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傍晚。ω δwww..co

    一辆警车,开到了罗比特西庄园。

    警车里下来了四名穿着警服的男子。

    经过安保队员的盘查后,才被放行,进入了罗比特西庄园。

    这四名警察是由刘辉接待的,交谈了一番后,就去了员工宿舍,将张春媛戴上手铐,抓走。

    张春媛大声叫喊道:“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我?我是中i国人。”

    “你犯了盗窃罪,我们要抓你去坐牢。”一个黑人警察,用有些生疏的中文说道。

    “我没有偷东西,我跟公司的同事在一起,两点一线的工作,哪有机会偷东西。”张春媛说道。

    黑人警察拿出来一个袋子,道:“这个袋子里的钻石,就是从你房间搜出来的,你还敢说没有偷。”

    “我根本没有见过这个袋子,是你冤枉我。”张春媛喊道。

    “先跟我们回警局调查,有没有偷东西,我们自然会调查。”黑人警察道。

    “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中i国人呀。”张春媛害怕了,她可不想进警局,尤其是飞洲的警局,道:“钟教授,周董,你们快来救救我,我是冤枉的。”

    “怎会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呀?”钟日辉听到了动静,跑过来问道。

    “钟教授,这些警察说我偷了钻石,要把握抓走,我是清白的,您快救救我。”张春媛哭喊道。

    钟日辉楞了一下,对方就四名警察,怎么可能轻易的闯入戒备森严的罗比特西庄园?

    “刘总,这是怎么回事?”钟日辉问道。

    “钟教授,我正准备找您,将这件事告诉您呢。”刘辉说着,指了指张春媛:“有安保队员发现,张春媛偷窃了钻石,我们才向当地警局报警。”

    “教授,我没有偷钻石,真的没有。”张春媛道。

    “是呀教授,春媛整天跟咱们在一起,根本没有作案的机会。”一个勘测队队员道。

    “教授,我也觉得张姐,应该不会偷东西。”另一个勘测队员道。

    那个会中文的警察,道:“这袋子钻石,就是从她卧室搜出来的,

    “你胡说,我根本没有这个袋子,是你们自己带来的,你们诬陷我。”张春媛喊道。

    “我又不认识你,干嘛拿着钻石诬陷你,再说了,钻石这么珍贵,我也买不起。”黑人警察道。

    “警察先生,我能看一下袋子里的钻石吗?”钟日辉说道。

    “看可以,不过这是罪证,你可别弄丢了。”黑人警察说着,将袋子递了过去。

    钟日辉打开袋子一看,都是一些碎钻,估计加起来,也就值个几万块钱,仔细打量了一些碎钻的品质,确实像是从卡摩尔半岛钻矿出产的。

    “张春媛,这些碎钻你怎么解释?”钟日辉问道。

    “教授,这些碎钻,真不是我偷的,是他们带到我房间的,我之前都没有见过,您可得救救我呀。”张春媛说道。

    钟日辉犹豫了一下,将刘辉叫到一旁:“刘总,这钻石也没多少,总共才几万块钱,损失直接从她工资里扣,饶她一回行不行。”

    “钟教授,这点损失,我们公司还没看在眼里,关键是这件事的性质,如果就这么算了,以后大家都开始效仿,这钻矿可就没法管了,所以,我建议您还是别插手,交给警察处理得了。”刘辉道。

    钟日辉叹了一口气,刘辉不愿意帮忙,他也无能为力。

    说话的功夫,张春媛已经被押上了警车,只见她拼命的叫喊、挣扎道:“我是中i国人,你们不能抓我,我根本没有偷钻石,只是将钻矿的消息卖给了其他公司,你们这是蓄意的报复。”

    张春媛再厉害,也不是黑人大汉的对手,直接被两个黑人大汉栽进车里,一左一右将她控制起来,随后汽车驶离了庄园,依旧隐约能听到张春媛的叫喊。

    “刘总,周董知道这件事吗?”钟日辉脸色有些难看。

    “钟教授,你管好勘测队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操心。”刘辉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去。

