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将乱,天子蒙尘,吾等学子,何去何从?”郭嘉的声音宛若暮鼓晨钟,一字一句敲在肖涯心间。肖涯心中虽然颇多触动,但开口却是风轻云淡:“涯只是个大夫,不过……身在此间,不过先求自保罢了,涯可不像君等,心怀天下先。”肖涯说着不由露出了一抹自嘲地笑容,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如果不是他在这里死了最多返回系统空间影响一部分的任务完成度罢了,他可没有胆量插足这三国乱世,毕竟那可是仿若踩在刀剑上起舞,一着不慎便尸骨无存,他可不一定有这般胆量。

    不过既然他不会真的死去,那么他也就有了这份底气争这一番风起云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为人子,为人臣,当于世所求不过平安喜乐、功成名就、流芳千古、扩土封疆。如为学子自当择明主、平贼乱、开教化、安社稷。”

    “吾等当如是!”荀彧抚掌赞叹道。

    郭嘉亦是眯眼调笑道:“肖涯兄不地道啊!总是说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大夫,莫非肖涯你见过哪家的大夫能说出这番话?而且……你觉得我等是穷者还是达者?”

    肖涯笑了笑却并没有接郭嘉的话,他虽是大夫但万花七艺还是都有涉猎的,而且谷中多雅士可不是隐士,虽然万花谷中的客卿大多寄情于山水,但是大唐江湖哪个不晓朝堂事,哪个不知天下义,否则也就没有安史之乱武林众人同心戮敌,也就没有浩气恶人共释前嫌联手救国。不说他比郭嘉他们多了两千年的见识,单单大唐江湖的经历就让他不至对天下大势一无所觉,但,这一切他自然不会对郭嘉他们说起。

    于是肖涯微微一笑便带过了这个话题,至于郭嘉的另一个问题……那并不需要他来回答,因为郭嘉心中早有决断——他们都只是穷者啊!于这天下风云际会间何人不是棋子,何人能脱此棋局?乱世既起他们都只是一枚自身难保地卒子,不过……纵是卒子他们也要以这天地为棋盘杀出一条血路来!有些时候,一枚小小的卒子便足以搅动风云了!

    肖涯敛目轻笑道:“前有何进乱政,后有董卓霸朝,如今天子蒙尘,人心浮动,然天威仍在,大汉四百载根基仍固。如今董卓虽然在洛阳作威作福,但朝中必有忠义之士奋起而击,天下忠志之士亦不会坐视不管。只待时机成熟,有人振臂一呼,必然万众景从,群起而攻之。然……”

    “然什么?”听到肖涯突然停顿郭嘉忍不住连声催促道。

    肖涯轻叹一声,颓然道:“然诸侯之中有忠义为国者,亦有居心叵测者,而且……如今能佣兵一方者又有几人能一心为国,又有几人是真心忠于汉室的?”肖涯话音落下,室内一时寂静,便是荀彧也一时无言,他是忠心汉室,但出身世家的他同样清楚,荀家从来没有把宝全部压在皇室身上,若是真的出现能一统天下的人,荀家虽不会直接效忠,但也绝对不会拒绝给予那人一些帮助,毕竟……百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啊,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家族的延续更加重要。

    肖涯默了半晌又兀自开口道:“讨董之战可胜董,却难以灭董,而且……董卓狗急跳墙,天子的处境恐怕更加难熬。”

    “那该如何是好?”荀彧眉头紧锁急切的追问道。

    肖涯抿了抿嘴,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他虽然知道历史但是历史与事实总是有所偏差,而且他也不能随意做出太过准确的“预言”,他必须有理有据,否则他就不是一个可知天下事的大才,而是一个妖言惑众的神棍了,人们总是对于未知的事物充满恐惧,他还有其他的计划,可不能冒这种大险。

