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看什么呢?”嬴政看到肖涯望着车外出神, 忍不住伸手挠了挠肖涯的下巴问道。

    “喵——”肖涯软绵绵地应了一声, 没什么, 他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跟秦始皇一起见证他归秦的道路罢了。肖涯熟练地蹭了蹭嬴政的手,讨好地舔了舔他的指尖, 虽然他第一次那么做的时候被嬴政虎着脸教训了一顿, 但是从他虽然嘴上说着不要, 身体上却诚实地没有抽开手的举动来看, 肖涯还是get到了讨好嬴政的新花式。

    经历了两个月的相处目睹了嬴政日常变脸xn之后肖涯也已经开始习惯嬴政的间歇性抽风了, 用现代的话来说,嬴政,鼎鼎大名的始皇帝他就是一个——蛇精病!

    经历了两个世界, 虽然肖涯对于男神的崇拜还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 但是至少现在他已经不会见到男神就忍不住内心尖叫,像个痴汉一样了。嗯,他已经是一个有素质的穿越者了。——以上介绍来自完全忘记了自己差点被嬴政的名字吓傻了的肖小涯。

    总之, 肖涯现在有了一种迷之自信, 而且666离开之后主脑的冷酷无情也令肖涯在沉重的压力下迅速摆脱了自己的节操, 什么歪头杀、主动给撸毛、舔手指讨好做的是越来越顺,短短两个月俨然已经把自己训练成了一只温顺听话、善解人意的十佳猫界代表。而对于自己随风而逝的节操和一落千丈的底线, 肖涯也只能在夜深人静时躲在脑海里悄悄缅怀一下罢了,毕竟岁月是把杀猪刀,一绑定系统他就踏上了努力掉节操的不归之路啊!

    “还有半日就要到咸阳了。”嬴政将下巴搭在肖涯的背脊上低声喃呢道。

    肖涯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怪异, 这里可看不到咸阳城, 而且据他所知嬴政是生在赵国的吧?他从未到过咸阳, 那么他又是知道什么时候要到咸阳的呢?难道吕不韦什么时候说了,他没听到?但随即嬴政撸毛的动作就打断了肖涯的思绪,唔~舒服~别看嬴政成天私底下一副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的表情,但是他的学习速度确实是非常的快,比如在撸猫方面,在嬴政第一次不小心撸掉肖涯的毛,疼的肖涯用控诉的眼神看了嬴政半天之后,嬴政迅速掌握了撸猫的技巧和轻重。现在的嬴政已经可以撸的肖涯乐不思蜀了。

    什么?任务?emmm想起来再说!拯救世界?:)那不是他的业务范围~一统天下?那是始皇大大的工作,肖涯觉得既然对于嬴政他完全没有遗憾!他会遗憾吕布和郭嘉的死却永远不会觉得嬴政什么地方不圆满,因为他是始皇帝啊!那个生于赵国,幼为质子,却能在归国继承王位之后一举掀翻吕不韦,干掉嫪毐,软禁生母,横扫*的始皇帝啊!秦王扫*,虎视何雄哉!任何人都能有遗憾而嬴政,没有!

    就算秦二世而亡那也是秦二世的责任,始皇帝在世时天下噤声,无人敢反这就是证明!所以对于这个世界,肖涯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努力卖萌,抱紧始皇帝的大腿不动摇,安静的做一只乖巧的猫咪,始皇帝负责横扫*他负责给他喊666……emmm好吧,他喊出来的是喵喵喵,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肖涯表示这样的生活他很满意,操心了两个世界偶尔当当米虫,感觉似乎有点爽啊!

