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耳边传来细碎的声响,郭嘉扯起身上的薄被将头一蒙,翻了个身接着睡,一边翻身一边低声呓语道:“唔……谁啊,别闹。大早上的扰人清梦会遭天谴的,不知道吗?……别吵……”

    肖·松鼠·涯看着眼前蜷成一团,跟毛毛虫一样扭动扭动的郭嘉,再一抬头看到窗外已经高悬在半空中的太阳,脑袋中某根名为理智的弦彭的一声就崩断了,嗨呀,好气哦!吕小布都知道早上起来给他准备点吃的!他这个新饲主怕不是想和床过一辈子?大中午了都不起床,这作息时间有点迷啊!

    肖涯两只爪子抱着被子的一角,努力地拉啊拉,拉啊拉,废了九牛二虎之劲终于把被子拉开,避免了赖床的某只用被子把自己闷死。但是……被子一拉开,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在外面浪了一晚上刚刚回来的肖涯被熏的一懵,不由四下环视了一下,果然,不出他所料的在屋角发现了一个滚落在地的竹筒,里面隐隐飘来的酒香证实着这不是一个单纯的竹筒。

    原来昨夜肖涯走后,躺床上半天睡不着的郭嘉又半夜爬起来翻箱倒柜又找出了一竹筒酒来,收获了意外之喜的郭童鞋当然没有什么节约意识,当即便吹着小夜风把意外寻得的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熏熏然地醉倒了。虽然肖涯昨夜有所决断出门布局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回来看到这一幕,他不用脑子也猜得出来啊!

    身为一个离经花的医生之魂瞬间笼罩了肖涯,嗨呀,郭小嘉你很棒棒哦!日夜颠倒还宿醉?就他那小身体!怕不是想作死了?男神是什么?现在只有医生和病人!他昨天夜里才跟他说了要吃药不要喝酒,结果呢?他第二天早上回来就看到他醉成一摊!这么不听医嘱的病人在万花是要被定成雕像给小花花们练太素九针的!肖涯越想越气,顿时怒从心中起,恶自胆边生。

    啪叽!肖涯立时一个猛虎下山扑到了郭嘉肚子上大跳踢踏舞,呵呵,让你睡,你有本事喝酒你有本事第二天起得来啊!睡你麻痹起来high!他就不信他这么折腾他还能睡得下去!

    “啊!”郭嘉惨叫一身猛地坐了起来,动作激烈地差点把肖涯一下子甩出去,还好肖涯早有准备,一个闪身轻盈地落到了床榻上,面无表情地幽幽地盯着郭嘉。

    “啊……嘉的肚子,啧,怎么这么痛啊!”郭嘉揉着肚子,一脸懵逼地发着呆,很快他就注意到了对着他发射死亡射线的肖涯,郭嘉诡异地沉默了两秒,下一秒猛地抓起肖涯猛摇:“是你对嘉下的黑手对吧!说!是谁派你来暗杀嘉的!哎呦嘿,好疼啊!”肖涯刚想挣开郭嘉的手便听到郭嘉说的话,瞬间也忘了逃跑,一脸破灭地望着郭嘉,看着他狠摇了两下之后又猛地把他放下抱着肚子哀嚎着。

    肖涯看着他捂着肚子在床上直打滚的样子,一脸冷漠,完全不为所动,呵呵,他自己用了多少力道他心里没数吗?就算疼也没伤着他,给自己加那么多戏他不嫌累吗?所以说他的男神的形象都是那么幻灭的吗?这个赖床还戏精的家伙真的是他男神?他有五岁吗?那么幼稚,三岁都嫌多吧?

    肖涯直看着郭·三岁·嘉打滚打累了之后才叼起昨夜他扔给郭嘉的锦囊,biu的一声甩到了郭嘉脸上,还用脚踹了踹郭嘉,别装死!别认为他没看到他想继续睡,头疼了吧?活该!谁让他大晚上喝那么多酒的!起来去抓药!昨天光望诊还只能看个大概,今天摸了他的脉之后肖涯觉得,到底谁特么给他的勇气活得那么糙的?就他这身体、这生活方式,能活到三十八都是奇迹了好不好!肖涯都怀疑就他这么作到底是怎么活到他自己出仕的?正常人早就把自己玩死了好不好!

    肖涯觉得郭嘉这副身体真的称得上是残躯病体了,他根本都不是那一块不好,他是全身都虚!这要搁万花谷都是迟早能请到裴元师兄出手的那挂,哦,你问为什么不是孙师?抱歉,孙师不接那么作的病人,裴元师兄会接那都是因为——活人不医!肖涯觉得就郭嘉现在这身体能活蹦乱跳到三十八岁,真是应证了一句话——祸害遗千年!哦,好吧,他死的挺早的,虽然肖涯以前也觉得男神死的好早好可惜啊,但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肖涯不得不承认,特么都是自己作的!活该!

