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先生从咸阳回来怎么没有去见阿母?”嬴政状似亲热地执臂问道,问出的话却颇为尖锐。 ̄︶︺sんцつ

    吕不韦还没开口就被嬴政噎的说不出话来,但他转念一想,嬴政再怎么生而有异现在也不过是个八岁小儿罢了,又怎么能够清楚赵姬与他之间龌蹉,不过是童言无忌关心他罢了,再者家中来客,嬴政年龄尚幼,嬴政会认为他会先拜访赵姬也无可厚非。吕不韦想通这点脸上尴尬地神色终于褪去少许,但仍是不太自然地笑道:“公子说的哪里话,夫人已经歇下了,不韦先来探望公子不是理所应当吗?”

    “哦?阿母已经歇下了?那么早吗?”嬴政顺口问道。

    “哈哈,许是累了吧。”吕不韦随意地糊弄道,随即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也注意到了趴在案边的肖涯,不由奇怪的问道:“这是野猫?公子怎么养起这些东西来了?”

    “不过是个畜生罢了,燕丹非要救它,政看着平日里无聊就顺手讨了回来,全当个乐子,不喜了一脚踢开便是。”嬴政低着头答道。

    吕不韦看着嬴政“唯唯诺诺”的样子状似漫不经心,实则鄙夷地点了点头,内心却是嗤笑不已,生而有异又如何,还不是凶残暴虐,没有人欺负便连只畜生也不放过,着实可悲。身为秦王孙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原时来时见他目有野心还当其可以利用,今日再见竟只剩暴虐再无上进,看来也只能如嬴子楚一般沦为他手中的货物罢了。

    吕不韦不屑的想着,口中却仍是关切地问道:“燕丹?可是燕太子丹?听说那位公子今日已经开始专门请了先生前去教习了,公子可也要开始习字了?”

    “习字有什么好的?政才不愿与他一般被人拘着什么都做不得呢。”嬴政似乎十分不屑一顾地撇嘴道,但是一直安静如鸡地趴在地上却时刻注意着嬴政的肖涯却看到了嬴政低垂的眼睑下遮掩的恶意与讥讽,这些自然不是朝着学习去的,那么自然便是朝着吕不韦去的。

    但吕不韦却仿若无觉地拂袖起身道:“罢了,公子既然不喜欢那便不学了。反正这事也不急于一时。今日天色已晚,不韦就先行告辞了。”

    “恭送先生。”嬴政当即作揖热情地送吕不韦出了门,脸上还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不舍之情。但他的心中却是从吕不韦进门的那一刻便冷笑不止,若是要让嬴政说他最恨的三人是谁,除了吕不韦、赵姬、嫪毐绝对不假他人。赵姬毕竟是他的母亲,他无法对她做什么,但是吕不韦和嫪毐在嬴政心中却早已判了死刑,仲父?假父?就他们也配?前世他之所以只是将吕不韦流放而不是处死也不过是想让他痛苦的活着罢了,现如今既然他挡了他的路,那他也不介意让他提前去死。

    嬴政直到吕不韦远去,看不到背影时才抬起了垂着头,再不收敛眼中汹涌的恶意。呵,真是装的一副忠臣义士的模样,他方才不过是在试探他罢了,就算他说他想要学习,吕不韦也必会找理由推迟,倒不如他直接拒绝让吕不韦看轻他,等回了国内他才更方便行事,而且……识字这种事他真的不打算再来第二遍。像这种事吕不韦上辈子可不是没干过,他可是连他成了秦王之后都不愿让他学习治国之道的吕相呢!他说他没有坏心?呵,骗鬼呢?而且……嬴政望着吕不韦离去的方向微微眯眼,那边可不是离开的方向吧?那是——赵姬的院子!