    “然董卓新败必人心浮动,一旦讨董大军散去,已有败绩的董卓势力内部必生矛盾,到时其外虽散,期内自破……这段时间不会太短,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而且讨董之战必然群雄并起,到时是忠是奸,有无才德,一看便知,何为明主一眼可辨。”肖涯目光发散道。

    “何人可为明主?”郭嘉突然冷不防地问道。

    “曹孟德。”肖涯毫不犹豫地答道,虽然吕布也算得上一方诸侯还与他感情深厚,但是肖涯从不是因私废公之人,而且吕布有多少斤两他心里也是有数的,就算他把郭嘉荀彧忽悠过去给他保驾护航开的了国,他的性子也治不了国,开疆易而守土难岂是随便说说的。至于为什么那么拥戴曹操……肖涯也是有原因的,曹操本来的志向只是大汉的大将军,而且虽说他是乱世之奸雄但前面也还有一句治世之能臣,而且历史上他至死没有称帝,可见曹操此人忠心还是有一些的,只是汉天子实在不争气用不了他罢了,对此肖涯是没有半分闲话说的,毕竟他觉得如果他是曹操衣带诏那档子事出来之后他也要把那小皇帝弄成傀儡皇帝,毕竟,太伤人心了!

    肖涯一向认为曹操是三国的奸雄亦是大汉的能臣,而且比起袁绍的刚愎自用优柔寡断,曹操的用人不疑知人善任显然是他最大的资本,细细对比三国并起的群雄绝对没有比曹操更适合结束这个乱世的人了,而且历史上也正是曹魏结束了这纷扰乱世,可见曹操本人是没有政/治上的重大过错的。本身就能一统北方的曹操只需要稍加引导他便足以用最快的速度结束乱世,而其本身令人诟病的挟天子而令诸侯,只需有人对汉献帝稍加教育,身为陈留王时便胆识过人的刘协绝不至于长歪成后来那般模样,曹操也不至于非要总揽朝纲,可以说是生活的颠簸磨平了刘协的天子气概,也灭绝了他压制得住曹操的可能。

    肖涯目光微闪想起他寄往洛阳的书信心中不由一时忐忑,虽然当年是说过认印不认人,他如今消失了八年之久,他培植自己的势力也不过三年,当年在吕布身边他会这么做也不过是想给那些食不果腹的并州百姓们多一条活路,根本没有想过从中得到什么,后来等那些被他安插出去的人可以自给自足后他也就不再过多过问了,甚至就连吕布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隐于暗中的势力,他也不知道,那些当年口称要奉他为主的人时隔八年还会不会理会他的传书,毕竟,他需要他们接触的是大汉的天子啊!

    “又是曹孟德?”郭嘉惊异的声音终于唤回了肖涯的思绪。“为何是他?难道此人真有什么值得你们如此另眼相看的地方吗?”郭嘉万分不解的追问道。

    肖涯微微一愣这才想起如今的曹操还没有献七星刀刺董,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宦官之后,不过……肖涯的目光扫过眼前面露不解的二人,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恶意的微笑,他似乎记得这两位后来一个是慕名已久主动前往自荐,交谈之后便君臣相得,还把自己的好友都拽下水的曹操的子房,另一位更是被举荐后与曹操一见如故甚至出同车坐同席的好基友。不过,现在他们两个现在似乎都对曹操不怎么感冒啊!

    肖涯嘴角恶劣的笑容不由逐渐加深,哎嘿突然不想跟他们多说了,好想看他们日后自己打脸的样子:)一定很有趣,肖涯思及此本来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拐了个弯,只是轻笑道:“曹孟德自有过人之处,奉孝不如自己观之~”

    郭嘉看到肖涯意味深长的微笑突然有些发冷,突然不想知道了怎么办……总觉得新认识的好朋友似乎在想什么不太好的事情,郭嘉默了一秒连连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他若真是有过人之处日后自然声名远扬,嘉何必特意去探听。”

    肖涯微微挑眉,哦?竟然没有一时意气鄙视曹操?警惕性挺高啊,该说是郭乌鸦的直觉吗?肖涯戏谑地笑道:“好啊~到时候希望奉孝还能说出曹孟德并无什么过人之处的话~”

    郭嘉忍不住学着肖涯翻了个白眼,如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没看出来肖涯是在挖坑给他跳,准备看他自己打脸的话那他就不是郭奉孝了,不过郭嘉也更是好奇了,这曹孟德到底如何给了他这么大的信心的?郭嘉打定主意回去就让人去探听一番。而此时郭嘉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肖涯既已选定明主又将如何行事以匡社稷?”