    勘测队的人里,不少都露出愤怒、担忧、害怕的神色,颇有几分兔死狐悲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再为张春媛叫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又何况是同事。

    ……

    国内。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段子,说国内的某个土豪,钱多的没地花,就跑到飞洲圈地,准备开发房地产,然后再卖给中i国人。

    这个段子,本身像是一个玩笑,在很多人看来,飞洲穷困、战乱频繁,根本不具备炒房的条件,中i国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跑到那买房。

    网上的段子多了,像这种段子,用不了一天可能就会消失在网络的海洋里。

    然而,让人感觉意外的事,很多微博、微信、头条的大v,都在推送这个段子,一下子就火了起来,还上了热搜,让那些想红,都快想疯了的明星,看的眼馋不已。

    于是乎,这条段子,也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条段子,甚至还被一些媒体,当成新闻去写,下面有不少的网友留言。

    北方的狼道:“我靠,这哥们典型的人傻钱多,居然跑到飞洲开发房地产。”

    后缀都是狗:“这就叫,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没准过两年,又是一个老赖。”

    污哥哥道:“这条段子,最近都传疯了,说的跟真的似的,不会确有其事吧。”

    钢板日穿:“我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没准是哪个地产商,用这种方式进行宣传,否则那些大v,会跟着了魔似的一块推送。”

    六块腹肌:“如果是假的,大家乐乐也就完了,如果是真的话,这人得多傻逼呀,还不得赔死。”

    连续数日,这条新闻热度不减。

    ……

    魔都。

    印象餐厅。

    这是一家标准的小资餐厅,算不上太贵,但也不便宜。

    大老板一般不会来,穷人也来不起,这里的客户群体,主要是收入较高的白领或者金领。

    靠窗的位置,坐着两女一男。

    如果周强在这,一定能够认出,这三位都是他的熟人,冯彬、吴欣然、林雪琪。

    餐桌上放着牛排、意面、小吃拼盘、沙拉、海鲜烩饭、咖啡等等,食物看起来秀色可餐,不过气氛却有些压抑。

    “冯彬,你真要离开魔都吗?”吴欣然问道。

    冯彬点点头:“总部已经发了通知,要把我从魔都分部调离。”

    “那琪琪呢?你们岂不是要变成异地恋了。”吴欣然关心道。

    “等我安排好了,再带琪琪过去。”冯彬道。

    “都怪周强,非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简直一点都不给人留余地。”林雪琪道。

    “冯彬,周强为什么要针对你?不会跟我有关吧?”吴欣然追问道。

    冯彬摇了摇头,道:“是我跟他之间的私人恩怨,跟你们两都没关系。”

    “冯彬,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连我都不知道。”林雪琪说道。

    “前段时间,我为了帮一个朋友,暗中把周强给得罪了,后来那个朋友跟周强发生冲突,结果却是个软蛋,没几天就被周强收拾了,还把我得罪周强的事供了出来。”冯彬无奈道。

    “以后像这种朋友,你趁早离远点,简直就是狼心狗肺。”林雪琪气呼呼的说道。

    “行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说点开心的事。”冯彬摆了摆手,话锋一转问道:“这段时间,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你们知道吗?”

    “你是说有个土豪,要在飞洲开发房地产的事?”林雪琪猜测道。

    “对。”

    “估计是瞎说的,连我都知道飞洲经济落后,谁会跑到那里开发房地产。”吴欣然摇了摇头。

    冯彬笑了笑,道:”据我所知,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啊,真有傻瓜,跑到飞洲去开发房地产了?这胆子也太大了。”林雪琪诧异道。

    “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确切的新闻了。”冯彬道。

    “到底是国内的哪家房地产公司呀,这么丧心病狂。”林雪琪问道。

    “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吴欣然哑然失笑。

    “呵呵,这家公司,你们也知道。”冯彬笑了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林雪琪愣了一下,俏脸上露出玩味之色,道:“你说的,不会是光大房地产公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