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煞某也!”肖涯正对着脑海中的小地图发呆忽而便听到吕布怒气冲冲地冲进林中,长戟一扫一旁的小树苗瞬间遭了殃。

    肖涯看到四周断的高低不齐的一众木头桩子无奈开口劝阻道:“奉先!”吕布闻声而止,肖涯这才挑眉问道:“这又是怎么了?谁有惹怒我们的飞将军了?”

    “还能有谁!还不是义父那个老糊涂,某这身武力岂能拘于一室之内,与那些文人一般整日里搬弄是非!”吕布听到肖涯的询问当即一股脑的发起牢骚来。说着一屁股坐在肖涯身边,气呼呼地一戟礅入地中。

    “你这话可莫在丁并州面前讲,他听了会伤心的。”肖涯无奈的摇头不已。吕布轻哼一声却不再提及丁原。吕布此言也并非什么恶意,吕布是并州第一武将丁原确非压着他去做劳什子主簿,在吕布眼里这般作为可不就是老糊涂。但他们父子二人倒也说不得谁对谁错,不过是寻常父子家赌气罢了,这倒让原想缓和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避免父子相残的肖涯无处下手。

    但肖涯如今也是想开了,三姓家奴不过是后人分说各中真相他无从得知也不必再过多思虑,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既然丁原与吕布父子二人乐得斗智斗勇他又何必多言,反而离间了人家父子亲情。

    肖涯见吕布冷静下来好笑的擂了他肩头一拳,挑眉问道:“怎么回事?这主簿之事也不是第一次提起了吧?怎么这次反应那么大?”

    “哼。”吕布重重地哼了一声,苦着脸对着肖涯抱怨道:“不知道那个老匹夫跟义父说近年来鲜卑安分了许多,想来必然已无大患,不如将某召回好好学一学为臣之道,免得某总是无法无天、妄自尊大。某瞧着是他们坐井观天才是,这些年阿涯讲的兵法某都听得懂啊!”吕布委屈地跟肖涯抱怨道。

    肖涯知晓吕布的脾气自然顺毛道:“的确,奉先的兵法称得上好了,而且知行合一比那些个只知道纸上谈兵的谋士们强多了,但……奉先,你的打法还是太过直来直去,鲜卑无高人你自然可以百战百胜,但若是往后遇上了善于揣摩人心的谋士,你如今的这点小伎俩可还上不了台面。”

    “哼!”吕布气得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不愿再与他言说,但却并未勃然大怒,若是其他人说就算是丁原这般说他他也是要掀桌子走人的,但是这话从肖涯嘴里说出来那意义就不一样了。肖涯与他一般勇力无双,就算过了四年他日夜勤练不辍,但与肖涯打起来也不过是胜负各半,而且这两年他与肖涯轮流带队袭杀鲜卑,肖涯的战果却几乎次次都要压他一头,肖涯比他强,肖涯说他不行,那么他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欠缺才会次次输给肖涯了。

    “不过让你回去那就是无稽之谈了。”肖涯沉下声的声音一下子唤回了吕布的思索。“何出此言?”吕布急忙问道,肖涯这些年如何热衷于给他讲兵书督促他学习他也是知道的,此次他不得不回去学习肖涯竟然反对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肖涯看到吕布惊喜的目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到底有多热衷于打仗啊,这天下哪有那么多仗可打?就算他也曾向往过黄沙百战穿金甲,但见识过战场的残酷之后他就更喜欢安定的生活了,也不知道吕布到底是怎么征战那么多年完全不嫌累的。虽然心中心思千回百转但肖涯还是不忘回答吕布的问题:“兵戈将起。”

    肖涯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叹息飘散于风中,声音虽轻但吕布又怎么可能听不到,他们这些年从未断过对鲜卑散部的追缴,能被肖涯称之为兵戈将起的必然不可能这样的小打小闹,吕布的眼睛腾地一下就亮了:“鲜卑王帐要来打并州?”

    吕布的声音中比起惊奇更多的是喜悦与跃跃欲试,完全没有任何恐惧与为难。看到吕布这般反应肖涯也不由皱起了眉头:“奉先!打起来遭殃的是我们并州的百姓!”