    肖涯似乎已经习惯了郭嘉的步步紧逼,脱口而出道:“兴义兵而诛□□,据青州而养根基,奉天子而令诸侯!”

    肖涯脱口而出的话令郭嘉和荀彧都不由面露惊异,兴义兵而诛暴乱这个没毛病,若不是他们本身手里没兵没名望没有号召力他们也会这么做,毕竟汉天子终究是汉天子,为人子民臣子的,见主蒙难怎可不救?据青州而养根基可以说是专门为曹操而选定的方针,这一点从戏志才如今的做法来看也知这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也是最适合曹操这种没有根基的人崛起的方式。

    不过肖涯这最后的那一句奉天子而令诸侯却是让他们一时摸不着头脑,而且荀彧甚至差点就想开口反驳,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代天子而令诸侯,实乃大不敬,但荀彧随即转念一想,天子岂是那么容易迎奉的!如今洛阳之中董卓之患虽说必如何进一般难以长久,但是已经有这两个前车之鉴在那里了谁还敢去染指天子之尊?

    郭嘉亦是震惊不已,他的战略中向来少见天子的踪影,平日战阵推演也多是兵行险着显得格外桀骜不驯、目无尊上,但他想不到肖涯看似温温和和像文若一般的君子,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耸人听闻。

    肖涯自然看到了他们二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转念一想也很快明白了他们在想什么,肖涯不由失笑:“你们在想什么,我说的是奉天子又不是挟天子,天子年幼忠臣摄政本是常态,借天子之威平定天下,待天子及冠再还政于朝有何不可?”

    “你怎知他能还政天子?”郭嘉步步紧逼地问道,郭嘉不相信肖涯竟是那么天真的人,手握权柄尝到过权力的伟力的人又怎会轻易放弃到手的权力?这不符合常理!而且经历那么多的离乱,天子又怎么会轻易相信他人,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被称为忠臣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担得起摄政之责的!

    肖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太理想化,但是他同样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有可能实现的!如果他的一切思虑都是黄金乡的幻想他也不会那么说出来,更不会去做,他不可能用天下争战去给自己虚构一个梦境,他本就不是沉迷幻想的人,他既然做了,便必然有所依仗!

    只见肖涯轻笑道:“若天子明德呢?”看到郭嘉与荀彧投来的疑惑的目光肖涯轻声道:“若天子有文景之姿,便是他不愿天下依旧会是天子的,他是大汉天子啊,只要他一日是大汉天子,朝堂之人效忠的便是天子,臣子毕竟是臣子,只要天子明德天下尽可归心,便是有人想做王莽,那也要天子是孺子婴才可以啊。”

    “而且……”肖涯眉目轻阖,“若是能做周公,谁愿意去做王莽呢?便是有再多权柄不过镜花水月一触即碎,名垂千古还是遗臭万年,我相信一个可以代天子平四海的人足以分得清楚各中轻重。”肖涯说出来的话他自己也只信了五分,说再多也只是觉得啊,乱花渐欲迷人眼,到时候还能不能保持冷静谁又能说得清呢?那可是天下啊!