    嬴政冷哼一声转头回了屋里,嘭的一声关紧了房门,早有预料的事罢了,对于赵姬,他早该习惯了。不过,嬴政刚一转头却直对上了一双异色的眼瞳。

    ……嬴政觉得他一定是疯了,否则他怎么能从一只猫的眼睛里看到关切?!嬴政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之后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他可不相信一只普通的猫能这么聪明,还有人的感情!是猫妖吗?嬴政好奇的提起了关切地望着他的猫,但触手的湿冷却让嬴政忍不住皱起了眉。“啧。”嬴政嫌弃地又随手找了一件麻布衣胡乱给肖涯擦了擦皮毛上的水。

    肖涯一脸懵逼地任由嬴政对着他上下其手,不是,这走向,是不是有点不对啊?他不是正在关心嬴政吗?这种时候内心受挫、刚刚送走自己仇视的“大魔王”的小朋友不是应该把他抱在怀里哭唧唧地求安慰、倾诉心事吗?为什么嬴政的注意点会是他身上的水?虽然擦干了确实舒服,可是……这真的是正常人的脑回路?说好的套路呢?

    就在肖涯还在思考他是不是走错了套路时,嬴政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你是猫妖?”少年的声音还未褪去童稚,然而低沉的语气却令人不寒而栗。肖涯猛地僵在了原地,但紧接着又放松了下来,不是,少年,谁给你的这种错觉?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不知道吗?emmm好吧,始皇大大是老祖宗不知道这些很正常,但是他肖涯可是新世纪的五好少年,鬼啊神啊的,不存在的:),他信的是马克思主义,坚持的是科学发展观……总而言之,他不是猫妖就对了!

    看到肖涯的反应,嬴政突然来了兴趣,“不是猫妖?”不得不说他捡到的这只……唔,姑且称之为猫吧,他捡到的这只猫其实挺好懂的,虽然一张猫脸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他的眼睛却是诚实得很,什么心思都写在眼里,再加上他一双金蓝异色的眼瞳澄澈非常,可以说是什么情绪都表现的明明白白的。虽然他尽力的表现得不那么紧张,但是嬴政却几乎可以从他眼睛里读出别再问了别再问了的可怜兮兮的求饶。

    嬴政突然伸出手把肖涯提溜起来,抛上天转了好几个圈。突然之间天旋地转的肖涯吓得喵喵直叫,这特么太刺激了!不知道他连过山车都不敢玩吗?轻功飞低点还好,飞高了他都会恐高,所以说!始皇大大求你了,求别再扔了!被嬴政抛上天强制三百六十度转体外加托马斯回旋的肖涯生无可恋的在空中瘫成了一摊烂泥任由嬴政抛着玩。太特么刺激了!等肖涯被嬴政放下来的时候,肖涯觉得他已经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了,要不是吃的少他觉得他能把今天的晚饭都吐出来!

    肖涯:喵生餐具.jpg本喵已死有事烧纸。

    嬴政看着肖涯瘫倒在桌案上,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没有攻击力,没有攻击性,可以养。于是就在肖涯在思考自己要不要离家出走保命要紧的时候,嬴政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不管你是谁,记住你的命是我的。”嬴政眼睛微眯,这么弱小的生物他一只手就能捏死,也就不存在会脱离他的控制的情况。他曾经一统七国却难以找到一个可以交心的人,如今他重生一次,七国他会再次握于掌中,一个可以陪伴他的生灵他也要!他是皇帝,不是寡人!这么一个不会泄露他的秘密又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还可以听懂他的话的生物……既然来到了他面前就不用再想着逃跑了!

