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心虚的郭嘉最后还是没能和荀彧对视到最后,先行败下阵来,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道:“说起来文若你知道志才那个明主是谁吗?从黄巾之乱就开始通信还到现在一直没断看起来志才对他挺满意的啊!这可不多见呢~他也是,也不告诉我们是谁,自己一个人就偷跑了,现在跑去青州谋职也是在为那个人谋路吧?”

    荀彧挑了挑眉还是放过了郭嘉,从善如流地改变了话题,谁让郭嘉选的这个话题确实挺让人感兴趣的呢?荀彧应道:“也不全是,青州黄巾之乱初平也算是如今天下最乱的几处之一,不过虽然乱但对于志才而言才更容易藏身,毕竟还没择定明主,青州这种无主之地才更适合他谋个官身,志才也是要吃饭的,可不像你,顶着浪子的名,看似散尽家财,实际上可不知道身家比我们好上多少?”

    荀彧说着也不无羡慕。旁人只当他郭奉孝是搭上了他荀彧的大船所以吃喝不愁,但他这个正主还能不知道吗?虽然郭嘉确实喜欢蹭他的酒喝,但是那是因为他们荀家的门路才好拿到真正上年份的好酒,而事实上,那些去买酒的钱可都是他郭嘉出的。而且,就算所知不深,但荀彧依旧知道郭嘉当年散尽家财是为了组建一支隐秘的队伍,当年年仅十岁的郭嘉就看出了天下将乱!所以他才会在刚接手家中地产后就急于将土地换做银钱,分批转移。

    他身后有荀家做保障不需要操心生活问题,但是对于郭嘉处置家产的手段荀彧还是佩服的,他身后毕竟是荀家,所以郭嘉的那个队伍他是没有过多过问的,但是多年好友他还是知道,那支队伍不仅可以为郭嘉提供银钱,让他十多年来可以在颍川丰衣足食、美酒不断,甚至还能为他提供很多情报,虽然或许朝堂上某些真正的隐秘难以探知,但是各地方的小道消息郭嘉绝对是他们身边消息最灵通的人。便是志才与他也时常要从郭嘉口中探知消息。这一点荀彧可是十分佩服的。

    郭嘉闻言也不掩饰,自得地笑了笑,接口道:“不过……既然说不全是那就是确实有为他身后那位考虑咯?文若你这是知道小道消息咯~快说快说!志才把人捂得太结实连我都还没找到呢,你可不许和我卖关子!不过说起来需要用到青州的话……青州有黄巾军,又是无主的混乱之地,也就是说——志才选定的那位没有兵没有地,不是拥兵自重的一方诸侯,需要他为他白手起家?啧,这条件有点差啊。”

    荀彧闻言不由轻笑:“说得好像你在乎他有多少家底似的。真要那么说袁本初还是最佳人选呢,你不也一样看不起人家?不过……条件差这点倒是没说错。若是彧没有猜错,志才相助的那位应该是——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

    “曹孟德?”郭嘉微微皱眉,略一思索这才想了起来:“哦!是那位政教大行,一郡清平的济南相啊。”说着郭嘉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五色棍和办事风格嘉倒是欣赏的紧,说起来黄巾之乱时他能立下军功也有志才的一份功劳吧?从皇甫嵩和卢植手下抢军功,可不是他往日做得出的。”

    荀彧点头道:“是有些志才的行事风格,看起来是位听得进意见的人,毕竟……像志才那样直接去信你应该怎么怎么样的出谋风格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不是吗?”说起戏忠荀彧也不由无奈苦笑。

    郭嘉同样想到了戏忠别具一格的自荐风格,看谁顺眼就寄封信,出点主意打声招呼,用了那大家就可以继续谈,不用?对不起,这么不懂得欣赏的主公他不需要,大家一拍两散再不相见。没错,就是那么硬气,这就是戏忠的风格。郭嘉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能受得了志才那臭脾气的也是位人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上一见,不过说起来……这位的名声不是太好吧?”