    肖涯言罢郭嘉与荀彧也不由沉默了,郭嘉倒是无所谓什么,只要天下安定他不介意中间运用什么手段,也不在乎最后天下的主人是谁,而且他本身就是玩弄人心的好手,他用计弄险玩的就是人心,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就是肖涯这么天真的说法他却是愿意相信的。人心毕竟是憧憬美好的啊!对于肖涯的想法他不尽苟同却同样欣赏。

    而荀彧听了肖涯的话却不由开始心思浮动,肖涯的话着实触动人心,而且他的话也确实给他带来了一些新的想法,与其让天子大权独揽在他最脆弱的时候面对虎狼环饲,不如择一位不失忠心又有能力的明主奉天子而令诸侯,为天子扫平障碍,虽然也有可能养虎为患,但是只要天子有一定的能力,再加上有与他相同的人辅助,便是那位摄政大臣真的有什么坏心思对付一个“吕不韦”总比对付“天下诸侯”来的轻松。

    一时之间三人都无言起来,气氛变得诡谲难测,肖涯微微皱眉,第一次见面气氛那么僵可不太好啊,而且……肖涯的目光从他们二人身上滑过,唔……毕竟一个是他男神一个是他曾经也十分喜欢的人,他就多说两句好了,肖涯突然轻笑出声,拉回了荀彧与郭嘉二人的目光之后突然语气轻快道:“为何光是我在说?奉孝和文若不打算说说自己的看法吗?”

    便是郭嘉也一时没反应过来肖涯这跨度颇大的话题跳转,他微微一愣旋即才笑了起来,自谦道:“你这把话都说完了嘉和文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嘉还有一事不明,还望肖涯解惑。”

    “嗯?”

    “虽然董卓必死,然洛阳城中魑魅魍魉横行,何以迎奉天子?”

    “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如今天下离乱,再迁一都又有何妨?”肖涯一言惊醒梦中人,是了,迁都!若是以往提出迁都必然被天下忠义之士群起而攻,但如今洛阳被何进与董卓折腾的千疮百孔、糜烂不堪,想必天子也是愿意迁都有一个新的开始的。迁一座都城换大汉再次中兴,想必天子是不会拒绝的。

    而能劝得动天子迁都的人本身在天子心中也必然是倚重之人,故而肖涯所说的奉天子而令诸侯的双全之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实现。想通这一层荀彧突然心头火热起来,虽然他志在匡扶汉室,但如今天下动荡纵使他们可以对天下大势推测一二但谁也不敢说自己的推测就绝对不会出错,他们也不过走一步看一步罢了,荀彧心中虽有信仰却也常感前路迷茫,今日肖涯的话于他却是如曙光乍现,荀彧不由击掌赞叹道:“然也!肖涯兄此言大善。”

    肖涯微微一笑,却不再言语,荀彧当初董卓事发后也建议曹操迎奉天子打的也是同他一般的主意吧,只可惜他只看到了外敌的忧患却忘记了他所做的一切亦需要天子能用才行啊,一心为天子扫平障碍的他却忽略了天子的教育问题,被磨平了棱角、磨灭了志气的刘协又怎么担当得起荀彧的明君,恐怕也是因为看得出天子无能,他最后才会在曹操称魏王前自缢而亡吧,毕竟一个是他原本属意的周公,一个是他想要辅佐却扶不起来的天子,他的内心也很痛苦吧。只希望……他的存在能够修正得了这些悲剧。

    肖涯心中牵挂着洛阳的事不再言语,郭嘉却是开口了:“你们两个还是太天真!便是你们能做到那一步又如何?便是你们为天子扫平了一切障碍也不代表他能成为光武帝!文若、肖涯你们莫忘了,当今天子年纪方轻,久经动荡,无人教导,甚至他是被何进推上这天子之位的!他真的能治理的好这天下吗?更何况,挫折最是磋磨人的胆气、意志,天子面对何进、董卓一再忍让,虽说忍常人所不能忍方可为人上人,但谁又能说得准天子会不会在一次一次的忍让中变得真的懦弱、阴柔呢?”

