拂开走瞬间就跑没了影,吕布急追出帐,掀开晃动的门帘却只见巡逻队从另一处帐子后绕出,却不见肖涯的人影。

    “少将军出了什么事吗?”巡逻的将士惊急的问道。

    吕布微微一愣,看他们表情应是都没有看到肖涯,吕布压下心中陡然升起的异样感摆手道:“无事,一时呓语忘了声量,你们继续巡视吧。”

    “……是。”巡逻的士兵看了看吕布整齐的衣服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应诺离去。

    吕布望着一片寂静的大营皱着眉陷入了沉思,竟然跑的那么快,而且迎面而来的巡逻队竟然都被他躲过了,看来这个肖涯比他想象中还要有本事。吕布又想了想还是想不通肖涯是怎么遛走的,就在吕布沉思的时候重新变回了狼的肖涯偷偷从吕布脚边遛回了帐里悄悄爬上床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的假象。

    吕布苦思不得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帐,反正他不是说明日午夜再见,既然他有胆量留下约定那么他去见上一见又有何妨!吕布转身回帐点上油灯一眼便看到了案上墨迹未干的鲜卑地图。看到事无巨细的鲜卑地图纵是吕布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乍见之下还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而且吕布再看之下竟发现地图中不仅注明了鲜卑的活动范围的地形,甚至还注明了鲜卑时常游居的几处可能是王帐所在的地方,以及鲜卑骑兵可能选择的进攻路径!如此利器可抵上万骑兵精锐!

    纵是吕布不喜战略此时也看得出肖涯给的这份地图可称无价之宝!正因宝物珍贵吕布本来已经消失了疑心此时再次升了起来,天策如晦营?那是什么兵营?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并州地界,又是怎么进入他的营帐而不被他人发现的?他献上这宝物到底是为了什么?吕布一时猜疑不定。

    而罪魁祸首此时却早已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梦乡,这份地图自然不是他自己搞定的,原本比着小地图越画越不满意的肖涯画到一半又画了一爱心值请666出手帮忙完善了地图,这才有了这份让吕布惊疑不已,堪称鬼斧神工的地图。肖涯表示,送给男神的一定要是最好的!不是最好的他都拿不出手!

    完全不知道他的完美主义让自家男神难以入眠的肖涯此时已经陷入明日与男神再见的美好梦境,甚至还带起幸福的小呼噜。原本胡思乱想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吕布听到肖涯的小呼噜这才从床上把躲在被子里的小狼崽子挖了出来。

    看到整个身子陷在被子里幸福地打着小呼噜的小狼崽子吕布不由失笑,当即毫不客气的上手揉乱了肖涯一身柔顺的皮毛,苦笑不已:“小崽子!什么都不知道,家里遭贼了都能睡这么死!你真的是狼吗?!”

    肖涯睡得死死的,眼也不睁本能的扒拉开吕布作乱的手之后,肖涯砸吧砸吧了嘴别开头接着睡。吕布看得更是哭笑不得,但看到肖涯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你倒是睡得没心没肺。”吕布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揉了两把肖涯的毛,转头把案上的地图收好后吕布一口吹灭了灯火。

    吕布自言自语道:“也罢,先睡,一切明晚自见分晓。”说罢帐中便陷入了黑暗的寂静,只有帐外不时传来巡逻的士兵经过时特意放轻了的脚步声,午夜已过,黎明将至……

    在肖涯盯着郭嘉手中提着的粗粮眼睛轱辘轱辘转,思考着怎么给郭嘉改善伙食时,鼻尖突然扑来一股浓郁的饭菜香气、还有——酒味。肖涯顿时警觉地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抬眼望去,哪里有酒?!

    只见郭嘉不知何时信步走进了一家酒馆,招呼道:“小二,来份汤饼,多拿个碗,再给嘉打两壶酒,等下走的时候拿。”

    “好嘞!”小二大声应道,随即经过郭嘉面前时还调侃道:“郭公子又没酒了?从您上次来还没五日吧,喝得那么快,莫不是把这酒水当白水吃?哈哈哈。”

    郭嘉也不恼,笑眯眯地应和道:“可不是嘛,说实话,若是可以嘉觉得醉死在这酒坛子里可谓是最美的死法了。”

    “呸呸呸,您这说的什么话,哪有什么死不死的,您这么说小的可不敢给您打酒了。”

