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么回事?”肖涯一边在林间奔跑一边向666询问道:“系统不是可以检测世界吗?666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666闷闷的声音传来:“不知道。”

    “嗯?”肖涯奇怪道:“系统不都是很厉害的吗?而且刚刚不是都说世界线变更了吗?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变更?”

    666没好气地回答道:“你真认为系统智能就能为所欲为吗?我们是正规系统,有操作守则和考勤标准的!你还有心情管那么多,看看你的积分!都成负的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肖涯沉默了两秒,幽幽地问道:“……怎么又变回正太音了?刚刚不还是东北大汉吗?所以……666,哪个是你本来的声音?”

    “……当然是正太!我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是东北大汉!我那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引起注意懂吗?!”666色厉内荏地驳斥道,紧接着不给肖涯插嘴的机会继续解释道:“我只是系统的智能,我们这些系统上面还有主脑管理呢,系统的基本规则都是由主脑直接设定的,我们这些下层的智能根本没有操作权的,监视世界线也不是我们这些低级智能做得了的。”

    666郁闷道:“你也不想想就我们这么点小内存,游戏下多了都嫌卡,我为了玩消消乐还删了神庙逃亡呢!我怎么可能做得来监视世界线那么高大上的事情来,就算设定了关键词,一个世界那么庞大的数据流也绝对不是我们这些低级系统处理得了的!系统的机械提示都是主脑写进我们的基本程序的,刚刚的提示也是主脑直接发布的,不然我早就在你那么做之前就阻止你了。”

    再想起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宿主说的那番话,666觉得他的cpu都要烧了!他刚刚没阻止绝对是因为cpu过热宕机没反应过来!666越想越来气,怒不可遏地教训肖涯道:“你看看你都给荀彧和郭嘉说了些什么?!他们可都是牵扯着世界线的关键人物,主脑那边可是时刻盯着的!就算现在还没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以后世界线铁定偏得更远!你是想让我把裤衩子都赔进去吗?我今天就告诉你了!这个世界就算了,反正偏都偏了你就可着劲折腾吧,只要别把中华民族折腾没了主脑肯定不会二次追责了。以后做事之前想想自己行不行?就算你和我死不了你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必死更可怕的事?!以后不准这么做了知道不知道?!”

    666问完之后一片寂静,666默了一会儿,不由再次唤道:“宿主?听见了吗?应一声啊!”666喊着心里却有些犯嘀咕,他不会是把宿主吓哭了吧?不应该吧,他那么可爱的正太音就算生气也会被原谅的吧?宿主应该不会那么胆小就被吓哭了吧?他是不是有点太严厉了?666正检讨着自己的行为时……

    肖涯的声音幽幽传来:“所以说……你一直掉线,实在偷偷玩游戏吧?还是玩消消乐?你一个人工智能还玩消消乐?还卡?人工智能的脸呢?”

    666静默一秒瞬间原地爆炸了:“所以说你根本没有在听我在说什么吗?!我的重点是这个吗?我玩消消乐怎么了?我就是卡怎么了?人工智能就不能卡了吗?还不是因为我积分不够不能给自己升级才卡的吗?你要是好好做任务不被扣积分我能这么惨吗?本来带完你我就能升级了结果呢!看看你干的好事!辛辛苦苦干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肖涯轻叹一声,突然柔声道:“可是我无法坐视不理啊。666你可知自汉末及三国大汉人口的变动?”说完不等666回答肖涯的声音陡然增大,咬牙切齿道:“从五、六千万到一千余万,其间甚至一度少于千万啊!”

    666不由默然,他知道人类总会为了自己的同类死去而悲伤,却也为杀死自己的同类而自豪,就算他的数据中刻写了再多的人类情感的数据,他也无法产生如人类一样的情感,所以当他看到方才还能孤注一掷地怼系统、改世界线的肖涯现在却因为这简单的一句话而悲伤时他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

    肖涯却没有因为666的沉默而停下来,肖涯已经停下了狂奔的脚步,闭上眼睛认真的同脑海中的666说道:“我会心存畏惧,心生恐慌,但我绝不会为我所做的事而后悔。666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因为想要苟活所以才会带着系统不断地活下去,但同样正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不甘平庸!华夏绵延五千载不是因为我们的民众有多强,而是因为我们有一颗永不放弃的心,永不放弃希望,永不放弃同伴,永不放弃民族的尊严。”

    说到这里肖涯突然笑了起来,“666你知道吗?中华民族曾经一度危亡,可是最后却是我们融合了其他的民族,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是炎黄传人,龙的子孙啊……无论在何等境地下我们都不会忘本。”

    肖涯将目光投向山林之间,一瞬间666差点认为他的宿主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这无尽山河,看尽了这动荡的天下。肖涯轻笑道:“666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我的父母常年驻守边疆,我曾经恨过、怨过,但,我最后选择了尊重。因为他们守护的是那些养大了我的人啊,是那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人们啊,正是因为这些可爱的人们他们才会选择放心的离开吧?现在他们不在我身边……也该换我来守护这片土地,来守护这片土地上可爱的人们了。”

    666看着肖涯嘴角仿佛重逾千斤的笑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他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对系统商城弃如蔽履的人,也是他见过第一个宁愿不做系统任务倒贴积分也要去做某件事的人,666无法理解肖涯的感情,但是从肖涯的表情666知道,宿主正在做的事情,对于他而言大概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到他甚至可以不顾自己未来可能面对无尽的麻烦仍然要坚持去做,666知道他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去劝动肖涯,那么他或许可以……

    “我知道了。”666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肖涯的回忆,他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因为什么,或许他还是一个愤青吧~只是,被666的声音突然惊得回过神来的肖涯一时有点懵逼,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了?

