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埋头在她身上的男人才重新抬起头,眼底里面全是笑意,看了她两秒,然后低头捧着她的脸一点点地吻了下去。. .

    林惜勾着他的脖子,仰着头一点点地回应着。

    两个新手爸妈,因为第一次胎动,激动得就好像是捡了几个亿一样。

    第一次胎动之后,第二次胎动,第三次胎动就会有了。

    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候着肚子里面的两个小宝宝,看他们什么时候调皮踢妈妈的肚子。

    五个多月的时候,林惜晚上脚抽筋。

    林惜一直怀孕都好好的,刚开始的时候,突然之间大半夜醒了过来,陆言深看着她的样子,脸色都有些白了。

    后来陆言深安排了营养师,陆言深也亲自去学了一手推拿,林惜只是抽筋了两个星期,情况就没有了。

    六个月的时候林惜的食欲变化很大,吃得越来越,但是嘴也有些挑。

    她的肚子这时候终于明显起来了,穿有些稍微贴身的衣服就能看到微微鼓起来的半圆。

    陆总每天晚上睡觉都是把手贴在她的肚皮上,随着手下的的肚子越来越大,他也算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体会怀孕了。

    五月份的时候林惜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宋敏来了一趟,她是上来送请帖的。

    宋敏和沈寒的婚礼定在了五月二十号这一天,意头好的很,一看就知道是宋敏能干出来的事情。

    林惜怀孕之后,人胖了不少,但她却不是那种水肿的胖。

    她本来就瘦,别人怀孕是身材走样,她怀孕是身材更加的圆润好看。

    她七个月的肚子不算很大,穿了一件上身紧下身松的裙子。

    林惜刚推开婚房的门进去,刚化完妆宋敏看着她,视线毫不掩饰:“陆太太,你怀孕是来拉仇恨的吧?”

    林惜抬手拍了她一下:“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宋敏的时候,这厮居然是在勾引陆言深,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居然是明目张胆地当着陆言深的面勾引她!

    林惜这么一想,也怪不得陆言深每一次看着宋敏的眼神不太好。

    哪有人这样的,她一进来,视线哪里没看,就先往她的胸看过去了。

    这样的人,男的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女的。

    林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林惜是来凑热闹的,很快接亲的沈寒就来了。

    沈寒的那些战友,一个个都战斗力爆表,宋敏伴娘团出的那些没一个难得住他们的。

    不过结婚本来就图个喜庆,更何况沈警官也会做。

    林惜掂了掂手上的红包,满意地笑了。

    刚尾随着出去,林惜就被一直等着她的男人给牵住了。

    林惜侧头看向他,将自己手上的红包对着他扬了扬:“陆总,沈警官关键时刻,还是挺大方的。”

    陆言深哼了一声:“他有的是钱。”

    想当初,他第一笔资金,也是沈寒投资的。

    林惜趁着没人看到,把红包拆了,一拿出来就是999,果然是个有钱的沈警官!

    婚礼盛大的很,林惜到现场看到沈寒的爸妈,才知道沈寒的家庭背景这么复杂。

    不过她也不是八卦的人,更何况现在是宋敏和沈寒结婚的时候,她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问些这么晦气的事情。

    林惜对宋敏和沈寒的事情其实不是很了解,但是婚礼上的大屏幕正放着他们的以前的照片,一张张的,下面全都有备注。

    照片看起来很散,可是窜起来,却刚刚好把她们之间的故事全部都说完。

    林惜看完之后有些感慨,从陆言深的口中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小细节,更是感动。

    这两个人,能够走在一起,也是不容易。

    台上的宋敏正在抛捧花,抛之前,她看了一眼林惜,对着她眨了一下眼睛,红唇微微动了动,宋敏对她说了两个字:谢谢。

    从婚礼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幸好五月份的a市并不冷。

    但林惜怀孕了,体感温度不一样,还是披了陆总一直带着的薄外套。

    “林惜。”

    刚走出酒店门口,林惜就别人叫住了。

    这声音有些熟悉,但是一时之间,林惜也想不起谁。

    直到身后的人走上前,林惜才看清楚,是林璐。

    大概是要当妈妈了,林惜现在看到林璐,倒是没什么感觉了:“你回来a市了?”

