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什么?”吕布和肖涯同时站了起来,“德循他们没事吧?有没有和鲜卑大军发生冲突?”

    “没有, 鲜卑大军行迹并不十分隐蔽被高将军提前发现避开了他们的侦察, 陷阵营现在正在尾随查探鲜卑那边的情况,高将军派属下先行来报。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就好。”吕布不由松了一口气, 又重新坐了下来,只要陷阵营没有直接和鲜卑大军撞上就好, 虽然他很相信陷阵营的战力,但是陷阵毕竟人数太少, 可以做骑兵却不能当主力,就算陷阵将士皆是以一当十的好汉, 遇上鲜卑大军恐怕也要被重创,毕竟蚁多咬死象, 现在战争还没打响,他可不想还没开场就把自己手中最精锐的陷阵营给赔出去。

    得知陷阵暂时没有事肖涯也松了一口气, 那可是吕布以后称霸的班底之一, 可不能砸在这种地方。但肖涯又不由皱起了眉头, 看着吕布已经打开帛书在了解具体情况了之后,肖涯也偷偷召出了自己的系统地图, 看到地图上几乎坠在一起的陷阵和鲜卑大军, 肖涯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跟那么近……真的没有问题吗?

    虽然陷阵的潜行侦察是他跟着训练出来的, 但是以前尚且有他这个人形作弊器跟着, 就算有什么情况他也能临时作出变动, 现在只有他们自己去跟踪鲜卑大军, 还跟的那么近……肖涯还真是不太放心呢。肖涯仔细看了一下鲜卑大军的位置,心头更是升起了一丝疑惑,这个位置……高顺绕路了?他们原来是从西河附近出去活动的,可现在鲜卑大军的位置明明是冲着太原郡过去的……真让鲜卑这么不声不响地溜到太原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高顺他们是怎么溜达到太原附近的呢?

    “我等奉肖将军之命回撤,途经河东时听闻他们那边的异族也在迁移,似乎是去了王帐,鲜卑各部分散而居,秋季又是囤积粮食的季节,不遇大事他们是不会在秋季整合的,高将军觉得此事有异便放慢了行军速度,派出斥候四处查探,结果在太原境内偶遇鲜卑大军,高将军已经拔军跟去监视了,派了吾等前来询问,接下来要怎么办?”

    听了那斥候的话肖涯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路上有四处溜了一圈高顺都还没回来,不过该说真不愧是留名千古的陷阵营大将吗?竟然这么敏锐!见微而知著,看来对还可以跟吕布说一说给高顺的权力更大一些,毕竟吕布手下不缺将军,就差高顺这种智商担当,还要尽快提高一下高顺的话语权才行,不然恐怕他的话吕布不会听,毕竟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又看了一眼消声了好久了的系统肖涯忧心忡忡地思索着。

    “怎么办?哼,当然是让他们好看!”吕布的冷笑声瞬间唤回了肖涯的思绪,只见吕布看了看帛书,又抬头盯了一会儿帐中悬挂的地图,吕布腾地一下站起了身,扬声道:“正明!文远!全军整军,准备开拔!”

    “诺!”闻讯赶来候在帐外的成廉、张辽轰然应是,当即领命下去各自整军。吕布身上战意勃发,肖涯也不由跟着站了起来,嘿呀,做人的时候领军他更多的是在锻炼下面的人的能力很少能动上手,现在做狼他也要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虽然这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但……既然鲜卑敢把爪子伸过界,他就敢把它剁了!

    “啸月,大餐送上门来了。”吕布整了整身上的银甲,抄起一旁兵器架上的方天画戟,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肖涯也附和着仰天长啸:“嗷呜——”是呢,这可是大餐呢!不管丁原那边怎么想,反正他和吕布的想法这一刻是高度一致的,打死鲜卑再从他们手里捞一波牛羊马匹,既然敢挑战他们的权威,那他们就应该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对了!”吕布突然回过头来向那个传令兵问道:“肖兄呢?”肖涯原本汹汹而来的气势猛地一滞,嗨呀,他怎么突然又想来这茬了!

    “肖将军?肖将军在撤回来前就自己走了。”那传令兵当即答道,吕布听了皱了皱眉,但也没再追问,反正肖涯神出鬼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肖涯的身手自是不用他来操心的。不过……吕布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某只盯着案上的地图猛看的狼,不由摸了摸下巴,总觉得他的失踪时间和肖涯出现的时间莫名重合,难道世界上真的有精怪吗?吕布赶紧摇了摇头,肖兄那么聪明怎么可能跟这家蠢狼是一个人!看到某只狼已经开始无聊地按着自己的尾巴数毛玩的时候吕布终于打消了自己不知道第几次冒出来的离谱的猜测。

    正好此时成廉和张辽又回到了帐外:“将军已经准备完毕了。”

    “好!”吕布立刻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诸脑后,大步踏出营帐:“目标太原,全军开拔!”