    郭嘉一脸无奈地把糊在脸上的锦囊扯了下来,坐起身望向那个气鼓鼓地望着他,怒气都要满溢了的小松鼠,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问道:“怎么了?檀书你回来了啊,别闹让嘉再睡一会儿,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想看肖涯留下的东西?那可不行,这个不是你能动的。”

    郭嘉还没说完就被气急败坏地肖涯一下子扑到了他的头上,一通乱挠挠乱了他的头发,郭嘉无奈,又争不过肖涯只得无奈的拆开锦囊,连声道:“好了好了,我给你拆开还不行,呶~拆开了,你自己看吧,让嘉睡觉可好?”郭嘉抬手将锦囊像肖涯递去,却见肖涯完全不接,反而还一爪子按回了他的手心,郭嘉不由一愣:“你的意思是……让嘉看?”

    看到肖涯这才消停地跳下了他的头顶还点了点头,郭嘉挠了挠头,还是从善如流地向锦囊内看去,他原本是没打算拆的,毕竟药方什么的……怎么想都不太靠谱,不如留个悬念做念想,那般还瞧着美好些。不过,既然檀书那么坚决的要求他拆开看,那么看看不是不行,只要他不要再继续打扰他睡觉就好了,唉,他这还真是留了个小祖宗,连觉都睡不好了。

    郭嘉一边自怨自艾着一边抽出了锦囊中的东西,入手地质感却令郭嘉不由一愣,这触感……不是竹简,不是布帛,难道是……纸?郭嘉小心地抽出锦囊中的纸,待看清全貌后却不由惊叹:“竟有如此白皙柔韧的纸?!”郭嘉自是知道纸这种东西的,但是坊间流传的纸大多粗糙毛躁,一旦着笔阴墨也阴得厉害,着实不为世人所喜,可他手中的纸却白皙柔韧,不易破碎,而且上面的字迹清晰明了,令人见而生喜。

    郭嘉抚摸着手中的浣花笺,连宿醉的头疼都忘了,只连连赞叹道:“好纸!好纸!此物若可量产必可造福万民!待肖涯兄归来嘉必要好好问上一问!”

    肖涯看到郭嘉如此情态心情一时有些复杂,看多了他不着调,如今突然来这么一句心怀万民的言论还真是让他不太适应,不过肖涯心底还是忍不住升起了一股自豪之感,看,这就是他粉的男神,就算再不着调也是有大胸襟大智慧的人!不过,对于郭嘉口中的普及肖涯还是不打算那么早就给他,先不说他现在并不清楚浣花笺的制作步骤,改进造纸术尚需摸索,只说以郭嘉如今的身份,他也护不住这造纸术。造纸术这种大杀器,还是等以后交给曹老板来操作的好。

    肖涯看着郭嘉陷入了迷之亢奋之中不得不咳嗽了两声,用力跺了跺脚下的床榻唤回了郭嘉的注意。郭嘉瞥见檀书一脸不认同地看着他不由轻咳了两声,咳咳,他确实有点失态了。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嘛,他可是寒门弟子,没书看的痛苦他可也是结结实实地体验过呢,虽然他后来入了颍川书院还结交了荀彧等好友,再也没缺过书看,但是早年有心向学求教无门的窘迫他也是时刻难忘呢。此物可以造福天下寒门弟子他有所失态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过……郭嘉望着手中的浣花笺露出了一抹深思,此物若是出世恐怕会受到世家大族的联手遏制,他势单力薄,人微言轻,就算从肖涯手中求到了此物的做法他也不能立刻推广出去,否则遭惹了世家就算是文若也不一定保得下他,此事还需从长计议。郭嘉想清利弊后随即便将此事记在了心里,沉下浮动的心思来认真观看起纸上的内容来。

    “上品长生散,可延血续气。取车前草、莬丝子……数十种药物精制而成。”郭嘉看着手中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张的药方一时失语,这……郭嘉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为什么没有诊脉就给药方呢,这药有点厉害啊,也不知道能不能吃,虽然写的那么清楚但嘉总觉得嘉自己做出来的好像吃着不怎么放心啊,他倒是舍得,看起来很珍贵的样子,这么就把药方给嘉真的没问题吗?不过……延血续气是什么鬼,嘉还不至于像半只脚迈进棺材了吧。”

    说着郭嘉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似乎挺满意自己的气色的样子点了点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肖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药方给的确实有些仓促,但他既然扔出去了那自然是好东西,不同于游戏中的药方,大唐世界真实存在的药方十分复杂难得,这份长生散也是他压箱底的东西,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续命,没病也能用来强身,药性温和正适合郭嘉这种虚不受补的身体用。

    不过郭嘉也说的在理,这药物的配制确实是个麻烦,肖涯想了想一下子扑上去把药方夺了回来,塞回锦囊里,算了,反正看样子郭酒鬼他也不打算自己去做药,下次他直接把药做好带过来好了,不过……现在嘛……

    伴随着郭嘉的惊呼和肖涯尖锐的……松鼠叫声,一刻钟后,郭嘉穿着整齐地捂着脖子坐在案前跟尾巴尖秃了一缕毛的肖涯大眼瞪小眼,二人对视许久,郭嘉才突然揉着发酸的眼睛别开脸嘟囔着:“算了算了,嘉才不那么小气跟你一般计较呢,真不知道肖涯怎么受得了你的,脾气那么坏,像你这种松鼠是没有没人会喜欢的,怪不得还是单身松鼠。”

    “吱——?”肖涯顿时全身炸毛地盯着郭嘉,喵喵喵?他刚刚说什么?就算是他男神你不可以这么说话啊!他单身怎么了?!他单身他自豪!郭嘉这个也单着的人有什么资格说他?!还美人?说得好像美人看得上你一样!肖涯决定他要讨厌郭某人一天,臭嘴!嗨呀,好气哦,为什么他的男神性格那么恶劣?哼,郭三岁!还说不小气,他看全大汉都没有比他更小气的人了吧!他就没见过跟一只松鼠生气还诋毁松鼠的人!