    听到肖涯似是谴责的语气吕布脸上的表情猛地一滞瞬间沉下了脸:“阿涯!在你眼中某就是那样的人吗?”肖涯默然无言,他虽然喜欢吕布的霸道无双,但在他看来吕布确实是那种很可能会因为追求战斗的快感而完全不顾一场战斗的胜负、一地百姓的死活的利己主义者。就算他潜移默化了那么久他也不觉得他真的能改变冲动又固执的吕布。

    肖涯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好好好!”吕布气极反笑猛地起身拔起方天画戟对着肖涯就是一刺:“肖涯!来战!”

    听到陡然而来的破空声肖涯连忙一个翻身躲过吕布的攻击,抬手拿过一旁的火龙沥泉狼狈格挡着:“吕奉先你又发什么疯?”

    “哼,你既觉得布是那般冷情冷血之人某不妨让你好好看看布的真面目!”吕布咬牙切齿道。手下动作半分不慢,一杆方天画戟舞的虎虎生风。与之相比肖涯就不免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他本就是仓促应战,又不愿与吕布争执太过,肖涯只敢利用自身的经验尽力格挡,攻击的技能是一个都不敢用。

    而且听了吕布的话肖涯这也反应过来他确实是说话有些过分了,他方才那般就像指着吕布的鼻子骂他不过百姓死活草菅人命,这对于一向将肖涯视作挚友的吕布而言不免十分寒心,想通其中关窍肖涯心塞不已,他只是想提醒吕布不可太过嗜战罢了,不想语气太过激烈竟引出这般事端。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他既说出了这般话也证明他确实还是没能将史书上记载的那个残暴的吕布与他面前的这人分开,肖涯后悔不已,却也只能尽力补救道:“奉先我并非此意,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过沉溺于战争罢了!奉先最苦乱世离乱人,你我既为大汉将领自当为我大汉百姓守一片青天沃土,你这般嗜战,迟早酿成祸事啊!”

    肖涯本是想安抚吕布,却不想话一出口却变了味道,肖涯吓得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该死的,他这嘴,不会说话乱叨叨什么呢!果然吕布一听这话整个人都炸了,双目赤红,头发竖起,便连一向坚稳的手都气得只打颤:“好啊肖涯!亏得某还将你当做挚友!你既如此看待布的为人!如此布便做没有你这个朋友罢!”说着吕布气急,当头一戟便向着肖涯头上劈来。

    肖涯见吕布似有与他断交之意当即大急,看到吕布迎头劈来的方天画戟,肖涯一咬牙猛地将手中的火龙沥泉一扔,双目一闭,竟不闪不避便立在当场任由吕布的长戟落下。

    肖涯这番动作却是把吕布吓得够呛,他自是气急了否则也不会说出断交这种话,可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他向来敬重肖涯,却不想在肖涯眼中他却是那般不堪的人,这令他觉得一切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罢了。因而他虽是愤怒却并非对肖涯毫无感情,含怒出手也不过是发泄并未想过要置肖涯于死地。可他不曾想伸手毫不逊于他的肖涯竟突然弃了武器,对于他的攻击不闪不避,这让原本照着肖涯脑袋出手的吕布一下子慌了神。

    可那毕竟是含怒一击,吕布也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道,此时攻势已成便是吕布一时也收势不及,吕布连忙化劈为扫,长戟斜划而过,插着红翎的银冠应声而落,肖涯的一头长发当即披散而下。吕布又惊又怒,长戟一扔,当即上前揪起了肖涯的衣甲,大怒道:“肖涯!你他娘的不要命了?!你是看不起某吗?谁让你扔下武器的?你教给你战斗的时候闭眼的?你找死呢吧?!”

    肖涯睁开眼便看到那个如今褪去了稚嫩的脸庞满含着怒意,如今已经比他还要高上半头的青年拎着他的衣领着实让他有些呼吸不畅,但这些都不重要,肖涯直直地望着吕布怒意爆满眼底却隐藏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慌乱的吕布正色道:“奉先,我不会说话,但我于此世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并未有过指责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多想一想你所做的任何事可能带来的后果,我可以承受你的鲁莽带来的任何代价,但,奉先,百姓承受不起任何灾难,他们只能靠我们来守护啊。”

    吕布看着满脸认真的肖涯一时不由挫败,是了,他连命都可以给他又怎会将他想得太过不堪,他不过是说的实话罢了,他确实该死的就是那般自私自利、暴躁冲动的人。吕布颓然地松开肖涯的衣领,看着眉眼沉静的肖涯心中烦躁不已,这人总是这般,为国为民、智勇双全、忠义无双,可他越是这般便越显得与他在一起的他更加的丑陋不堪!自从遇到了肖涯吕布才发现原来他从前所有的自傲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可是他又是那么该死的让人敬佩、喜爱,连他想要找个理由与他反目成仇的理由都没有!吕布一屁股坐在地上烦躁的揉乱了自己束的整齐的发冠,该死的讨厌不起来,他总觉得他这辈子都要活在某个名为肖涯的魔咒之下了,吕布永远比不过肖涯,该死!