    哦,他也没有完全当米虫,毕竟……他是每天跑里跑外给始皇帝改善伙食的猫啊!至于为什么这么说……肖涯表示,赵国虐待人质!给的饭菜太难吃了!不是干巴巴的饼就是野菜汤,他们当喂兔子吗?!连续吃了三天野菜觉得自己也快成野菜了的肖涯果断爆发,踹了嬴政给他的晚饭偷偷摸了一张稻香饼开始啃。而同在一个屋檐下嬴政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肖涯把他给的饭给扔了,于是没用一天肖涯就被嬴政抓了个正着,结果当然是被责令一顿不准吃饭还被没收了稻香饼。

    而等嬴政吃完之后的第二天,肖涯发现——嬴政他自己也把侍者给准备的饭菜倒了幽幽地盯着他,完全不敢反抗的肖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自己的稻香饼拖出来和嬴政分享。后来时间一长,肖涯见嬴政竟然毫不关心他的饼是从哪里来的,肖涯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什么杂碎汤、金乳酥之类的也开始往外掏了,而且明教嘛,别的可以没有怎么可能没有干货!于是小鱼干也成了他和嬴政餐桌上的常备菜。

    都这样了肖涯还是见嬴政真的没有追究的意思,于是肖涯彻底放飞自我了,烧尾宴、出水芙蓉宴、转神餐。虽然在游戏里只是个道具可拿出来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宴席!一个可以吃好几顿呢!而且都是好吃的!既然嬴政都不追究肖涯又怎么可能亏待自己呢,至于跟着他吃的嬴政肖涯自然也是没有胆子拒绝的,于是短短两个月间嬴政的伙食水平直线上升,连以前营养不良有些消瘦的身体也渐渐壮实了起来,个子更是蹭蹭蹭的往上长,索性这两个月来变故太多,秦昭襄王逝世,太子柱继位,嬴异人被立为太子,嬴政和赵姬被赵国恭恭敬敬地恭送回国。

    这两个月为了回秦吕不韦也是忙得脚不沾地自然没空过问嬴政的情况,而赵姬……看看嬴政一看前面那驾马车就冷笑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没干好事了!什么?这样你还没明白?好吧,吕不韦也在前面那辆车上,这个队伍里的人都是吕不韦的人,这样说总明白了吧。

    又抬眼偷看了一眼嬴政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容,肖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闭上了眼睛,睡觉睡觉,这种事他才不掺和呢,有些人作死拦都拦不住。肖涯只是心底有些感慨,没想到嬴政从那么小就开始和吕不韦不对盘了啊,而且还那么有心机!那虚与委蛇的水平让他看得是目瞪口呆,肖涯一方面敬佩于嬴政的天才,一方面又有些心疼,始皇帝也不容易啊!在现代嬴政那么大的小孩子在干什么?基本上都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而嬴政呢?却要在各式各样的人之间虚与委蛇来换取自己的生活条件,也难怪他会养成那般独断专横的脾气,成就了日后的始皇帝,真不知该说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啊。

    肖涯如今也大概摸清了嬴政的脾气,其实嬴政这个人只要他不是故意掩饰其实很好懂,就比如说生气,嬴政最生气的时候绝对不是他阴沉着脸的时候,而是他冷笑的时候,至少……他肯表现出来生气你还有挽救的余地,比如说肖涯闯了祸嬴政会阴着脸看着他,直到他主动承认错误上来讨好他,而当他开始冷笑的时候……比如对于赵姬和吕不韦,他会戴着面具去见他们,让他们看不出他的任何心思,而再结合历史一想,肖涯只觉得吕不韦和赵姬最后会栽在嬴政手里绝对不是没理由的,从那么早就开始被嬴政惦记,而且,肖涯可以肯定,当吕不韦上了前面那辆车的时候他确实是在嬴政身上感受到了杀气的,令他都为之动容的杀气。

    虽然杀气一闪而逝,但还是令肖涯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嬴政就是嬴政,始皇帝就算还只是一个八岁稚童,他也是那个虎视天下、霸道无双的始皇帝。

    而肖涯闭上了眼睛,嬴政却无法合上双目,因为——咸阳快到了。他曾经在这座都城里生活了四十一载,就是在这里,他登上王位,从吕不韦手中夺回政权,横扫*,一统称帝,驱逐匈奴,四海臣服。正是在这里,他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便是已经经历过一次嬴政的心还是难以平定下来,越是得到过就越是难以失去,至少他还无法放弃手中的权利,无关其他,只因他是皇帝,故而这些合该是他的。只因这是赳赳老秦,所以这天下合该是秦国的!

