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一番衡量之后,余乐终于是做出了决定,他这段时间恐怕无法保持早上去学校了。

    “明天我找李老师下,让她帮我请假就行了。”余乐揉了揉眉宇道,接下来这段时间,除了训练rng之外,还要迅速地登韩服第一,除此之外,他还要肩负负责女子电竞俱乐部的事情。

    “嗯,行,你自己决定就好了。”赵丽英柔声地道:“我相信你。”

    不管余乐的选择是什么,赵丽英都无条件地支持,或许这就是她对于余乐的信赖,而且她也很清楚,余乐这般是为了自己...

    若不是自己曾经一脸天真地对余乐过她对这个领域充满了向往,然后余乐默默地为她们找到了职业战队来进行对训,甚至还一言不发地筹建女子电竞俱乐部。

    余乐做的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傻丫头。”余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也是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三个早过去休息吧。”

    余乐笑着道,随后郝蕾也是抱着闇霓走,至于赵丽英就是一脸苦笑地抱着闇霓那些零食离去,这丫头...胃口是真的好。

    “别摸她的头啊。”余乐背后嘱咐道,让赵丽英与闇霓在一块,其实只要主要不抚摸闇霓的脑袋,那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目送着三人离去,余乐也是关上门,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便是去洗澡睡觉了...

    因为是决定第二天早上不去学校,所以余乐难得地睡了一个懒觉,直至快11才是起来...其实要不是闇霓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他睡觉,余乐觉得他还能再睡下去...

    “我饿了!”

    余乐朦胧中睁开眼,看到闇霓的脸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顿时也是无语...赵丽英上课去了,把闇霓留在家里。

    “昨天你的零食呢,还有那么多。”余乐闭上眼,似乎还想再睡。

    “吃了。”闇霓吐了吐舌头道。

    “我靠...养不起了,那么多你都吃了么?”余乐欲哭无泪。

    “还有郝蕾姐姐和英子姐姐一起吃的啊,又不是我一个人吃,她们吃的可比我还多,还让我不告诉你。”闇霓一脸委屈地道,看着余乐不想起来的样子,顿时也是急着眼道:“你赶紧起来给我找吃的去,要不然我放火烧你。”

    听到闇霓这么,余乐顿时翻了翻白眼,这尼玛...一言不发就要烧自己,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余乐挣扎着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也的确是不早了,带闇霓去吃东西,自己就要去网咖了。

    下午要对rng的三个中国人进行特训!

    闇霓看着余乐起来,才是心满意足地坐在客厅里面等着,随后余乐洗刷一番,便是带着闇霓出门,吃饭的事情倒是好解决...只是,在饭店的服务员,看着吃那么多的闇霓,也是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吃慢,没人跟你抢。”

    余乐手掌捂着半边脸道,闇霓简直就是个吃货...别看她是个萝莉,可吃起来...那份量,可是两三个成年人的份量,余乐自愧不如。

    “你体验过快要饿死的感觉吗?”

    闇霓瞥了一眼余乐问道。

    “没有。”余乐摇了摇头,闇霓将眼前的一碗米饭扒掉才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我在父母死了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街边的乞丐差不多,吃不饱,穿不暖,还要被人欺负,有一次我真的是饿得不行了,真的是体验到那种快要死亡的感觉,那时候我碰见了葛大叔,他让我活了下来。”

    余乐脸色微变,他没有想到闇霓的过去...其实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为悲惨。

    不过想想也是...父母双亡的传承者...什么都不懂,还要被人欺负,能够活着,已经是奇迹了,毕竟传承者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普通人因为畏惧,而把她们当作妖怪...

    “自从那一次起,我跟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自己饿着,因为我真的很讨厌那种饿着的感觉。”

    闇霓平静地道,这种语气...丝毫让人无法联想到,这是一个萝莉能够的出来的。

    余乐笑了,摸了摸闇霓的脑袋道:“放心吧,有我在,以后你绝对不会饿着,一都不会。”

    闇霓歪着脑袋,似乎极为享受余乐的手掌抚摸自己脑袋的感觉,因为那样可以让她有着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闇霓语出惊人,差没把余乐给咽着,余乐笑岔气地道:“乖,别闹...你还。”

    “我怎么了?等我十八岁,不,十六岁我肯定比英子姐还要漂亮。”女人的天性,让闇霓察觉到了余乐口中的轻视,顿时不乐意了。

    余乐一脸懵逼...这他丝毫不怀疑,闇霓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她还,可过几年之后,恐怕又是一个倾国倾人的大美人了。

    可这跟他没丝毫关系,再了他的女朋友可是赵丽英!!!

    “还有哦,我跟你,郝蕾姐姐好像喜欢你。”闇霓吃着东西道,继续惊吓着余乐。

    这倒是让余乐颇为错愕,想到他与郝蕾直接的误会,当下也是笑着道:“孩子不懂,别瞎。”

    “真的,我能够感应得出来。”闇霓一脸认真地道,看着余乐,歪着脑袋道:“你可以考虑下加个外国的国籍,就可以一夫多妻了,葛大叔就是这样的。”

    “尼玛...孩子好的不学,他么地你跟谁学的这些东西。”余乐脸都黑了,这尼玛...闇霓这脑袋哪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你教的。”闇霓指着余乐的手机道:“昨天看你手机,有本叫什么开挂直播间,对,就是那个叫旧生的作者,他男人可以一夫多妻的。”

    余乐:......

    “以后不许看这些东西!”余乐黑着脸道:“快吃,我们还要去网咖。”,不过心里却是琢磨着,好像闇霓得也有几分道理的样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