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被肖涯踩在脚下原还想挣扎挣扎的666原本还想满嘴跑火车的说辞瞬间被肖涯的威胁堵在了嘴边, 嗨呀, 好气哦,现在的宿主为什么不仅不务正业还一点都不好忽悠!好怀念以前被宿主欣喜若狂的欢迎时的待遇啊!都怪那些乱七八糟的系统文败坏他们系统的名声!他和那些一点都不正规的系统完全不是一路啊!为什么宿主总把他当阶级敌人看待?好气哦!

    但即使心里再不满, 666还是只能委委屈屈地说道:“这真不是我的锅,说起来宿主你还赚了呢, 你真认为一具普通的身体就能有那么多天策府的兵书看?普通的剑三礼包是只附赠技能和背包的, 宿主的这个是因为宿主穿越过程中出现不可逆失误我才能给宿主向主脑申请到的。『→お℃..”

    肖涯眯了眯眼睛, 虽然他没发看到系统的表情, 但是从系统的这个语气来听它确实没有说谎,于是肖涯高抬贵脚把666放了出来, 但仍是冷声问道:“那行, 说说吧,你给我谋了什么福利?”

    666的声音瞬间得意起来,颇有种自鸣得意之感:“嘿嘿嘿, 这可是真·剑三人物大礼包哦~这样跟宿主说吧, 你所继承的这具身体确实是你的游戏角色不错,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是剑三大唐江湖真实存在过的一员!我们先将你的人物投放大唐, 在死亡后再拿来给宿主使用,所以说宿主你的角色在大唐中所学到的一切都相当于你学习了一遍, 这可不同于死板的系统学习功能哦, 这样学会的东西就算换了身体、换了世界也不会消失哦~因为那已经算是宿主你自身的记忆了。怎么样不错吧?”

    肖涯摸了摸下巴沉思道:“听起来似乎不错。”

    666更加得意地炫耀道:“那还不止呢~还有还有,你的人物在大唐所具有的权限宿主你也能继承, 就比如说上个世界你的天策兵书, 就是你的人物的权限所带来的, 一般人可看不到天策府凌烟阁的传承兵书哦~宿主你可要知道知识就是力量,各门各派不外传的各种秘籍可是普通穿越者接触不到的哦!”

    “嗯,那倒是不错。不过……他们的感情我也会一并继承,他们会影响我吧?”肖涯漠然地看着666淡然地说道。

    肖涯的话瞬间便将666的得意噎在了嗓子眼里:“额……其实……好吧,确实会。”666颓然道,但它转眼间又打起了精神:“宿主你不能这么说!那也不算是缺点啊!要不是有天策的铁血勇毅,你也没办法那么快适应并州的征战杀伐啊,宿主你以前都从来没见过血,要不是身体的记忆你杀了那么多人精神说不定早就崩溃了!而且我们系统也是有安全措施的,如果身体记忆会对宿主产生过大的影响的话我们会格式化身体的记忆的,所以宿主你不用担心,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肖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无奈道:“行了,我又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真的?”666将信将疑的问道。

    “当然。”肖涯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打量了一下空旷的识海空间,啧嘴道:“放心好了,我要真生气我就不会等到现在才问你了,好了,进下一个任务吧。”

    确认自己真的不会被追究责任之后的666瞬间满血复活,狗腿地道:“嘿嘿嘿,宿主你不用在休息一下了吗?”

    “不用。”肖涯又瞥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嫌弃道:“又什么都没有休息什么?躺地上睡觉吗?接了任务我去了照样睡,行了,快点开始吧。”

    在宿主进来之前才偷偷把自己的消消乐藏了起来的666心虚地赶紧应声道:“好好好,那我们继续了?”

    “嗯,开始吧。对了下一个是什么地方?还是我的天策号?”肖涯随意的问道。

    “嘿嘿嘿,不,每完成一个任务就要换一具身体,毕竟你的天策身体都被你玩脱了根本没有回收价值了。至于下一个世界嘛……宿主你到了不就知道了吗?”666贱贱的正太音传来,下一秒肖涯眼前一黑,整个人就陷入了自由落体的恐惧之中:“啊啊啊啊——666看小爷下次不搞死你!!!”

    666一把把肖涯扔进了时空隧道中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迅速拉出它的消消乐界面准备再战五百年,666一边消着消消乐,一边自言自语道:“咦?我好像忘了什么?……唔,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还是我的游戏重要。嘿嘿嘿,天大地大游戏最大!玩起玩起~”

    而另一边,肖涯经历最初的尖叫,到中间的忐忑,再到最后的一脸冷漠,肖涯已经默默地在心底给666判了死刑了,辣鸡系统,他又不是阿斯加德二公主,一点也不想玩超长时限蹦极!而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二公主一样尖叫那么长时间的,emmm他还是睡一觉等落地好了,量666那个怂货也没胆量把他摔死。

    肖涯闭上眼睛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身体猛地一震,眼前一亮,肖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但……

    肖涯看着眼前快要赶上他高了的杂草,看了看身边的参天大树,再看到身边跳过的比他还高的兔子,肖涯心里立刻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他猛地一低头看到自己手背上有毛,粉嫩嫩的小爪子,在一转头,这对上一条毛绒绒的蓬松的大尾巴。肖涯面无表情地动了动心头的想法,果然,身后的大尾巴随之轻轻地甩动着。肖涯冷笑道:“呵呵,吱——”本来还想痛骂系统的肖涯听到这声音瞬间闭上了嘴,去特么的666,它可没说以后每个世界都要变跟宠!

