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直接地逃了...余乐有点错愕,这尼玛...也太狡猾了吧?

    难道知道自己不好对付,直接地遁走了么?这比人都要精明...这一下子他忍不住有点担忧,事情果然是如同自己所想这般,按最坏的方向发展...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一幕,一旦是虚空生物不断地吞噬,甚至是进化...学习了人类的一切,更甚至学会在没勾足够强大之前,隐藏起来,自己等人又该如何寻找到它们?

    看着自己手中这一撮灰黑色的柔软毛发,这似乎是某种动物的?

    与此同时,李擎和迦娜才是回过神俩,刚才那种感觉已是消失了...李擎直接开口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余乐捏着手里的灰黑色毛发,开口道:“似乎是虚空生物...”

    “不是说开始清理猎杀这些鬼东西了么?怎么还有...”迦娜有点吃惊,余乐看了她一眼,居然知道猎杀小队的事?看来她也是跟李雅或者其他人认识。

    “但总会有漏网之鱼的,而这些漏网之鱼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在黑暗之中一点点变得更强大...”余乐平静地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局面,希望现在没有传承者出事吧...”

    他几乎是不敢相信,一旦传承者被虚空生物吞噬,那会变成何等棘手的存在?

    摇了摇头,这次出现的虚空生物等于给他敲了一下警钟,提醒了他现在这些虚空生物在逐渐地变得更加强大,懂得如何克制,如何隐匿下去,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是融入人类社会当中,变得更加不容易被察觉.

    摇了摇头,心中算是记住了这个虚空生物...他隐约有着一种感觉,这个将会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存在。

    病房内,李娑娜身上的金色神芒已是完全地褪散,现在的李娑娜一改先前的病态,整个人如同焕发了新生一般,让迦娜难以置信。

    现在的李娑娜完全就不是刚才那病怏怏的模样,她作为一个医生,实在是很难相信,居然还有人真的可以救回来...

    要知道,李娑娜的状态几乎就是宣布死亡了,传承本源都已经开始排斥她的身体,而如今这种状态下,李娑娜的传承本源再也没有半点排斥的迹象,相反...她的实力竟然是得到了质一般的提升!

    半步超凡!

    迦娜久久未曾回过神来,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虽然她知道传承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不合理的存在,但眼前这一幕,比传承者的存在还要难以接受...

    李娑娜睁开美眸,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自己的身体如同余乐所言那般,不仅仅是稳固了自己的传承本源,甚至还是让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感觉到体内磅礴的传承本源,完美地与着自己的身体融合在一起,李娑娜纤细的玉指微微一动,一架能量化的古琴便是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架古筝两边各自呈现了龙头与龙尾,给人的感觉无比地真实...

    而她的整个人也是发生了些许变化,长及过腰的秀发随意地洒落在肩后,一身华贵的红色长裙覆盖在身上,胸前那双饱满的双峰露出了半边浑圆,余乐也是略微尴尬...眼神有点移不开.

    在这种时候,他才知道,原来36e真的不是个开玩笑...心中琢磨了一下,好像一个手掌还真的握不下的感觉。

    如同真实的古筝一般,纤细的玉指拨动着琴弦,些许天籁之音弥漫而出,旁边的李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他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可以感受得到现在李娑娜的变化...

    久久过后,一曲弹完,李娑娜方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上的光芒逐渐地散去,那华贵的长袍还有龙首古筝都是散去,她微微地抬起头,望向余乐的神色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契约之后,很多事情无需细说,她也是通过契约知道了,这若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是怎么都无法想象,这种事情居然会是真的出现。

    稳固传承本源,半步超凡...自己不仅仅是获得了新生,甚至是获得了更为强大的力量,更甚至的是,自己以后的命运,都要与眼前这个男人联在一起.

    这让李娑娜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与余乐之间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联系在约束着自己,换句话而言,只要余乐想,哪怕让自己在他面前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一想到过去曾经跟余乐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李娑娜脸色更是有点羞涩,这余乐要是真的有这种念头,那自己怎么办?

    看到李娑娜这般神态,余乐顿时明悟...心中也是不由得苦笑,难道自己看上去就像是这种人吗?真的是...好吧,虽然他偶尔也幻想过,但那也是幻想...真的利用契约这种能力对其他人做什么,那就显得很没意思了。

    “好了,现在你身上的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

    余乐也是打了一个响指道:“现在开始,你要跟过去的平静生活说再见了,噢,不对,是你们两个。”

    余乐心中自然是乐滋滋,这自己手下就多出了两个传承者...李娑娜不仅仅是成为了自己的契约者,更甚是李擎也会作为自己出手救李娑娜的事情而效忠于自己。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李娑娜张了张红唇,一道如同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只不过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包括李娑娜自己.

    咦,自己居然能说话了?

    李娑娜也是有点茫然,刚才是自己说话?

    余乐一脸古怪地看着李娑娜,该不会是与自己契约的时候,顺便还把这个毛病给解决了?

    “我...我好像能说话了?”李娑娜有点震惊过头,结巴地自言自语地道。

    余乐:是的,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

    李擎:这病房就两个女的,不是迦娜的声音,那除了你还有谁?

    迦娜此时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总觉得自己今天所看见的事,完完全全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