    看到吕布离开肖涯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吓死人了!他刚刚差点认为要露馅了呢!真是要了命了,倒也不是不相信吕布什么的,他就是觉得被吕布知道他装了那么长时间的狼实在是太羞耻了!而且……瞒都瞒了那么久了,吕布知道肯定会炸掉的,还好又被他装蠢卖萌混过去了,这几年吕布都起疑好多次了,还好吕布也不敢相信他和人形时的面瘫脸是一个人,就是不知道这样装下去他还能装多久。唉~肖涯不由叹了一声气,看到吕布已经出了帐门肖涯也赶紧跟了上去。算了,不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吧,能瞒一天是一天吧,肖涯自暴自弃地想到。

    吕布带军冲着太原便奔了过去,当然在肖涯叼着锦帛往吕布面前放了无数次之后,吕布终于不情不愿的写了军报交给传令兵加急送入了丁原手中。丁原得了消息如何焦急暂时先按下不表,吕布此时却是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正兴冲冲地拿着高顺不时传回来的军报对着地图,指挥着成廉带着步卒前往太原,他自己却是带着骑兵准备先走一步,赶到鲜卑大军前面先去打一波奇袭。

    “少将军三思啊!”成廉吓得差点扑上去抱着吕布的马腿,让吕布放开了去折腾?开什么玩笑!就算有高顺的军报通风报信那也是鲜卑大军啊!吕布勇武是不错,但也不能以一敌万啊,他们就这么几百骑兵,就算再加上陷阵营一不小心也会被鲜卑大军包饺子啊,吕布要是陷在里面了,他有几个脑袋也不够赔罪的啊!

    “闭嘴!”吕布不耐烦地一勒马头躲开了成廉的阻拦,对着张辽使了个眼色,一挥马鞭带着身后浩浩荡荡的骑兵营就滚滚而去。成廉被张辽一拉阻挠不及,只能对着滚滚烟尘望而生叹,成廉懊恼地瞪着张辽道:“文远你这是作甚?!少将军要出点什么事情,你我怎么担待得起?”

    张辽浑不在意地撇了撇嘴凉凉地道:“正明,莫忘了,你我是将军的属下。”张辽没好气地冲猛地反应过来打了个哆嗦的成廉翻了个白眼,真是个糊涂的,就吕将军那种性子就算是亲父子也没道理容着别人越过他去管他的下属,他们在吕将军手下做事,他却想着怎么跟丁刺史交待,这不是给吕布找不痛快吗?现在吕布一心找鲜卑麻烦没在意也就算了,以后再不改他迟早要被吕布狠狠收拾一顿。

    成廉在张辽的提醒下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心中不由一阵后怕,他连忙拱手道:“多谢文远提醒。”

    “行了行了,咱们赶紧去太原吧。要是去的晚了免不了又要挨训了。”张辽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回忆,面皮子不由打了个颤。成廉也是一个激灵,连忙翻身上马大声喊道:“快走快走,都精神着点!”

    张辽也上马跟上了大部队,但他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眼吕布他们离去的方向,心中充满了跃跃欲试,好想跟将军一起去,截杀鲜卑可比守城刺激多了,啧,将军这么身先士卒让他们这些做属下的真是又敬佩又嫉妒,算了,希望鲜卑争点气能撑到太原吧,反正他也不可能私自跟上去,他要是真敢那么做,吕布那边倒还好说,反正就他一个过去他也不会介意,说不定还会赞他勇武,但……这要是让肖将军知道了……张辽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他永远不想再想起被三大纪律八大注意支配的恐惧!

    张辽连忙按下自己脱缰的思绪,策马游走在队伍四周,不想了不想了,他还是好好看着点吧,最近又来了一批新兵,可别让他们出了什么乱子,不然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将领,虽然将军心情好的时候很好说话,可肖将军却喜欢翻旧账啊!而且他还杀人不见血!那什么小黑屋虽然他没试过,但看看那些刺头从里面出来之后的惨状,他可不想尝试。张辽想着这些连忙约束好部队,跟成廉带着部队向着太原急行军而去。

    再说另一边,吕布带着骑兵行了日余,肖涯看着地图上所距不远的高顺等人与鲜卑大军,他一个健步冲到了吕布马前,回头对吕布吼了一声,吕布会意点了点头,肖涯立刻转头当先带路。吕布一挥手,沉声道:“噤声!”整个队伍猛然一静。只余下一声声沉闷的马蹄声急响不断。整只骑兵就仿佛一只幽灵利箭,无声地绕过鲜卑大军向着陷阵的方向行去……

    高顺放下手中刚掏出来的干粮,收起手中的武器,也急着坐下,等着肖涯跑到他面前,他便冲肖涯拱了拱手:“啸月兄。”

    肖涯高冷地点了点头打过招呼,便转头把自己身上藏着的地图卷轴扯了出来,咬开绳结摊开卷轴一巴掌糊在了地图上。

    高顺定睛一看,看了看肖涯爪子按得地方和他圈出来的范围,高顺严肃的表情皱了皱,随即猜测道:“你圈的是鲜卑现在的活动范围,按了两次,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另一个……是将军的援军?”

    “嗷呜——”肖涯点了点头认可了高顺的猜测,还是和高顺这种聪明人说话比较轻松,这要是张辽和成廉两个蠢孩子他们还不知道要玩多久的你画我猜呢。肖涯点完头之后随即又想起了一些事,连忙又拍了拍地图上吕布的位置,冲着高顺严肃的低吼了两声:“吼吼——”

    “嗯?”高顺微微皱眉,问道:“不全对?那……”高顺看到肖涯身上和吕布以及他的人形所穿的如出一辙的盔甲立刻猜到了一个可能:“援军是将军还是肖将军?!不,不对,肖将军说了有事情应该不会回来的那么快,所以……将军亲自带兵来了?!”高顺看到肖涯重重地点了点头之后原本就皱起来了的眉头瞬间皱出了一道深深的川字。

    高顺来回踱步,烦躁不已:“这怎么行?这里可是敌后!千金之躯不坐垂堂,将军怎么能轻易涉险!”高顺虽然烦躁但毕竟吕布做都做了,他身为下属不能过多指责什么,回头给吕布再多提醒提醒就是了,现在更重要的是应该怎么保证吕布的安全。高顺思索了一会赶紧又派出了十数陷阵,骑上马变作斥候尽量详实准确的打探鲜卑的敌力与动向,在不惊扰的对方的前提下力求掌控对方的所有动向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