    “奉孝你?!”荀彧没想到有一天会听到自己的小伙伴这么诋毁天子,他想要斥责他的不敬,但是他的心底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是的,郭嘉是对的,那种环境便是伟岸的大丈夫也不一定敢说自己守得住自己的本心,更何况天子还只是一个性格尚未定型的幼子。

    肖涯也忍不住侧目,既然现在郭嘉能看出问题的症结,那么所以说原本历史上的郭嘉也早就看出来了吗?但他却没有将这一切告诉荀彧而是依旧在默默地支持曹操?……肖涯微微向后移了两寸,他一直认为郭嘉和荀彧关系很好的呢,没想到,男神你是这么坑朋友的男神!虽然说早年荀彧和曹操的关系一直很好,但他可不相信郭嘉真的看不出他和曹操最后很可能分道扬镳,可是他却没有说过……肖涯觉得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嘉说错了吗?”郭嘉微微挑眉,荀彧张了张嘴,但他发现,他无法反驳。

    肖涯微微垂眸,出言缓和道:“事在人为,只要有人悉心教导想来天子必然担得起天下重担,毕竟那是陈留王啊,当年以稚子之姿面对何进逼宫而临危不乱的陈留王,就算历经风霜骨子里也是有大汉的傲骨的吧。”

    “你……”荀彧想要说天子虽然曾经是陈留王但如今再这样称呼总是不太好,但看清肖涯脸上的表情时他却突然消了声,实在是因为……肖涯此时的表情,太冷静了,冷静地仿佛没有表情的僵尸一样,从进屋起一直笑盈盈的肖涯突然露出这幅表情,实在是让人接受不良。

    而肖涯之所以表情变化那么激烈的原因却是系统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提示音——“滴——检测到世界线发生重大变动,时空规则剧烈紊乱请宿主纠正世界线,请宿主纠正世界线,请宿主纠正世界线!”尖利的机械提示声吓了肖涯一跳,他上一个任务跟吕布讲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没出事,他还一直认为改变历史是没有关系的呢怎么现在才和郭嘉他们说了那么两句系统突然就反应那么激烈了呢?可是肖涯并不打算做出改变,他早就问过系统了,系统并没有销毁宿主的选项,所以说他的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而其他的惩罚……肖涯已经不在乎了!他无法坐视三国乱世的烽火连绵百年不息,这不是英雄主义,这只是责任,身为炎黄子孙的责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任何一个心怀怜悯的人都无法坐视百年烽火、十不存一的惨状在自己的故土上上演。他也做不到路遇白骨,安步徐前,他知道三国归晋后百里无人烟,五胡乱华,生灵涂炭。他知道百万黎民流离失所,易子而食。他知道这是一个英才辈出又陨落了无数英雄的时代。正因为他知道他才更不能坐视不理,是好是坏,是对是错,他只求尽己所能求一个心安理得!

    肖涯猛地握紧了拳头,陡然扬声道:“文若,你所忠者是汉天子还是这天下黎民苍生?”不待荀彧回答肖涯便语速迅疾地继续道:“大汉天威莫过汉武,争夷扬威,四海皆臣,天下共仰!天子如舟万民如水,无水之舟,何以谓舟!君忠天子莫过于其为正统,然自夏禹以来天下更迭变换,谁又可称正统?所谓正统莫过于万民所向,万族所仰,为君者唯有忠于万民方是正统!文若兄,若是有一日大汉名存实亡,君所忠者是孤家寡人、令天下流离的汉天子,还是万众一心、只求平安的大汉百姓?君王无道而万民讨之,这天下本就不应是一家之天下,而是万民之天下!”

