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看着面前面露不悦的燕丹和全身毛炸起的猫心中冷笑,呵,竟然还是个能听得懂人话的?不过畜生就是畜生,连他主子的半分本事都没有,这就炸毛了,看看燕丹,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呵,真不愧是燕太子丹呢,才这般年纪就学会给自己带上伪善的面具了。也是他当年见识少才会被这样拙劣的演技骗到,看看他低头时眼中闪过的算计和嘲讽,啧,他这是在从他身上找自尊吗?

    嬴政微微垂眸敛去了眼底不加掩饰的讥讽,他倒是不在意自己身上粗糙的麻布衣,虽然他后来富有四海、一统天下,但是毕竟这些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他从来不是吃不得苦的人。

    是的,他并不是燕丹口中的阿正,他是嬴政,来自数十年后的嬴政。他虽未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但是衰老的恐惧促使他下令派徐福东渡寻觅长生不老之术,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破落的屋檐时他就知道他应该已经死了,死在东巡的道路上了。那种死亡逼近的无力感令他再重新睁开眼的两天中都神情恍惚,不过幸而在这里也没几个人关心他的异状。至于赵姬……嬴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当初他对她尚有一分濡慕,如今再次见到那个根本毫不关心他的□□,他的心中早已没有了半分怜悯。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回到他尚在邯郸为质时,但是重来一次他自然可以做的更好,而那些曾经胆敢背叛他的人这次他不会再给他们任何机会!赵姬她若是乖乖地做她的王太后他自然会网开一面将她视若无物,但她若是胆敢再来那么一出……那就休怪他翻脸无情了。

    而嬴政没有想到的是他来了两日,赵姬日日闷在屋中悲春伤秋他一直未能得见,反倒是在他醒来的第三日一个他已经快要忘了的人却来找他了,那就是——燕太子丹。对于燕丹嬴政的感情也是很复杂的,当年邯郸为质燕丹与他同命相怜,二人得以以好友相交,后来归国缘分也就淡了,但他心中始终记得有那么一个红衣少年,可他不曾想他等到的不是曾经的友人而是刺秦的荆轲。

    嬴政本来还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面对现在的燕丹,但是当他没用多久便看清了燕丹眼底的不屑时,什么幼时情谊都成了笑话,这燕丹根本就没将他当做过朋友!要是说嬴政会为此感到悲伤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嬴政心中唯一燃烧的只有怒火。从他挥师扫荡*起他就没有朋友,自然不会为此感到伤怀,但是还从来没有人胆敢那么欺瞒戏弄于他,这令嬴政感到十分愤怒。

    不过就算心中再怎么愤怒嬴政也知道,身为燕太子的燕丹在这邯郸城中的地位多少也比他这个仅仅是个公子的赵政强得多,暂时与他交好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故而在燕丹来找他出去游玩时嬴政并没有一口回绝。

    不过……嬴政望着自己裤腿上扒着的白团子一时陷入了沉思,他到底是把它踹开呢踹开呢还是踹开呢?

    虽然经时日久但是嬴政可以肯定,他上辈子绝对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而燕丹也绝没有在他眼前演过这么一出,所以说……不是他故意安排的?嬴政迅速扫过燕丹眼底毫不作伪的惊讶与一闪而逝的厌恶,嬴政心底立刻有了答案。所以是因为他重生才会出现这么一出过去没有发生过的事吗?

    嬴政微微低头,终于肯细细打量起腿上那团被尘土、稻草和它身上的血迹沾得脏兮兮的猫,纤弱瘦小的身量显然还只是一只小奶猫,身上斑驳的血迹看不出是怎么弄出来的,品种也看不太出,不过显然不是随处可见的野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那双金蓝异色异瞳,正如他的重瞳一样这都是异象,不过这样的异象出现在一只猫身上……那就很可能会被视作妖孽了。嬴政看着裤腿上挂着的小奶猫,不满的轻啧一声,真是麻烦,这种异象,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真是可悲呢。

    不过……嬴政终于肯屈尊降贵将扒在腿上的肖涯提溜起来抱进了怀里,罢了,看在他刚刚挠了一把那个碍眼的燕丹却死死地扒着他的份上,他且就勉勉强强养这个弱的可怜的小家伙两日吧。就算奖励他还算有两分眼力吧。嬴政脸上虽然不露声色,但是心底还是对于这只捡来的小猫打了燕丹的脸选了他的行为有两分赞赏的。他可是始皇帝,天下奇珍皆归于他手不才是应该的吗?