    “我会逼迫鲜卑向我们宣战,让他们来攻打我们。”肖涯的手落在吕布头上,温热的触感似乎瞬间安抚了他心中所有的狂躁,但肖涯紧接着说出的话却令吕布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不是不赞同发动战争的吗?”吕布眼中充满了惊奇,逼迫鲜卑发动战争,这真的是那个天天想着太平盛世的肖涯说的出来的话?

    肖涯无奈一笑:“我何时说过我不赞同发动战争?我不过是不愿平添毫无必要的战争罢了。”对上吕布疑惑的目光肖涯摇了摇头望向远方。

    “近年收成愈减,草原上更是三月余未落滴雨,今年与鲜卑一战必然无可避免,与其等着鲜卑打上门来仓促应战,不如先行出兵骚扰逼迫鲜卑出战,如此也好将战斗范围把控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奉先,我天策将士从不畏任何挑战,我们守的是这江山百姓,只要护得住这万千黎民安居乐业,是战是和又有何妨!正如骠骑将军所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说及此处一向平和的肖涯身上竟然闪现过一丝杀意。

    陡然感受到肖涯身上的杀意的吕布这才想起,原来切磋久了轻松久了他都忘记了,这人从来不是什么仁善之辈,他也是曾经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铁血战将,他也曾是守土卫国纵死无退的镇国将军。吕布默了半晌,这才讪讪道:“某会三思。”

    随即吕布又仰起头来,瞪着肖涯的眼睛狠声道:“某自并州而生自知谋生艰难,然战者必有生死,于异族,非战即死!阿涯,非某好战,而是在这里只有血才能唤醒沉睡的狼群,只有死亡才能激起百姓的反抗,若无鲜卑连年屠村,何来并州铁血狼骑!阿涯,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般心怀天下,并州全民皆兵都是被逼的啊!某不过是推了他们一把罢了!某无错,少数人的死换来多数人的生,某无错!”吕布加重声音重复道。

    肖涯默然,吕布说起来轻飘飘的,话中揭露的却是最血腥的真相,是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才是人的劣性根啊,吕布虽然说得无情,却是最本质的真相。吕布他不过是做了所有人都在做的事,只是他做的更直白,更加的刻薄,更加的不加掩饰罢了。但他的直白,他的不屑解释却成了他最大的罪过。

    肖涯沉默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肖涯哑声道:“切莫于人前如此言说……言语如刀,他们会毁了你……”

    吕布虽然不屑于肖涯所谓的会毁了他,但他还是点头应下了,反正肖涯总不至于害他就是了。不过……吕布别扭的打开肖涯按在他头上的手,起身捡起自己的方天画戟,头也不回的向大营走去,边走边挥手道:“想好了怎么做说一声,德循你也认得,直接去陷阵调兵便是。”说罢人已隐入了林间。

    肖涯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是……被揉头不好意思了?哈哈哈,果然,男神虽然脾气差了点但人还是很好的!刚刚那是答应让他放手去做了吧,虽然明知道让他来安排肯定会和他的理念有很多不和的地方,虽然知道一旦交给他负责他肯定不可能打尽兴,但他还是那么做了,肖涯心中突然多了一抹感动。一向自我只在意自己的人的男神竟然回应他的付出了!所以他已经是男神的自己人了吗?好激动!喜悦使他质壁分离!所以……他也应该给男神一点回报吧,那就……用鲜卑当礼物好了。

    肖涯心中不由多了一丝谋划,嗯,那就让鲜卑更倒霉些好了,为男神倒霉是他们的荣幸!肖涯看着小地图上的指示心下闪过无数战例,这一战他不仅要赢!而且他还要赢得非常漂亮!鲜卑,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