    肖涯一番话可以说是极其大逆不道的,这若是被天子知道是足以杀头的谋逆之言,而荀彧更是从未听过如此离经叛道又言之有理的说法,一时之间竟呐呐难言。但从他失神落魄的神色上来看他也绝对是把肖涯的话听了进去的,所以他才会神色迷茫,难以自已。肖涯见好就收,他本来就没指望改变荀彧的效忠对象,一个人的信仰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尤其还是荀彧这种人,他就算一时怀疑自我但也肯定就会坚定自己的信仰,毕竟肖涯的三言两语还不足以彻底改变他。但这样就足够了,肖涯需要的只是他心里有这么一个概念,只要他心里有一份百姓的位置,以荀彧的性子,他就会去尽可能的为百姓多留一条生路。这就足够了。

    肖涯转向郭嘉,突然勾起了一抹诡谲的笑容:“奉孝善识人心?”不待郭嘉应答肖涯却忽然变脸,冷颜道:“观奉孝用计占尽险字却每每出其不意言之必中,这是因为奉孝你在把自己当成你的对手,算尽人心,故而算计世事,但……奉孝,最是难测是人心,君可是将人分为几类,再观其行为处事以算其后事?”

    郭嘉不由自主的轻微点头,但却骤然反应过来全身僵硬,一向是他算尽人心何时有人竟然看透了他的一切,还是说……他的计两真的那么容易被看穿?“不是。”肖涯陡然出声解答道,看着郭嘉瞬间瞪大了的眼睛肖涯原本沉重的心情突然放松了许多,在他看来郭嘉绝对是心理学的祖宗级人物,仅凭一个人的性格就能判断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未来的决定,在现在的人看来确实有些惊悚,郭嘉也是借此来推测用计的,故而后世也有人叫他郭乌鸦,说谁死谁死的技能绝对不可能是无凭无据的。而此刻肖涯却凭着历史的前瞻性叫破了他的手段令他如此惊讶,如果说他心中没有一分得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肖涯却不知道系统警报之后会做什么,故而……

    肖涯唇角的笑容转瞬即逝,正色道:“奉孝观人莫看其行而观其心,唯有知其过往晓其行事方可断其心向,而且任何一个可能的外界刺激都会改变一个人所做出的决定,所以奉孝,日后你若想算计人心就必须给他创造出最合适的环境,唯有你自己能够保证这个环境不会改变,你所算计的人才会按照你所计算的方向行进,永远不要将希望寄加于可能!你善识人心,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将你说看到的可能用你的手段将其固化成一定。唯有这样你才能化险为稳,保全自身,而且……你身体不好还是少用这种方法的好,太耗费心力了,涯还想送给你一句话……莫要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肖涯气势也觉得这句王熙凤的批语送给郭嘉并不合适,但,至少他想让郭嘉少操点心免得把自己的身体玩坏了的意思应该已经表达到了吧?现在的郭嘉还是停留在用一个人的性格来推测一个人的行事上,但很显然心理学从来不是简单的只是研究心理,环境同样重要,而肖涯这番话所想告诉他的就是把握环境,以大势压人。虽然他最喜欢的谋士是郭嘉,但是他也必须承认,郭嘉用计唯险唯奇,这也让他的计策时常让人觉得太过诡谲阴翳。

    然而从长远来看阴谋手段永远不如阳谋大势来的光明正大,来的冠冕堂皇,所以肖涯想要给他的男神最好的,正如他会教给吕布兵法战阵、教他行兵布阵一样,他不是强行改变他们的能力,而是因势利导将他们的长处更加完善起来,因为……如果他真的改变了他们的本质,那他们就不是他的男神了,吕布正因为骁勇善战、桀骜不驯才是吕奉先,郭嘉正因为善识人心、肆意不羁才是郭奉孝。

    他不会改变他们的决定,他所能做的只是帮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们成长,仅此而已。

    当666惊慌的声音在肖涯心底响起时肖涯是突然如释重负的,他竟然跟郭嘉和荀彧那么说话,还是说了那么多不成熟乃至可笑的话……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像现在那么勇敢了吧?肖涯心下不由苦笑,他又不是主角为什么会突然那么感情用事呢?荀彧和郭嘉要是真把他的话听到心里去了……大概世界线会完全偏掉吧?他又不是嘴炮强者怎么就突然那么多话了呢?难道是……因为爱情?