    666随即道:“宿主我只是一个卖萌系统,你如果需要更有力的支援我可以向主脑申请调剂谋士系统或者争霸系统来协助你,那些系统都拥有世界豁免权,你完全可以放开手去做。”

    “不是,你等等!”肖涯连忙阻止道:“别别别,我就是一时心血来潮,666你很好,真的,我真不是干大事的料!卖萌系统可好了,积分容易刷,任务容易做,有人养,有人逗,不用自己赚钱买房买车,我可满意了,真的!”

    肖涯的话瞬间逗乐了666:“真的?”

    听到666上扬的尾音肖涯顿时放下了心,这下应该不会走了,可放过他吧,趁他们喝醉酒了忽悠一波郭嘉他们就够难的了,再来一次他铁定被打脸,这么高难度的活来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非要折寿十年。肖涯连忙接着拍666的马屁道:“真的!当然是真的!这么可爱帅气正太音的系统我哪舍得你走啊,这么好的系统我上哪找去啊~666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嗯哼~”666语带笑意道:“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求我了,那我就留下好了。”肖涯顿时松了一口气,呼,可算劝住了。紧接着666突然严肃起来的语气瞬间让肖涯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宿主!主脑处算世界线变更是会清理世界的,世界线变更完毕到主脑开始清理世界大概需要一到三天的样子,看来我们这个世界的任务要提前结束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有什么要做的赶紧安排好。虽然我们这边已经提示变更完毕但是事实上世界线的变更牵涉到的东西太多,想要确保世界可以继续稳定发展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就算我们有机会再回这个世界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多少年之后了,所以宿主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啊!”

    肖涯猛然瞪大了眼睛,随即又很快镇定了下来,还好还好,虽然没了积分没办法变回人形和郭嘉告别,但是一天的时间足够他处理好很多事情了,他当时都认为系统会直接将赶出这个世界呢。肖涯镇定地点了点头:“好。”不过肖涯随即又迟疑地问道:“……666你没关系吧?”他不舍得666走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毕竟他相信并不是每个系统都像666那么好说话,还会为宿主着想。如果666真的因为他而被惩罚,那他会为此感到愧疚的。

    666立刻回答道:“也没什么事啦,真的宿主,你是我带过最不误正业的一届!你要是感到愧疚就好好做任务吧刷积分吧,下个世界肯定难度超高,你可长点心吧你,玩脱了一个世界线下个世界就是主脑指定了,任务难度肯定不低,我可能要被关禁闭,你自己多小心点吧。”

    “还要关禁闭啊……”肖涯的心情也不由有些低落,但是从666虽然郁闷但是并不怎么悲痛的声音来听应该后果也不是太严重,所以肖涯虽然愧疚但仍只是点了点头,便再次闷头先前跑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既然改了世界线那么他就要放手一搏了!他可没有做事做一半的习惯!对于666……大不了以后的任务多刷积分、做任务补偿他好了!反正……就是卖萌而已,节操什么的……大概是可以扔的掉的吧?

    肖涯奔跑在林间,666和他都消了声,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他与666现在是共荣共生,经此一事,何分彼此。

    肖涯回收机关鸟后一看,顿时知道关窍出在何处了,他没想到他当年在并州救下的人中竟然还有贾诩!贾诩竟然应下了差事亲自下水暗中保护教导刘协!这着实出乎了肖涯的预料,贾文和不是一向洁身自好,绝不轻易沾染各种麻烦的事情吗?

    虽然事情的走向十分诡异,但是有贾诩出手肖涯还是可以放心的,毕竟贾诩此人轻易不会出手,而他一旦动手便一定是想好了一切后路,出手狠辣一击必杀,绝不给对手留半条活路。刘协有贾诩相护教导,想来足以成为一位合格的君主了吧。毕竟,就算刘协少了胆气,少了决断,贾诩也会帮他做出最好的决定吧,毕竟是能在兵戈四起的幽并辗转求活了那么多年的毒士贾文和啊!

    肖涯感慨一番后当即抱着笔给贾诩写了回信,顺带提了一句曹操便住了笔,相信以贾诩的眼光与能力必然可以领会他的意思吧。将机关鸟设定成单程之后肖涯将带着他的信的机关鸟放飞,看着它飞向洛阳的方向,而其中的内容……自然是写了以肖涯的口吻分析出的群雄割据的局面,甚至附带了曹操从占领青州到一同北方的战略计划,肖涯做完这些才微微放松了一些,该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听天命吧。

    做完这些肖涯这才有时间又偷偷跑回了郭嘉的茅舍,趁着他和荀彧小憩未醒留书告别,只言欲游历天下,归期不定,有缘再见。随信还有肖涯从666那里讨来的一枚万花丹,那本是原身晋升谷中高级弟子所得,原应由系统收缴,不过被666偷偷拿了出来给了肖涯,由药王亲手所制的丹药,虽不至起死回生但续命延寿还是做得到的,有这枚丹药在郭嘉的性命应该也有保障了吧。

    做完这一切肖涯才终于可以完全松了口气,还不等他放松完想要跑去洛阳看一眼现在的吕布,只觉眼前一黑,他已经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