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你想去哪儿?”听到头顶上传来的饱含笑意的声音,肖涯恨不得自己现在可以隐身,偷偷跑路结果跳个床都要在地上滚三圈,还撞到把他抓回来的人的腿上什么的,真是太丢人了!

    肖涯一个埋头两只爪子抱头,往地上一趴,拒绝思考回答某人的问题,如果肖涯现在还是人恐怕脸都已经红透了,感受到脸上烧烧的感觉肖涯很怀疑狼到底能不能做出脸红这种高难度的表情,但这些都不妨碍他趴在地上装死!虽然是卖萌系统,但是主宠梗他实在接受无能啊!他现在只想静静,别问他静静是谁!

    “噗——”吕布不由轻笑出声,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有灵性的动物,他一直认为他的马还跟他耍小脾气、配合他打仗已经够有灵性的了,但今天看到这只狼崽子他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通人性。从进门之后他就从这只狼崽子脸上先后看到了警惕、懵逼、震惊、害羞、生无可恋。这么多种表情在人身上都不多见,今天反而让一只狼表现的活灵活现,还真是开了眼界了。

    而且……吕布一把捞起了闷头趴在地上躺尸的狼崽子,心中啧啧称奇,他把它捡回来就是看着最后那个眼神有野性,有血性,他喜欢所以才勉强捡回来养养看,如果不好就宰了吃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么有趣的小家伙,他或许可以认真的养来看看。听说山中猎户家的狗都能帮忙打猎,他养的狼再不济也应该能帮他打仗吧。

    吕布想着日后上战场身边跟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狼王,追的外族闻风丧胆的场面,吕布就忍不住嘴角上扬。笑着手里还不忘顺手撸了一把肖涯的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这样令自己心情舒畅。这么想吕布当然就这么做了,他可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吕布逮着肖涯一顿搓揉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手,把它放回榻上,勾起床头的铠甲,漫不经心道:“乖乖待着,等下带你出去。”说着吕布便自顾自地换起铠甲来。

    “???”突然之间被从耳朵尖撸到尾巴尖的肖涯整个人都懵了,突然撸毛?人干事?!肖涯回过神来看向某个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的人,气得直暗地里磨牙,他已经对这个没人(狼?)权的世界绝望了!这要是穿越前他一定要告他骚扰!小爷的毛是尔等凡人可以随便摸的吗?!

    智商还没有完全回炉又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肖涯顿时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来想把这时的自己打死的举动——小狼崽后退两步,一个助跑,一个虎扑,爪子一扣,一下子就把自己挂在了某人的裤腰带上,然后面对着眼前某人脱了衣服之后白花花的腰腹肌肉,肖涯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愁帅了,天啦噜!这个少年竟然有腹肌!肖涯脑子一热,嗷呜一口就咬了上去。让你撸我毛!让你挡路!咬死你哦!把你的腹肌全部咬掉!本狼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士奇吗?!

    嗯,志向可以说是相当高远了,但……理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么残酷,肖涯忘了他现在还是一只牙都没长齐,还没有断奶的小奶狼,所以……才刚刚冒头的牙咬在吕布紧实遒劲的腹肌上完全无异于给他挠痒痒。吕布毫无所觉的一边一手把肖涯提溜开放在案上,一边快速的脱下汗湿的衣服换上新衣,同时还不忘警告肖涯道:“别闹!老实呆着,再乱扑就把你做成狼肉干!”

    肖涯本来还想爬起来再来一次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对哟!忘了这是一个吃狼加餐的猛人了……夭寿啦!有人要吃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了!虽然心里叫得欢,但肖涯也知道这种古代吃只狼肯定是不犯法的!于是欺软怕硬的某狼崽子瞬间就焉了。凄凄惨惨地趴在案上悲春伤秋,这时的肖涯也终于定下心来翻了翻眼皮,微微抬眼用着一副死鱼眼的表情打量着正在换衣服的某位少将军。

    少年的身量已经不逊于成人,只是略显稚嫩的脸庞和眉眼间的朝气蓬勃让人可以分辨出些他的实际年龄,虽然五官还没完全长开,但是锋眉虎目、鼻梁高挺、脸型轮廓鲜明、五官立体,似乎有些混血儿的意味,总之已经称得上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了。而且他的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更是无时无刻不充斥着一种难言的自信与野性,就好像……比起他,这个人更像是一匹真正的狼王一样。

    吕布穿好衣服之后飞快地套上铠甲,但是肖涯看着繁琐的甲片不由暗自咋舌,怪不得古代将军穿甲都要好几个人帮忙,这个小将军明显品级还不是太高,但这一身铠甲就够复杂的了,可以想象这要是将军甲要穿多久了。肖涯看了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趣,但迫于吕布的淫威他也不敢再乱跑了,只能趴在桌案上围观某人换衣服。

    伴随着吕布的动作肖涯的狗头也跟着一点一点的,心里对着吕布品头论足着,啧,少年才六块腹肌啊!咦咦咦?手臂上也有肌肉吗,怪不得也能一只手把他提起来,啧,宽肩窄腰,腿长,妥妥的长腿欧巴模板,然并卵!

    肖涯暗暗翻了个白眼,跟这种人在一起太打击男性自尊心,男性公敌!这要是在他上学那会儿铁定是要被孤立的!小爷比他受欢迎多了,肖涯暗搓搓地在心底仇着帅,完全忘记了就算是他上学那会儿他也是一块腹肌的花样美男款和吕布这种好身材完全没有可比性,而且,他现在种族都不同了,谈什么帅!

