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慕疼惜地亲吻爱妻的额头。 ̄︶︺sんцつ

    “傻瓜。”倾慕温柔道:“你为了我,为了洛家,付出了这么这么多。

    这才是最让人感动,也最应该让我们对你说感谢的。

    所以,以后不要轻易谢我。

    不管对你多好,那都是应该的。”

    雪花如赞礼缤纷落下,倾慕帮她实现了心愿,轻柔地拍去她头顶那一盆晶莹的白雪。

    一片银装素裹之下,唯有两颗炙热的心,紧紧相依。

    *

    北月经此重创,在国际上的声誉一片狼藉。

    可是北月的子民却是格外维护清雅,疯狂地上街高举横幅,聚众在大皇宫前呐喊——

    “女帝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陛下振作起来,我们需要你!”

    他们觉得,不论云清雅做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北月的子民。

    他们甚至觉得,如果不是洛家对于几位儿媳太过偏心,对云清雅不公,不把她当成一家人,不给她家庭一样的温暖,他们善良坚强的女帝又怎会对洛家人有所防范、并且勾心斗角?

    北月几年来,云清雅呕心沥血做出的成绩被轰了个干干净净。

    可是民众团结一心的场面,却是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chao,经济一下子倒退了几十年,民间却到处都是募捐。

    募捐将清雅女帝公园重新建起来。

    整整一个礼拜不曾出国寝宫的云清雅,终于露面,公开表示会与自己的子民同心,携手并进、共度难关。

    *

    对于北月的任何消息,如今凌冽等人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

    他们乐也好,作也好,全然与这边没有任何关系了。

    清雅不曾提起让嘟嘟回去的事情,宁国这边反而求之不得,凌冽也在跟倾慕商量着,将嘟嘟适当培养起来。

    倾慕却觉得,不希望嘟嘟将来成为清雅可以利用的工具。

    所以他向凌冽提出的建议是:秘密培养,将他培养成一个顶天立地、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男子汉。

    而嘟嘟一旦成为栋梁之才,清雅必然将夺嫡的野心重新寄托在嘟嘟的身上。

    这孩子,从小父母感情不好,只能在爷爷这边的家里获取家庭温暖,不该再承受那些冰冷、残酷的野心。

    对此,凌冽完全赞成。

    因为圣宁跟迩迩搬出寝宫,久不露面,以至于小五全天带着嘟嘟,叔侄俩的感情越来越好。

    望着嘟嘟脸上始终洋溢的微笑,凌冽也渐渐笑起来。

    孩子快乐,便是长辈最大的安慰。

    *

    原本,对于卓希生还不抱希望的人们,此刻全都在激动地等着卓希归来。

    从m国飞回,需要十多个小时。

    从视频公布到现在,卓希的伤情也牵动着全国百姓的心。

    航班上。

    且说当时卓希被战士们背到房间里,放在了床上。

    他迷迷糊糊看了眼流光跟圣宁都在,嘴角竟然衍生出一抹极淡的笑意,意识一松,彻底昏了过去。

    瞧着满身脓水血污的卓希,如同街边被野狗咬的奄奄一息的乞儿。

    哪里有半点大国外交部长的样子?

    流光的心都痛了:“不能让陛下看见他这样,陛下该痛死了!”

    有个战士道:“营救视频已经发送到殿下那边了,想来,还是会看见的。”

    流光轻叹一声,吩咐战士们下去好好洗澡休息,又让飞机上的厨师准备一点肉粥给卓希,便关了房门。

    圣宁给卓希施了清洁术。

    可是,一切污垢剥离之后的卓希,那些狰狞的伤口反倒是更加清晰在目。

    圣宁瞧得哭起来:“青轩看见他爹地变成这样,一定会哭的。”

    流光给她擦去眼泪,温声安慰:“没关系,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掌心朝上,幻出自己的紫檀木药箱,他默不作声地上前,尽心竭力为卓希治疗。

    流光给卓希处理了身上的每一道伤口,拿着银色的刀片一点点挖开化脓腐烂的坏肉,再小心翼翼撒上药粉,摸上药膏,精心包扎好。

    圣宁吓得捂着眼睛不敢去看。

    而他光是给卓希处理伤口,就整整花了三个多小时。

    期间,他都是用银针封住了卓希的穴位,让他好好安睡。

    粥早已经熬好了,飞机也早就朝着祖国的方向开始翱翔,战士端着托盘,站在门口,心知里面在处理伤口,不敢贸然打搅。

    直到流光开了门。

    他额头上又淡淡的汗渍,伸手接过了对方的托盘:“叫医疗组过来一下。”

    飞机上也带了宁国自己的医疗小组,一切常规消炎的药水,都是有的。

    医护人员过来之后,流光直接给了他们单子:“按照这个配药,赶紧给他输液。”

    医生连连点头,立即执行。

    望着茶几上摆着的托盘。

    那里有熬好用保温杯存着的粥。

    流光知道卓希是人类,需要饮食,需要能量补给。

    但是,他不敢拔下封锁卓希穴位的银针。

    他怕。

    他怕卓希因为浑身疼痛,而惨叫连连。

    流光从医多年,第一次觉得如此于心不忍:“带镇痛泵了吗?”

    亲自帮卓希扎好针头的医生立即回答:“带了。”

    “给他用上。”

    “是。”

    虽然镇痛泵只能抵挡大部分的疼痛,患者并非全然对疼痛无感,但肯定比不用强多了。

    流光上前为卓希把脉,再次重重叹了口气。

    经次一事,卓希这具肉身元气大伤,已然不可能恢复到从前那般。

    今后各种小疼小病,只怕不会少。

    但是,人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奇迹了。

    当航班稳稳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圣宁瞧着窗外,凌冽、倾慕等人,全都穿着隆重地站在停机坪不远处翘首而盼。

    虞丝莉、卓然、云轩、小风,全都在!

    各国媒体蜂拥而至。

    人民代表高举“欢迎英雄回家”的横幅,热泪盈眶地等着。

    当飞机舱门打开。

    医疗小组的成员穿着军医的制服,亲自抬着担架从上面下来。

    卓希安静地躺在担架上,面如死灰。

    若不是一只手还在输液,都怀疑他此刻就是一具失血过多的尸体。

    凌冽再也忍不得,口中轻唤一句:“希!”

    他大步追上前去。可是,虞丝莉却已经从他身后越过了他,不顾一切地冲向了卓希:“老公!呜呜~”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