    “得了吧你嘞,”郭嘉作势生气,随即又忍不住笑道:“行了行了,哪那么多废话,还不去给嘉弄吃食去,你放心打吧,嘉命长的很,死不了的。”

    “得嘞,您等着。”

    说话间小二便转进了后厨,门口坐堂的掌柜的听了他们的大声吆喝抬眼看了一眼,也只是翻了个白眼便不再理会了,看得出郭嘉应是这里常客的,不,或者说看周围人见怪不怪地表情,郭嘉这般做派在颍川城中的大家大概都是见惯了的。

    肖涯看到这些不由暗暗咋舌,啧,也不怪有人叫他浪子郭嘉,男神你那么作你麻麻知道吗?说好的读书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名声的呢?总觉得郭嘉这清新脱俗不做作,跟外面的妖艳贱货真是一点都不一样啊!

    肖涯出神间忽然一个陶碗推到了他面前,肖涯这一抬头才发现,原来面已经上来了,郭嘉还专门多要了一个碗,挑了一点出来留给自己,剩下的尽皆推到了他面前,郭嘉将碗推到他面前,还不忘给他摆上一双筷子,开口道:“呶~给你的,吃吧。”似乎是注意到了肖涯一直盯着他的碗,郭嘉又笑道:“没事,嘉刚吃完东西不饿,这碗少的正合适,你吃就是了,不用在意嘉。”

    听到郭嘉那么说肖涯这才收回了目光,嗯,也说得通,不过男神的饭量有点小啊,额,好吧,反正对于他而言无论是这汤饼还是干粮都不是什么美味,肖涯暗暗打定主意以后要接手郭嘉的伙食把男神喂得白白胖胖的,这才低下头准备开动。好吧,虽然这清汤寡水的汤饼绝对是他吃过最一般的面条了,但是谁让他从昨天开始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呢,不提还没觉得,如今闻到饭菜香味他才惊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了,唉,凑合着吃吧。

    郭嘉正兴致盎然地看着某只小松鼠对面兴叹,看他一脸嫌弃的样子郭嘉愈加肯定,他昨夜见到的肖涯绝非常人,先不说那张前所未见的纸,单看檀书这表情也知道他平日吃的绝对不是这些可以比的,给松鼠都吃的那么好……他说他是个大夫还真是难以让人信服啊!

    郭嘉正挑着面漫不经心地吃着,再次路过的小二的一句话笑得他差点呛到“哟~郭公子你养的这松鼠挺不错的,还人模人样的呢,不过松鼠他会用筷子吗?”

    果然小二话音未落,便见发呆的肖涯一下子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把捞起筷子利落地扒了一口面条进嘴里。看到小二顿时惊得哑口无言讪讪地夹着尾巴跑了的样子,郭嘉忍不住放声大笑,还不忘去撩拨肖涯道:“哈哈哈哈,檀书,听见没,人家问你会不会用筷子呢?”

    肖涯一边埋头苦吃一边忍不住对某个笑点极地的人翻了个白眼,笑笑笑,笑什么笑?也不怕乐极生悲把面条呛鼻子里?笑点那么低就你那小破身子也不怕笑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晕过去了?什么男神,都是假的!好气哦!

    看到肖涯埋头狼吞虎咽,原本一点也不饿的郭嘉也莫名的多了一分食欲,笑了一会后也津津有味地自己碗里的汤饼吃了个一干二净。又过了一会儿,肖涯抱着肚子懒洋洋地躺在郭嘉怀里打了个饱嗝,嗝~好饱啊!啧啧,古代人真实诚一碗面做那么多,撑得他都难受。

    肖涯眯着眼躺在郭嘉怀里一边享受着饭后顺毛一边舒服得昏昏欲睡,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来嘞~郭公子你的酒!”肖涯猛地睁眼,正对上在他眼前晃晃悠悠地酒葫芦,而郭嘉正数着钱递过去准备把酒接过来。下一秒肖涯猛地暴起,一个饿虎扑食就将酒葫芦扑落在地。

    “檀书!”肖涯一抬头正对上郭嘉的眼睛,黝黑的眼眸中笑意尽敛,其间翻涌着墨色的云涛。肖涯怡然不惧,直直地与他对视着,龇着牙再次一爪子打开了郭嘉意图伸过来拿酒的手。哼,还生气?别认为生气就能拿到酒!小身子骨虚成这个熊样子还想喝酒?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