    她摇了摇头,这么多年,第一次对她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我要结婚了,特意来告诉你的。”

    林惜淡淡地应了一句:“恭喜。”

    “谢谢。”

    她说着,低头翻了一下包包:“这是我妈妈留下来的,是我去年回去打扫老房子发现的。”

    林惜看着眼前的信封,她下意识地偏头看了一眼陆言深。

    男人脸色不明,帮她把信封接了过来,查看没有问题之后,他才把信封交给她。

    林惜把信封拆了开来,林璐笑了一下:“我走了,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来这里了。”

    她说着,转身绕过他们跟前的车子就走了。

    林惜刚看了一行字,林璐突然停了下来,她没有回头,“这么多年,林惜,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对不起。”

    她没有说没关系,她也没有等她说没关系。

    她们都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过去的,当然,也不是一句咩关系,就能够原谅了。

    信是林璐的妈妈写的,大意就是林璐根本就不是林景的孩子。

    林景那天喝醉了,喝醉的男人,就算再能耐,也不能能做那事情。

    可是她想嫁入豪门,也喜欢林景,就喂了林景致幻药,还自己找了个男人怀孩子。

    林景临死之前都在自责这件事情,可是他死了,都不知道,他从来就没有对不起过他的妻子。

    而林璐一直不甘心自己同样是林景的女儿,却始终不如林惜,爹不疼娘不爱。可是如今真相大白,她本来就不是林景的女儿,她和林惜之间,本来就差很多。

    林惜把信收了起来,打算以后回去烧给林景。

    六月份一过,七月份就来了。

    林惜的预产期在七月十八号,可是在七月十六号的时候突然就发动了。

    幸好陆言深那几天一直都警觉,十六号那天凌晨,林惜一痛,他就把人送到医院去了。

    医生没让他进去,可是陆言深是谁,他根本就不管,硬闯着就进去了,也没有人拦得住,关键也没有人敢拦。

    林惜看到他,忍着疼让他出去。

    他跟没听到一样,捉着他的手:“别怕,林惜,我陪着你的。”

    他这么一句话,她就不想赶他出去了。

    女人生孩子都是在鬼门关里面走一趟,更何况她今年都已经三十五了,还是头一胎。

    这一天对陆言深而言,大概是这一辈子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

    他知道生孩子很痛,却不知道会痛成那个样子。

    他看着林惜躺在那儿满脸苍白地努力地叫着的时候,他真想说不生了,可是不行。

    他手起刀落能杀人,却不能把要生的孩子塞回去说不生了。

    第一个出来的是哥哥,护士抱着孩子让他看一眼,陆言深一眼都没看。

    床上的林惜已经精疲力尽了,他看着她微微眯着眼的样子,手在发颤,“林惜。”

    仿佛听到他的声音,林惜突然之间又咬着牙,听着那助产医生的指挥,一下下地用着力。

    二十多分钟后,妹妹才出来。

    林惜只偏头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就晕过去了。

    陆言深只觉得握着的手一松,心也跟着松了一下。

    直到听到护士说林惜太累了,他才找回活着感觉。

    “陆总,恭喜,是龙凤胎,这是哥哥,这个是妹妹。”

    陆言深看了一眼那襁褓里面的两个小奶娃,皱皱的,就只有他两个手掌左右的大小,根本就看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陆总,你要抱一下吗?”

    他摇了摇头,“先送去保温室吧,我等我太太醒过来。”

    他说着,跟着林惜的床出去。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林惜疼了整整五个多小时。

    林惜也睡了整整十个小时,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正红着眼看着她的男人。

    林惜刚想笑,他就已经低头把她的嘴吻住了。

    男人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将唇堵在她的唇瓣上,她能感觉到他的双唇的颤抖。

    “林惜,你不要笑,我要心疼死了。”

    她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都是当爸爸的人了,陆总怎么还能这么幼稚呢。”

    他这时候才松开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可是你永远都是我的陆太太。”

    林惜眨了眨眼,捉住他的手:“你也永远都是我的陆总。”

    “我爱你。”

    “我知道的。”

    (停在这里吧,再写就要糊了。身心疲惫,沈寒和宋敏的番外2月1号在我的公众号“陌失陌忘”连载,其他的番外也在公众号更新,小仙女们别再问我什么沈寒的番外在哪里了,划重点:2月1号开始更新!我以后都不会在陆总的正文发表任何东西了,所以这是最后一次了,谢谢你们,爱你们,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