    肖涯觉得他对郭嘉大概是真爱了,连吕布他都没说过那么多!甚至他最后死的时候他都没和他家吕小布说上一句话!肖涯突然想起吕布,如果说在此之前世界线都没有偏掉的话,那么……吕布竟然还是走了原来的历史?!肖涯突然有点暴躁有点想要打人,昨天夜里拿到消息听说董卓乱朝的时候他还觉得似乎哪里不对,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吕布的关系,他教了他那么久他竟然又走了老路?!肖涯突然累觉不爱了,看看他和郭嘉荀彧聊两句就能改变世界线,而他教了吕布那么久他竟然一点进步没有?!肖涯突然感受了智商差距的森森恶意。

    “啊啊啊!宿主你到底做了什么?!”666惊得变了声了正太音陡然在肖涯脑海中炸响。

    肖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在心中抱怨道:“你能不能小点声!”刚刚皮了一波嘴炮了郭嘉和荀彧的肖涯觉得他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无限膨胀的肖涯面对系统的异变现在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甚至还有心情调侃666道:“嘿~怎么?不休眠了?”

    “休个屁!”一向怂若狍子的666飞快的翻完系统日志之后立刻就原地爆炸了:“宿主你怎么这么皮?!你咋不上天呢?!你还记得我是什么系统吗?你还记得你的任务是什么?你瞅瞅你都干了啥子?!你连主宠关系都特么没定下来,你还给我玩改变天下大势?你竟然还真把世界线给改了?!你咋这么能呢?”

    听着666连方言都飙出来了的肖涯自然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于是认错态度十分良好,连666对他爆的粗口都没介意,连连应是道:“是是是,我可能了,我最能,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嘞。”

    “……”666突然沉默,mmp虽然知道他是想安抚他为什么总觉得他在怼他?

    肖涯脱口而出之后也突然反应过来……他似乎又皮了一波?emmmm他还是闭嘴吧。哦对,他还能回答666的问题呢!于是……

    666:“你……”

    肖涯:“我皮,不上天。”

    “……你”

    “你是卖萌系统。”

    “你……”

    “任务我下次一定记得做,我保证……”

    “你特么给我闭嘴!”被打断了三次的666直接用东北大汉音在肖涯脑海里咆哮道:“你特么还想有下次?你信不信再来一次我打断你的腿?!老子别的干不了投放世界的时候把你从天上扔下去摔断腿还是做得到的你信不信?!老子下次直接把你扔狗窝里让狗养你你信不信?!”

    肖涯:【安静如鸡.jpg】

    等到系统咆哮完,肖涯才谄媚地笑道:“666大爷,您骂累了不?要不咱们歇会儿?”

    “累你妹!”666一看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宿主就莫名来气:“老子不累!有你这种宿主老子怎么敢累?一眼看不见你敢上天上把太阳给我翻个个去!”

    “其实从天体运动学来讲我们每天看到的太阳都翻了个个,还是360度的。”肖涯小声嘀咕道。

    “你!”666对于他的宿主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是在跟他讨论天体物理学吗?他不知道地球是绕着太阳公转的吗?!用得着他给他科普?!

    “滴——世界线已变更完毕,检测到触发点为洛阳,系宿主所引起的变化,请宿主尽快前往查探,避免世界崩塌。”

    机械的系统音瞬间浇灭了系统的怒火,世界线变都变了,他还能做什么?看着系统界面缩水到负数的系统积分666一阵心累,嗨呀好气哦,上个世界不务正业也就算了,这个世界还能作成这样!这绝对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宿主!没有之一!

    不过……“洛阳?”666疑惑的问道:“你才来一天吧?你跑洛阳干了什么?不对,地图都没开,你不可能跑去洛阳了啊!”

    肖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听到系统说触发点是洛阳他还挺惊讶的呢,毕竟他还一直认为是他跟荀彧郭嘉说的话引起的呢,不过好好想想他确实也没有说什么超出郭嘉和荀彧见识的东西,不过……最后爆发的那一段话却是十分过火的……至少以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的身份来说十分过火,肖涯现在突然有点想穿回去掐死前几分钟的自己,什么都不清楚瞎激动什么?!现在好了,玩脱了吧!