    嬴政勉为其难地抱起了这个拖油瓶,脸上的脸色却仍是一片黑沉。燕丹捂着手上被抓出来三道血痕勉强地笑道:“哈哈,看来它很喜欢阿正啊,真是可惜呢,丹还想养在身边呢,不过既然他喜欢阿正那就麻烦阿正先代为照顾一段时间了。丹知道阿正不喜欢这些畜生,不过看在它身上有伤未愈的份上阿正就代我照顾它一下吧。”

    燕丹虽然这么说着,看上去仿佛是个热爱小动物的温柔少年,但是嬴政又怎么会错过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嬴政心中微哂,罢了,毕竟它是为了他得罪燕丹的,他的所有物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嬴政一转手将手中的小团子塞进了怀里,也不在乎会不会弄痛它身上的伤口,一脸不耐烦地道:“罢了,朕就先养两天吧。过两天伤好了估计也就自己跑了,也不知道你怎么就乐意往家里捡这些养不熟的白眼狼。”

    燕丹笑意盈盈道:“我就知道阿正心地最好了。”言语间却是避重就轻根本不去理会嬴政的问题。嬴政心中冷笑,这燕丹还真是会装,若是这畜生敢伤了他他早就把它剥了皮扔出去了,不过燕丹显然也是没安好心,他会不知道他那秦质子府若不是有吕不韦不时打点他早就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饭了,又哪里有东西喂给一个畜生,而且他表现得那么不情愿,显然带回去就不知道把它丢到哪里去了,燕丹肯把它交给自己显然就是打着他把它带回去就扔墙角把它饿死的主意。啧,也不知道当初他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竟没看出这人的蛇蝎心肠。

    嬴政一边在心底哂笑自己当年的天真一边装作开心地跟着燕丹到处游玩起来。而刚刚被系统的恶意糊了一脸,又被始皇帝的嫌弃气到炸毛的肖涯也就着这种不舒服的姿势蜷在嬴政怀里沉沉睡去,嗯,他的伤还没好需要多休息。什么?刚刚抱小腿的猫是谁?不存在的,反正不是他。

    肖涯再次醒来是被嬴政毫不怜惜地把他扔到案上的粗暴给震醒的。肖涯刚睁开眼就看到嬴政从一脸少年意气地不耐烦,瞬间变成了古井无波的面瘫脸,惊悚得他毛都炸起来了,喵喵喵?!嬴政大大你是那么喜怒无常的吗?怪不得人家都说伴君如伴虎,原来那么小的始皇帝就开始难伺候了吗?

    肖涯突然想起他刚刚似乎为了跟嬴政而不是跟燕丹走扒住了嬴政的裤子……肖涯低头看了一眼嬴政裤腿上被挠了一条道子的裂痕,肖涯顿觉前途无亮,mmp他撕了大佬的裤子,大佬不会把他做成猫肉火锅吧?

    嬴政看着案上不知何时呈上来已经冷得发硬的一小块胡饼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个被他揣回来的小家伙身上。感受到嬴政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实际上心里已经慌得一匹的肖涯瞬间抬起了脑袋:“喵~?”

    嬴政原本伸向胡饼的手微微一顿,原本毫无波澜的目光一时有些微妙,这个小家伙……是在讨好他?嬴政本人是没有任何照顾小动物的经验的,他早期做质子的时候是没有条件养,后来做了皇帝是没有闲心养,毕竟比起一统天下这种大事,养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玩物丧志。不过他没养过不代表他没看别人养过,当年阿房宫中的宫妃们不少都喜欢养些小动物逗趣,猫更是不少,不过嬴政一向对这种不亲近人又骄傲的动物没什么喜感,连讨好人都不会的宠物还不如外面的硕鼠呢!

    嬴政曾经一直认为猫这种动物是需要人哄着却从来不会讨好人的废物,毕竟它们的每一个行为都显得那么高高在上,而其本身却脆弱非常,当年扶苏也曾养过一只猫,不过在有一次被发现扶苏手背上被挠出来的血痕后,那只猫就被他命人溺死扔出咸阳宫了。所以对于肖涯讨好他的举动嬴政是感到有一分新鲜的,虽然他从登上皇位后就从不缺恭维、讨好,但是一个骄傲的物种的讨好,他还是十分受用的。

    嬴政勉为其难地转过手来揉了揉肖涯的脑袋,漫不经心地笑道:“怎么?你也会讨好朕?就那么喜欢朕?你们不都应该更喜欢燕丹那个调调吗?”

    肖涯被嬴政不经意间的邪魅一笑吓得虎躯一震,有听到嬴政的话肖涯觉得自己的内心瞬间慌成了狗子,妈呀!始皇大大这话是满意呢还是不满意呢?总觉得这话怎么那么像威胁呢?他继续卖萌会不会被认为太谄媚被掐死扔出去,他要是高冷了始皇大大不满意他的反应他是不是也要被打死?肖涯脑海中各种念头疯狂刷屏,但是他一想系统的名字于是牙一咬心一横——乖巧坐好,脑袋微歪,很好,角度完美,眼神pulingpuling然后——“喵~~~”软糯糯地叫完之后肖涯还自暴自弃地拿脑袋蹭了蹭嬴政的掌心。

    呵呵,节操?那是什么?有本事你来啊!面对始皇大大的威严普通人早就吓尿了好不好!嗯,他这是敬业精神,绝对不是恶意卖萌!面对生死危机(大雾)肖涯终于走上了卖萌的不归路。如果这一刻666在肯定会感动的泪流满面,但很可惜……666正在被关禁闭,而接替666的主脑表示——你谁啊?别耽误我拯救世界!