    吕布一转头就看到某只正在翻白眼的狼崽子,一下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哟!这是个什么表情?哈哈哈哈喂,小家伙你是不是成精了?”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戏这么足的狼崽子,别真是山里的精怪吧?

    对上肖涯那双写满了绝望(?)的眼神吕布是完全提不起来戒备,总觉得这个小家伙比起狼更像狗一些,身上根本没有属于狼的血性与杀气,果然上次看到的那种眼神是错觉吧。虽然已经感受到肖涯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凶悍,但是吕布暂时还没有把他杀了吃肉的想法,反正就那么小只,随手养着玩玩也不错,吕布漫不经心的想着,同时手上速度不减地将最后一处铠甲系好,提起一旁武器架上的方天画戟向肖涯走来。

    肖涯一边用王之蔑视盯着笑得嘴都合不上的吕布,却看到吕布熟稔地伸手把他抄进了怀里顿时王之蔑视就变成了眼神死。肖涯嫌弃地扒拉开吕布提溜他时顺便连他的脸一起糊上了的大手,飞快地把自己在吕布怀里调整好了一个舒服位置窝好,嗯,他堕落了,见鬼的主人,他最多是个愚蠢的铲屎官!做的不好随时让他下岗的那种!肖涯自我催眠着安然的享受起了吕布牌代步车,嗯,是他圈养了这只小将军,肖涯再次在心底肯定道。他浑然没有发现他的心理已经诡异地像汪星人靠拢了。

    吕布看着某只一副凡人还不速速起驾的表情的小团子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同时迈步向帐外走去:“嘿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哦,对,你还没有名字。唔……那就跟某姓吧,某姓吕,你就叫吕二狗吧。”

    “汪汪汪?喵喵喵?”肖涯瞬间惊得蹿了种族,差点吓得一个哆嗦从吕布怀里蹿出去。肖涯震惊地望向某个不知悔改地揉着他的毛的人,少年!谁给你的勇气这种文学素养也敢给人起名?梁静茹吗?!二狗你大爷,你全家都叫二狗!肖涯气得直哆嗦,顿时也忘了自己牙都没长齐咬人根本不痛的事实,嗷呜一口咬在了吕布虎口上。

    皮糙肉厚的吕某人完全没有感觉,随便他咬,目光已经投向了一旁热火朝天的校场上,看着校场中央不知何时围出来的一圈人,吕布眼底亮起了熊熊燃烧的斗志,他完全无视了肖涯想要用目光杀死他的举动,咧嘴笑道:“嘿!二狗,瞧好了,看某收拾这群操练偷懒的小兔崽子。”说着吕布便握着方天画戟兴冲冲地围了上去。

    肖涯牙酸地松开了咬着吕布的手的嘴,生无可恋地瘫在吕布怀里,算了,二狗就二狗吧,你高兴就好,反正,小爷,绝对不会应的!肖涯气鼓鼓地把头埋进了吕布怀里决定单方面与某个完全不称职的铲屎官绝交……三秒后,肖涯偷摸摸抬起了头四处张望起来,虽然简陋但这是军营啊!古代军营啊!哪个男人每个将军梦!肖涯傲娇地抬起一只眼四处偷瞄着,他才不是原谅这个文盲呢!他只是看看军营!没有理他!

    就在肖涯自欺欺人时,偷偷凑上来的吕布也被围观的将士们发现了。“啊!少将军!”一声惊呼整个校场静了一秒,下一刻问候声此起彼伏:“少将军!”“少将军!”“少将军!”

    肖涯忍不住抬眼望了一下某人光洁的下巴,这个嘴上没毛的少年威望那么高的吗?总觉得这些将士都很尊敬他呢,而且不同于畏惧于某人的背景势力而装出来的尊敬,出了校门在社会上已经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肖涯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些将士对于这位少将军的尊敬显然是发自内心的。肖涯不由心下嘀咕,没想到这小少年郎还挺厉害的嘛,肖涯心中对吕布的排斥顿时减少了许多,对于受同袍敬重的军人,他总是无法对他们产生太大的恶感。

    “这是干什么呢?”吕布抬了抬下巴望着中间正在比试的两人道。

    “还能有什么,教育新兵蛋子呗。”一旁的士卒不以为意地应道。

    “哦?”吕布顿时来了兴趣,敢刚进营就和老兵干正面的新兵蛋子?有胆量!吕布定睛一看,瞬间就辨认出了对战的两人中的那个陌生面孔,再仔细一看,吕布的眼顿时又亮了三分,正巧这时那个新兵抓到了老兵的一个破绽,直拳一击,一靠,顺势一个肘击便把那个老兵击倒在地,原本喧闹的老兵们立刻消了声,只有吕布骤然大喝道:“好!”

    那新兵微微一愣,转头看向吕布微微皱了皱眉,心下不由奇怪,这是什么人?这么光明正大地给他叫好,不怕被老兵们针对吗?

    吕布骤然看到一个步战这么厉害的人只觉技痒难耐,抬手把肖涯往身边的将士手里随便一塞,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插,大步走向中央大笑道:“好身手!来!与某比划比划!”

    那新兵怔了一下,但看到吕布眼中唯有战意没有恶意,那少年也不由笑了笑,眼中喷薄着战意:“来!”

    肖涯看了看场中战意勃发的二人,又抬头看了看突然被塞了一个小团子一脸懵逼的老兵,肖涯毛下的脸瞬间就黑,辣鸡铲屎官,竟然把他随便塞给别人?等他长好牙肯定第一个咬死他!肖涯恶狠狠地想着,与此同时吕布与那少年也开始绕着圈慢慢走着,互相观察着,等待着……只等发现对方的破绽就趁机打败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