    在心里痛骂许久都不见系统回复之后肖涯终于冷静下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首先是他自己,身上穿着一身小蓝褂,翻白眼可以看到自己头……他现在变成了一只松鼠?所以说他这次用的门派是万花吗?这副打扮应该是万花的跟宠里那只叫檀书的小可爱。对于这只人气很高的跟宠肖涯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被帮里的万华妹子逼着陪她摸了三个小时的宠物,想不记得都难。

    哦,为什么不拒绝?讲道理那要是个奶花他也就拒绝了,可问题是那是一只食人花啊!单修花间,绝不切奶,再问仇杀的那种花间大佬!打不过人家当然只能闭嘴听使唤咯,不然,爆你一脸墨水啊!

    肖涯记得的万花号是拓印的一身破军,单修奶花,手里拿的是95级橙武兰亭香雪,虽然是小号但肖涯一向没有厚此薄彼的习惯,感谢上赛季加强万花让他想起了这个小号,所以当时又捡了起来弄了一套毕业装。至于他没想起来的号,自然是还在落灰了,至于他以后会不会轮到那些“小号”肖涯觉得他还是不用想那么多了,过一天算一天就好。反正他自认每个号他只要玩就没有亏待过他们,又被投到大唐过了一辈子,应该混的都不会太差吧。

    肖涯心安理得地点开系统界面已经到账了的大礼包,虽然现在是白天没办法变成人形,但是原身的记忆还是可以读取的,不同于天策的身体被隐藏的记忆,这次被肖涯点破之后系统直接连隐藏都懒得隐藏了,直接记忆灌输。一瞬间肖涯仿佛一下子穿越了时空,来到了那处清净祥和的青岩万花谷,他拜入杏林一脉,师从药王孙思邈,习太素九针,学万花七艺。

    春兰秋菊夏清风,三星望月挂夜空。

    不求独避风雨外,只笑桃源非梦中。

    那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万花谷仿佛近在眼前,但,很快,梦境破碎,山河沦陷,烽烟四起,万花封谷,但无数万花弟子远走他乡,只因大医精诚,他们从未忘却入谷时的誓言,悬壶天下,何惜己身?便是单修花间的师兄弟们也毅然离谷,执一杆判官笔,卫一方黎民安。单修离经的他也与同门们毅然奔赴前线,救助伤兵难民,以太素九针,夺阎罗生死。

    再后来,洛阳沦陷,长安陷落,他们虽是后方医者却也难逃兵灾,撤离不及的他在给上马的天策同袍挂上最后一个春泥、毫针之后,毅然决然的用最后一丝内力与迎面扑来的狼牙军玉石俱焚。内力耗尽的他死在了乱军之中,只是不知那浑身是伤的天策府的兄弟得了他的春泥与毫针之后可否安然脱身。

    肖涯看完脑海中的记忆许久方才回神,虽然从天策的身体的记忆里他早就知晓安史之乱的惨烈,但从万花的记忆中来看又是一番感触。看着记忆中的“自己”救济灾民肖涯觉得自己似乎也体悟到了那番医者仁心。其实当年游戏里有不少人是被万花誓词感动到去学医的,肖涯当初也动过那种念头,只是当时他也已经上大学了,总不可能再去考一次于是便渐渐忘却了,如今想来,那番医者仁心却是有些复苏的感觉。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肖涯的手缓缓按在心口,默念道:“我愿随师父行医,救济苍生。”许久之后肖涯才缓缓放下手,睁开眼睛,第一次直接接受身体的记忆,感觉还不错,能多体验一种人生,如此看来变成宠物也不是太亏。

    不过……宠物?肖涯四处张望了许久,mmp人影呢?系统!666你给我出来?饲主呢?任务对象呢?他怎么看着这四面八方都是树林子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啊?人呢?没人他怎么做任务?

    但任凭肖涯喊破喉咙,把他屏蔽了专心玩游戏的666都不可能回答他的。肖涯暗戳戳的在心底又给666记了一笔之后默默活动了一下他的新身体,适应了一下,这才磕磕绊绊地在地上蹦蹦跳跳地向前行去。嗯,小地图上显示那边山沟沟里有处小茅屋,虽然也不近,但他可以去落落脚,就算他现在是只松鼠也一点不想夜宿山林!跟吕布打仗都没这么恶劣的生存环境!毕竟,没有地方安营吕小布一向是直接熬夜的【滑稽】。

    肖涯不太习惯的双腿一起蹦地,踉踉跄跄地向着他的目标行去。

    大半天过去了,肖涯望着西沉的太阳,决定,就算今天没有进账他等晚上也要变回人形赶路!这松鼠的速度太慢了!虽然也有他现在不会爬上树跳的锅,但他绝不承认!他,一只松鼠,竟然恐高!真是日了哈士奇了!艰难地翻过一座挡路的小山丘,肖涯严重怀疑他今天还能不能感到地图显示的那个不是太远的小茅屋,望川跑死马,肖涯现在算是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就当肖涯想要放弃,一屁股坐下等着晚上化人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形者,皆以其胜胜者也……”

    肖涯的耳朵陡然间便竖了起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肖涯瞬间觉得自己满血复活了!竟然有人!!竟然那么近了!!!肖涯瞬间超常发挥的蹿了出去,越过高山,越过平原……额,其实就是一处缓坡和一道篱笆,咻的一下肖涯就扑到了那人的衣袍下摆,紧紧地抱住衣角,竟像是粘在上面了一样。

    肖涯感动地泪流满面,亲人啊!终于遇上活人了!

    肖涯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花抬起眼来望向那道声音的主人……乌黑的长发不修边幅地随意一挽,肤色白皙,一看就是读书人,唇色浅白似乎身体不是太好,就算是从肖涯这种号称毁颜神角度的仰视角来看这也是一个容貌清隽的男子,而让肖涯移不开眼睛的却是那双仿佛蕴含了整座星空的黝黑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