    不过666的问题他还是要回答的,肖涯不太好意思地苦笑道:“我给洛阳寄了一封信,本来就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还改变了世界线……我真没想到他们那么给力。”

    “==”666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竟然不是宿主自己动的手……说好的世界的自我修复能力呢?被哈士奇吃了吗?他又不是拯救主角/配角/炮灰的系统,什么时候也能弱化世界规则了?是他一不小心多了某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吗?666用0.01秒自检了一遍系统之后发现……他还是正常的,所以说,他的这个宿主果断有毒吧?连世界线都那么轻易就被玩弯了……他大概是他见过最不务正业又成就非凡的宿主吧。可惜……改了世界线有什么用?!他又不是那方面的系统!这下好了,世界线变了他不仅没有奖励积分还要被倒扣!回去还要给主脑写说明报告!不知道人工智能最头疼的就是写报告吗?他们的创造能力不及格啊!!!666现在的表情大概是——这样的【手动再见.gif】

    “肖涯兄?”郭嘉的声音突然唤回了肖涯的注意,肖涯回过神来只见荀彧还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但是大概已经大体冷静下来了,面上还是能够挂上一副他一贯的微笑了,虽然……笑得有点僵硬。

    “啊?”看到肖涯有点呆的样子郭嘉也不由笑了起来:“肖涯你这事干的可不地道啊!扰乱我们的心思你自己却跑到一边去神游天外了,着实可恨!不过……你的心思嘉已经知晓了,人心啊……人性啊……总不过是人啊~”看到郭嘉一副笑眯眯地样子肖涯突然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就连一旁魂不守舍的荀彧也对他露出了一抹真诚的笑容,他们并没有责怪他的失礼,而且荀彧和郭嘉那双含笑的眼睛分明是在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他是在引导他们认清自己的不足补足自身了。

    肖涯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想哭,真不愧是善识人心的郭奉孝啊,真不愧是王佐之才的荀文若呢,有才如此,大汉何愁不兴!华夏何愁不兴!

    “宿主,我不得不提醒你——天要亮了。”肖涯还欲感动一番,666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肖涯的表情猛然一僵,郭嘉立刻问道:“肖涯怎么了?”

    “没事没事!”肖涯猛地起身,连寒颤两句都没有直接大步向门外走去:“涯尚有要事先行告退,你我来日再续。”

    “啊?”郭嘉一下没拉住肖涯的身影已经出了门,等他与荀彧追出门时清晨的山林间已经没有了那道玄色的身影。郭嘉不由叹息道:“真是的,又让他跑了。肖涯真是来去无踪啊,也不知道何时再能相见,只恨未能久谈,一夜太短啊!”

    荀彧也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道:“时短而言深,奉孝就知足吧,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你我面前说出这么一段话的……肖涯……真友人也啊!”

    郭嘉闻此也是大笑不已:“是啊!他是将嘉与文若视作挚友啊!此情此性,此世无双,一生得遇此一人已是知足,嘉能有肖涯与文若这般的友人实在是此生之幸啊!”

    荀彧点头应许道:“彧亦然。”

    二人相视而笑,相携归去。夜已尽,人未散,他们二人还可再相谈一番,毕竟……肖涯的话他们还未知尽其中意啊!

    而另一边,仓皇而出的肖涯一进树林便踏着清晨的曙光变回了松鼠,索性郭嘉他们出来晚了一步故而没有发现他罢了,而此时他也没有理会666在脑海中怨念的碎碎念,只是迈着小短腿飞快地向着林中奔去,他给机关鸟设定的回归地点是在树林中,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洛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可不知道他让手下人想办法提醒朝中的忠志之士好好保护教导天子就能那么轻易的改变世界线,一定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