    荀彧点了点头道,无奈地笑道:“是他是曹嵩的孙子,宦官之后,出身倒不算什么,他本身确实有些能力,任职期间吏治清明颇有贤名,不过……乱来也是出了名的,听说在京中时还抢过人家的新娘子。此事还是公达告诉我的,你可不要到处乱说。”

    郭嘉挑了挑眉,撇嘴道:“嘉是那般嘴碎的人吗?”不过郭嘉也没有多做纠缠低头沉思道:“不过仅仅是如此的话志才应该不至于为了他去图谋青州,毕竟就算我们都猜测日后天下将乱诸侯并起那也不是现在就能图谋诸侯之位的,而且……青州可是四战之地,而且……黄巾可是一大块肥肉,到时候就算有徐州在前面挡着青州的日子也绝对不好过,志才既然选中了青州便是觉得此人能守得住青州,看起来……这曹孟德还有许多你我不知道的本事呢。”

    荀彧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不论如何他现在也陷在京都,如今的京都谁能说的准第二天会是什么样子?便是志才真的看出他有过人之处那如今也未能表现出来,现在的他还没有值得彧效忠的地方,且先等等吧,再看看也不迟。当年许劭还曾言其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一切还需事实评判,更何况彧……不用着急。”

    郭嘉抬眼望了一眼皱眉惆怅的荀彧捧起案上的茶盏喝了一口,也不打扰他,虽然荀彧话语未尽但他也听得出他的意思,就算那曹孟德真的能挽大厦于将倾现在他毫无作为,荀彧也绝不可能去投他,因为他是颍川荀世子,他的去处本就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就算他自己的意愿再怎么强烈,在此之前他也要先考虑家族的得失,这就是世家。郭嘉不由在心中轻叹一声,唉,世家子,世家子,享世家之福自然也要承担起家族兴衰,还好他是寒门子弟父母皆亡,也免得受这家族之累。

    如今他虽与荀彧说的好,但他们都清楚他们其实并不一样,荀彧忠于的是大汉天子,考虑的是荀氏兴衰,他在乎的是天下危亡、寒门前路,志才在乎的是可以肆意地挥洒他的才华、畅意一世。他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呢……不过,在这天下未定之前他们依旧可以共事,因为他们都希望有一日可以功成名就,可以海晏河清啊!

    郭嘉小口抿着手中五味杂陈的茶,看着荀彧思及族中之事久久难以回神,郭嘉想了想,开口打断荀彧的思绪道:“文若可欲至嘉家中一聚?”

    “你家?”荀彧回过神来疑惑地问道:“怎得突然想起邀我去山上?”

    郭嘉一口饮尽杯中的茶笑道:“不是要去袁本初那里看看吗?去之前嘉也要好好与自己的隐居生活道个别不是吗?如何?文若可愿与嘉共醉山林?”

    荀彧看到郭嘉挑衅似的冲他挑眉不由失笑:“奉孝何必激将于彧?彧还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吗?共醉山林……重点是那个醉吧?想喝酒就直说,何必如此拐弯抹角。”荀彧话音未落便看到郭嘉已经站起身抱着他的手臂将他拉了起来,还不忘一把拎起肖涯藏到荀彧身后的酒葫芦笑道:“哎呀!好文若莫要再说了~陪嘉好好喝一场可好?嘉就知道文若最好了~必不会让嘉败兴而去的,对吧?”

    荀彧无奈地笑了笑,顺着郭嘉的力道起身向外走去,却并没有再反驳郭嘉的话,也没有去抢郭嘉手里的酒葫芦。见此郭嘉的唇角立刻勾起了一抹狐狸一般的笑容,完美!攻略荀文若达成~有酒喝咯~~~觉得自己棒棒哒!

    而站在案上的肖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盟友三言两语就被郭嘉策反,还被拉着要去陪他喝酒!肖涯一脸震惊地望着荀彧,满心绝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荀文若!这么快就没立场了?你不是宁死也要忠于汉室的吗?你忠于汉室的决心呢?你怎么能不狠下心拒绝他呢?他那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要求你怎么可以答应呢?你这样在曹魏是要被拖出去给贾诩做羊肉串的!

    荀彧将抱歉的目光投向那个一脸震惊,慢了一拍所以没能拉住他的衣袖的小松鼠,用眼神示意道——抱歉,不是我方太没用,是敌方太强大。

    郭嘉得意地朝着肖涯咧嘴一笑,还贱贱地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示威似的扬起了眉。肖涯简直要被他气炸了,嗨呀!为什么他要有那么作的男神?!他可以打死他吗?那副小表情好欠揍哦!荀彧到底是怎么忍得了他的?他那么作怕不是想被人打死?……好吧,他也舍不得打,啊啊啊啊,打死了心疼的也是他,心好累哦!为什么他学的医术都是有病治病没病调理的?他应该学学折腾人还折腾不坏身体的药啊!话说他可以奶爆他吗?提针扎多了会吐奶的吧?

    肖涯暗戳戳地准备黑化,再一抬头却见郭嘉那熊孩子竟然把他抛下自己拉着荀彧偷跑了!他跑了!肖涯立刻一路狂奔追了上去,边跑便喊道:“啊啊啊——吱——”等等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