    嬴政低沉冷凝的声音吓得肖涯一个哆嗦,再抬头便见嬴政幽幽地盯着他的眼睛,肖涯不由一愣。他是不可能从嬴政的眼睛里看出他的情绪,毕竟那双深邃的眼睛如果不是他自己想要表露某种情绪的话其他人实在是很难从中看出任何端倪。如果是其他人被这么一双眼睛注视着大概会吓得瑟瑟发抖有口难言。但是肖涯他本身就是曾经令鲜卑畏如虎狼的天狼将,所以说其实他本身就是个傻大胆,而且……这具身体的直觉告诉他嬴政对他并没有恶意,或者说,对现在的他没有恶意。

    所以肖涯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于嬴政的话肖涯甚至没有半分恐惧,本来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刷嬴政的爱心值来的,所以他才会在刚穿过来那么虚弱的情况下拒绝看起来十分有爱心的燕丹,而死扒着一张死人脸、恨不得把他踢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嬴政不放手,这么想来嬴政说他的命是属于他的这也不过分嘛~本来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嘛。

    于是肖涯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是的男神,你都对男神,他的命是你的男神。两个人就在那么迥异的思维之下诡异地达成了一致。

    肖涯大概永远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给卖了的,而后来肖涯偿清积分变回人形被嬴政锁在咸阳宫中的时候才是真的欲哭无泪。他真的没想到始皇帝的占有欲那么强啊!tat

    随着肖涯点头嬴政冷凝的面色终于缓和下来,嬴政轻柔地将肖涯抱进怀里低语道:“记住了,你是朕的猫,永远都不能离开朕。”虽然这已经可以说是嬴政两辈子以来最温柔的拥抱了,但是几乎没抱过人的嬴政依旧让被他抱在怀里的肖涯感到十分不舒服,被这样抱着实在是太难受了!但是想起自己遥遥无期地还债之路肖涯还是咬了咬牙撑了下来,反正他一定要在666回来之前把积分刷成正值!萌都卖了还在乎这点不舒服吗?

    肖涯现在是一点都不敢反抗嬴政的任何举动,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男神真不愧是千古一帝、乾坤独断的始皇帝!从小就不容别人反对!简直比他更像猫主子!肖涯他自己虽然没养过猫,但是他上大学那会儿帮学生会里的一个小学妹养过啊!那只暹罗猫可以说是猫主子里的猫主子,半点容不得不称意,连水凉了一点都能大发脾气,拆家能力绝不逊色于哈士奇。所以肖涯对于怎么给嬴政顺毛还是有点心得的。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字——惯!而且……不惯你有什么法子,人家现在是主子!

    肖涯颓废地把自己瘫成一堆任由嬴政抱在怀里当火炉带上了床,呵呵,别问他为什么是火炉,嬴政!你的脚丫子!往哪伸的!很凉的你知不知道?!

    肖涯默默地偷偷扒拉着嬴政压着他的腿,一边回忆着当年青葱的学生岁月,唉,多水灵的小学妹啊,可惜……他把人家当朋友,前面不确定会不会加个女字的那种,可是人家呢?人家把他当闺蜜!肖涯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点错了哪个技能点,隔壁班的一个小学妹玩妖号都被一群七五万围着喊男神,只有他……明明精六插八、手法犀利、能撩能骚,却从来都被定义成闺蜜?!想起自己走了三个世界依旧单身的经历肖涯突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人生啊!真特么的可悲!

    嬴政一边再次将自己的腿搭上肖涯身上,偷偷眯眼看着他敢怒不敢言地自认为悄悄把他的腿推下来,一边想着日后的事情,今年他已经八岁了,他记得上一世就在今年昭襄王逝世,他和赵姬被赵国恭恭敬敬地送回了国。虽然对于随后继位孝文王,也就是他名义上的爷爷感到不屑一顾,那个草包可没有能力和胆魄发兵攻打赵国,但是对于他听从华阳夫人之言立他的父亲嬴异人为太子,迫使赵国把他送回去这种于他有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拒绝。

    嬴政直接伸手将苦苦挣扎地肖涯按进自己怀里,感到这个折腾的小家伙终于老实了之后,嬴政也真正闭上了他的眼睛,什么事情都要等回了秦国再说。他需要更多的自由……回了秦国他才好放开手脚,过去能用的人他这次可以更早的启用他们,这一次秦国一统六国的步伐将更加迅速,任何人都再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秦国,他嬴政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