    嬴政默默回想着如今国内的形势,其实真要说国中有什么人才嬴政是不认可的,秦之强盛皆始于商君变法,虽然最后他被自己推行的法制害到死无全尸,但那确实是秦国强盛的开始。昭襄王时文靠范雎,武靠白起,而昭襄王听信谗言逼死白起,其后又有范雎病逝,如今的秦相蔡泽虽无大过,但也从无大功,而在他看来,他身在相位于秦无功那便是过,对于蔡泽嬴政是不打算启用的,至少不会重用。

    而他的左膀右臂李斯如今恐怕还在楚国稷下学宫随荀况学习,而蒙氏兄弟年龄尚小,唯一能用的王翦如今恐怕也只是军中一小卒。没有任何人比嬴政更了解秦*功制度的严苛,在王翦还未出头的时候就算嬴政想用他也不是他一句话就提的上来的,毕竟领兵打仗打的不仅是兵、粮更是将,一位才华出众却没有功绩不足以服众的将领不如一位靠军功提升上来的将领更加能打胜仗。而且嬴政也不打算那么早把王翦提出来,毕竟战场才是将军的归途,他期待着曾经为他逐鹿天下的将领凭着他们的军功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刻。

    而且……嬴政望着车帘外若隐若现的咸阳城墙,他仿佛已经听到了城中的喧嚣,不着急,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如今的王是孝文王,他那个便宜老爹都还只是太子,他还有五年的时间周旋,不用着急,毕竟他还是个孩子,不是吗?嬴政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无论是孝文王还是他的父亲都是软弱无能的人,一个偏听妇人之言的人和一个狼狈地从赵国逃回秦国的败犬他还没有放在眼里,不过……废物也总有废物的用处。

    嬴政默默回想起自己关于华阳夫人的记忆,嬴柱偏宠华阳夫人几乎到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地步天下皆知,如果不是被美人迷了心智,他也不会轻易的答允嬴异人成为太子,毕竟一个身在他国为质的公子能在太子柱心里有多少地位闭着眼睛也想得到。既然嬴柱那么信任华阳夫人那他不妨从这方面做文章。然而……嬴政皱起了眉头,对于华阳夫人他竟然记忆极少!只记得那似乎是个很有气质的女子。

    嬴政皱了皱眉,但随即又放缓了表情,华阳夫人是在他继位十多年后才去世的,还是他下令将其与孝文王合葬的,这一点他还是记得的,能在那么多年共处一地的情况下还没有被他记住,这便足以证明这位华阳夫人绝对是一个聪明人了,毕竟,对于自己的性子嬴政还是知道的,他可不信任任何人,在他继位到加冠的那段时间里被吕不韦限制了权力的他几乎看到谁都要先怀疑一圈,这个恶习甚至到他死都未能更改,但是嬴政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的错处,人无完人嘛,他是皇帝,自然是要别人来迁就他了。

    而就在他那样敏感的情况下华阳夫人依旧没有上他的黑名单,足见这是一位看得清自己身份的人,她是王后是太子夫人她就会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捧出一个属于她的儿子、太子,而当她成为太后她就不会再妄想自己不应该拥有的东西,甚至因为朝中混乱而彻底龟缩。嬴政的心中念头急转,如果可以,这位华阳夫人倒是可以成为他的合作者,他一向不关心宫闱之事,但是在这咸阳宫里他毕竟需要一个聪明人帮助现在地位尚低的他稳定局面,这样他才能放开手脚亲自下手干涉朝政。

    而华阳夫人恰好是一个足以压得住整个咸阳宫的人,而且她是个聪明人,更重要的是——她不会插手朝政!嬴政很快打定了主意。这次回宫和华阳夫人接触过之后,如果合适他就可以暂时摆脱吕不韦布下自己的棋局了,毕竟他还有个太子父亲做靶子,而且谁会关心一个八岁的孩子呢?

    嬴政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而车帘外也传来了士兵的盘问声——咸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