    而肖涯的另一位观众——嬴·铁石心肠·萌物免疫max·富有天下什么都不缺·政面对这一幕只是沉默了一秒,面无表情地慢慢地收回了手,正当肖涯内心忐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嬴政猛地起身一把拎起了肖涯的后颈毛。

    肖涯瞬间吓得全身僵硬,啊啊啊!怎么办?他是惹怒了始皇大大吗?他要被灭口了吗?他要被做成猫皮大衣了吗?不过就算肖涯再怎么害怕他也是没胆子像对待燕丹那样去反抗嬴政的,毕竟……那可是秦始皇耶!谁敢跟他杠正面?!嫌自己活太久了吧?他要是敢挠他会被嬴政把猫爪子剁下来吧?五马分尸?腰斩?凌迟处死?嘤嘤嘤,好恐怖,666快来救他啊!

    就在肖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脑补了些什么快把自己吓哭了的时候,肖涯只觉自己的身体猛地失重,嘭的一声掉进了水中,与此同时嬴政嫌弃的声音传来:“洗干净!朕可不养那么脏的猫,自己洗干净了再上来。”

    还不等肖涯体会到劫后余生的喜悦,被池水淹没的恐惧就瞬间夺走了肖涯的注意“喵!——”嬴政你个瓜娃子!!!不知道猫不会游泳吗?!!!啊啊啊,救命啊!难道他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淹死回系统空间了吗?!

    当肖涯挣扎着喝了一肚子水爬上池塘边的青石板时,肖涯一下子在青石板上瘫成了一滩猫饼,终于,得救了!被肖涯凄厉的叫声吓了一跳的嬴政,看到肖涯的怂样也不由嘴角抽搐,虽然说这好像是他的锅……但他怎么会错!果断是这只猫太笨不会游泳的错!嬴政用不屑一顾掩饰着自己的底气不足道:“真蠢!也就朕肯养你那么蠢的猫!快点跟进来!不准把毛再蹭脏了!来晚了就不给你东西吃了!”

    说着嬴政便转身回了房间。而幽幽地望着嬴政的背影的肖涯终于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熊!mmp有本事你给我养只会游泳的猫!也是小爷!换只猫早让你淹死了!虽然内心狠狠地唾弃了嬴政点成了负数的养猫天赋,但是肖涯还是立刻站了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嬴政身后跑进了屋子,噫,这也是没办法的啊!谁让人家是秦始皇咯~统治技能点点满了就好啊。

    含着一把辛酸泪,跪着也要刷积分的肖涯在寒风中打了个哆嗦立刻追了上去,人家是饲养员,还是他男神,还能怎么办?惯着咯~乖乖蹲在地上没敢上案弄湿嬴政的桌子的肖涯矜持地吃着嬴政分给他的半张胡饼,其实内心已经哭成了狗子,嘤嘤嘤,男神只有一张饼都要分他一半,突然好感动怎么办?这叫什么来着?口嫌体正直?傲娇?啧,突然又粉转脑残粉了怎么办?

    不过嬴政的下一句又瞬间把肖涯的感动打的粉碎:“从明天起自己捉老鼠去,别好吃懒做。”

    好-吃-懒-做?!捉老鼠?男神你是不是对猫有什么误解?虽然知道老鼠却是是在猫的食谱之上但是肖涯表示——他真的下不去嘴啊!所以说今天是看在它第一天进门的份上才给他饭吃的吗?肖涯觉得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封建地主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的剥削了。肖涯心底泪汪汪地忏悔道——奉孝我再也不嫌你吃的差了!比起始皇大大光让卖萌还不给饭吃你提供的伙食简直是天堂待遇!

    这种时候唯有系统刚刚发来的提示还有一点点温暖了——“滴——主宠关系已绑定,奖励100爱心值,请宿主再接再厉。日常任务已发放,请宿主自行查看。”emmm后一句就无视吧,自行查看什么的,他已经习惯了tat。正当肖涯啃着胡饼,看着系统,抚慰着自己受伤的心灵时,一道粗犷又不失威严的声音远远传来:“哈哈哈,公子有没有想我啊?”

    正当肖涯一脸懵逼时,只见上一秒还在一脸嫌弃地啃胡饼的嬴政瞬间换上了一副惊喜的表情起身迎向了径直推门而入的男人:“吕先生怎么来了?您也不先说一声,政也好亲自去迎接您啊。”

    啥?吕先生?难道是……吕不韦?!!肖涯嘴里的胡饼一下子掉了出来,一双异瞳惊得都快瞪成了斗鸡眼。妈耶,这有点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