    肖涯气鼓鼓地背过身去,抱紧自己的大尾巴,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志。郭嘉扯了扯衣领,挡住自己脖子上的抓痕,瞥了蹲在桌案上生闷气的肖涯一眼,转头从橱柜里翻出了一把花生和一块干粮,自己啃了一口硬邦邦的面饼一口,手中捧着一把花生递给肖涯含糊道:“喂,吃吗?快点吃,不然肖涯认为我虐待你了怎么办?”

    “哼唧——”肖涯气鼓鼓地别开脸,拒绝某人的讨好,哼,他已经知道了!虐待动物郭小嘉!他记住了!

    郭嘉挑了挑眉,这小家伙气性还挺大。他倒不至于和一只小松鼠置气,他只是没睡醒的时候脾气不好,一不小心褥秃了他尾巴上一小把毛,用得着那么小气吗?啧,脾气是真的够大的,小爪子挠人真狠,跟他主人的温和脾气真是一点都不像,说好的物类主人呢?郭嘉一边腹诽一边抱着干粮咔咔咔地啃着。

    随即他便注意到肖涯虽然看起来气呼呼地不理他,但是那小眼神却是不断地往他手里瞥,而且还不是瞥他手上的花生,而是在看他手上的干粮。甚至郭嘉似乎好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不认同的神色。不认同?不想让他吃干粮?郭嘉不太确定的想到,为了确认他没看错郭嘉还特意上前一步将花生放在肖涯身边,然后又退了回来。这下郭嘉更加肯定了,他果然在看他手上的干粮。可是,松鼠不应该更喜欢花生吗?而且他可不觉得他手里这块硬邦邦的干粮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而且……不认同?为什么?

    郭嘉一边啃着手里的干粮一边思考着肖涯神色中的含义,突然,郭嘉脑中灵光一闪,他记得文若以前劝过他有时间做饭吃就不要吃冷食,不然对身体不好,而肖涯也说过他是个大夫,所以……这只松鼠是在不满他吃冷食不爱护身体?郭嘉虽然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但他还是决定试验一下,他直接三口并两口,大口的将剩下的干粮塞进嘴里,果然看到肖涯的神色愈加难看了。这下郭嘉可以肯定了,所以说……这个小家伙在跟他生气还在担心他吃冷食伤了身体?郭嘉不由轻笑,他突然有些理解肖涯为什么会养这只脾气不太好的小松鼠了。

    肖涯猛然看到郭嘉发笑不由一愣,一抬眼正对上郭嘉笑意盈盈的眸子,肖涯猛地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转头望向窗外,嗯,偷看不存在的,他才没有关心这个作死的男神呢!郭嘉看着肖涯故作镇定地别开头,小脑袋上的尖耳朵却不自知地抖来抖去不由笑出了声。

    肖涯猛地回头一瞪,郭嘉立刻捂着嘴转过头去,郭嘉偷偷笑了半晌,把肖涯气得彻底别开头不去看他他这才回过身来补救道:“好啦,檀书,不闹了,嘉要去城里,你要和嘉一起去吗?”

    肖涯的耳朵不由抖了抖,哎呀,男神温和的声音好苏!不行,他不能就这么投降,他要坚持住!不能中美男计!他要和他绝交一天!

    郭嘉见肖涯态度坚决,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收拾好东西打算自己去城中,算了,反正吃的已经给他拿好了。他还是先去办他自己的事情吧,再不去城里晚上就回不来了,至于肖涯……只好等他回来再哄了,唉,养松鼠好难啊。郭嘉轻叹道:“唉,真是个小祖宗,算了,先去城里好了,嗯,要去打点酒回来~没酒喝的日子真是太难熬了!”

    郭嘉话音未落便觉肩上一重,原来肖涯听到郭嘉想要去买酒就立刻一个飞扑扒上了郭嘉的肩头。肖涯暗暗咬牙切齿,哼,他这可不是原谅他,他只是不想让他的男神还没出仕就把自己喝死了!他就不信他跟着去,郭嘉还能买上酒!郭酒鬼?不存在的!就他那身体,就乖乖喝药吧!

    不知道肖涯心思的郭嘉虽然没想明白肖涯的态度为什么突然软化,但还是很开心他愿意跟他一块出去,郭嘉笑眯眯地将肖涯扶上了肩头,优哉游哉地牵起拴在屋旁的小毛驴,骑着驴向着城中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