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得不说,这有点让他意外,没有人不恐惧死亡。

    即便强大如传承者,也经不住岁月的杀意,昔日的圣人,如今苟延残存自我封印等待最后一战,纵有不甘的姬岚也得是认命,在时间的长河中掀起一朵微不足道的浪花便是归于平静。

    但眼前这个女人,却是为了不让剑圣为难,而一心求死.

    如果她可以自我了断的话,恐怕绝对不会等到余乐的出现,虚空之力不断地侵蚀,无法控制她,她也无法驱逐虚空之力,若非神秘之剑的存在,压制住了虚空之力.

    她大致也会是如同其他族人一样,成为虚空生物,从而失去了自我。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余乐平静地问道,说实话,他有方法可以救下对方,要救她,也很简单,耗费一个亿的人气值,然后用其中一枚传承本源进入她的体内.

    然后自己再与她进行契约.

    这样她就可以成为传承者,从而活下去,只是这种办法,余乐也是没有把握,而且自己与对方素未谋面,不值得他耗费如此之代价去救人.

    “杀了我,谢谢.”

    对方也是如释重负,平静地道:“死在别人的手里,也好过让他备受折磨。”

    余乐点了点头,对方一心求死,那自己也只能是成全,就是不知道当剑圣回到剑谷内,看见这一幕,会是有什么感想。

    手掌摇晃了一下,旋即手中便是多出了一张卡牌,金色的光芒在上面依附闪烁着。

    “如果你要驾驭神秘之剑,那就要做好被神秘之剑驾驭的准备。”那女人也是闭上了眼睛道:“你在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谢了.”

    余乐知道这是对方在善意的提醒自己,当下他手掌抬起,一道金色的光芒掠过,直接地没入了那女子的额头眉心当中。

    对方是一心求死,自然是不会有着任何反抗,片刻后,她的身体无力地瘫倒而下,而从伤口当中流出来的不仅仅是殷红的鲜血,还有深邃的虚空之力...

    这些依附在她体内的虚空之力,伴随着女子的死亡,也是逐渐地消散在了空气中,让余乐一直想不通的是,虚空之力依附在生物的体内,会是成为虚空生物,它们可以通过不断地切换宿主来让自己获得更为强大的进化能力,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得是在它自愿,但是类似余乐这种情况,都是强行打散体内的虚空之力。

    在这种情况下,虚空生物就没有办法再凝聚在一起,而是重归于天地.

    将那女子的尸体平放到一边,不管如何,这是一个奇女子,她很清楚自己这种状态,不过是认不认鬼不鬼,而剑圣归来后,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她体内的问题.

    到时候不仅仅是她伤心,剑圣也会是伤心,而且她知道剑圣不会亲手杀她,而是一直无作为地去寻找解决办法,这样只会加深两人的痛苦,所以她索性一心求死.

    余乐摇了摇头,视线落在了黑色石条之上,直至此时,他才是看清楚,这个黑色的石条是一种特殊材质凝聚而成,上面刻画着种种神秘玄奥的符文,从而成为了一个封印.

    神秘之剑就是封印在石条当中。

    两步靠近了黑色石条,当下余乐也是感受到了一种剑意,冰冷入骨,距离还有半米的距离,他就是有着一种难移寸步前行的感觉。

    这种情况也是不出所料,毕竟这可是号称着连圣人都无法驾驭的武器.

    不过他也是不在意,想要硬抗着这些浩瀚的剑意继续前行,只有身处这个范围的人,才能够是知道,这些剑意是多么地可怕.

    每前进一步,余乐都是感觉到如同自己的灵魂都要被那无尽的剑意所给粉碎!

    对于他身体没有任何损伤,但是才走出三五步,他就是满头大汗,没抬起一脚都是如同身负千钧,他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能够压制得住虚空生物.

    神秘之剑同样也是对虚空生物有致命的吸引力,但是它们却无法靠近神秘之剑,但又不愿意就此离去,所以才是一直留在这里。

    “mmp...这还是封印状态下的,要是封印全开,那神秘之剑的剑意会是有多强?”

    余乐喘着粗气,他现在距离神秘之剑还有五六步之遥,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继续前行了,身体都似乎是要被压垮,那等磅礴的剑意让他整个人都如同经历了数场生死大战。

    “不要抵抗这些剑意,卸下你的一切,以普通人的姿态去靠近.”

    就在这个时候,余乐脑海突然地响起了一道声音,是系统。

    “我擦...你还会自己说话?”余乐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类似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很少见,自从自己有了这个系统之后,从来都不没有自己主动说过话,如同设定好的程序一般.

    不过之后,系统也是再也没有说过任何话,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余乐咬了咬牙,如今他也只能相信系统了,当下微微地闭上了眼,努力地让自己放松下来.

    之前他一直就是用自己的传承本源来对抗神秘之剑的剑意,他很难想像,如果他放下一切去面对神秘之剑,自己会不会是被那浩瀚的剑意给粉碎成斋粉.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逐渐地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传承本源也是安静了下来,他反而是感到了一阵轻松...再也没有了咸菜的那种承受无尽压迫的感觉。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就是剑圣留下来的封印所造成的,封印会是检测到靠近者的实力,如果靠近者越强,那么神秘之剑反弹出来的剑意就会是越强,如果靠近者是个普通人,那么封印就会是死死地控制住神秘之剑,不会有半点剑意爆发出来.

    当年的剑圣就是超凡,也就是说除非是圣人前来,才能够直接无视这个封印,圣人之下,都要被这个封印的规则所约束。

    而剑圣当时没有想到的是,会有普通人靠近神秘之剑,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无形之中,却是让余乐占了一个大便宜。

    ps:今天状态稍微好点了,我在想,我能不能十更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