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视野右上角出现一块公屏,一大波字幕迅速刷起来,晓峰先是一愣,随后心中大喜。 ̄︶︺sんцつ

    在心底拼命的叫着:“系统,快救救我!”

    不过无论他怎么叫,除了直播突然开启之外,根本没什么反应。

    “下去!”牛头低沉的说了一声,然后猛地一推,晓峰便不受控制的跌入岩浆池中。

    恐怖的岩浆瞬间淹没晓峰的身体,发出滋滋滋的声响,就好像在炼油一般。

    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袭遍全身,晓峰在岩浆里拼命的嘶吼着,并且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里面,身体里仿佛被泼了硫酸一样痛苦无比。

    晓峰拼命的挣扎嘶吼,但怎么都无法爬上去,只能忍受着这非人的痛苦。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晓峰已经被烫得麻木了,意识渐渐模糊。

    紧接着晓峰便被牛头拉回了上面,面前的场景再次变换,是一片刀山火海,满地的利刃格外狰狞,地上还喷发着火焰。

    牛头猛地一推,晓峰直接被推倒上面一脚踩在刀尖上,刀尖刺穿了晓峰的脚掌,晓峰瞬间清醒,这不仅仅是来自身体的疼痛,仿佛是扎在了自己的心脏上,灵魂上一样。

    晓峰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一步一步的踩着刀尖往上走去,一抬起脚火焰便喷在脚上,把刚刚的伤口烧得结了起来,又再次落脚,再次被刀尖刺破。

    每一次都仿佛有人用着针尖在刺着他的心脏,他的灵魂,那种痛苦足以让晓峰绝望。

    一路走到了山顶上,晓峰已经满头大汗,面色扭曲,痛苦无比。

    牛头再次出现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

    【藏散打:啊啊啊啊,看着都痛苦不已,老大你是怎么忍过来的?】

    【刑天盗:太残忍了吧,这种痛苦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能忍受得了的?】

    【摆摆奇:这就是传说中的刀山火海吗?感觉老大没走一步,我就头皮发麻。】

    【叶良辰;可怕,我都不敢看了啊,这么残忍的,这简直就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巷子够深:也不知道老大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受到这样的惩罚。】

    【李白不黑:对啊,老大这么多年来每天都在帮着阴间铲除逗留在阳间的恶鬼,怎么反而要接受这样的惩罚?】

    【鲜羊:或许,阴间的鬼不允许老大这样做吧?】

    【黑暗萝莉:凭什么,也有很多道长也在阳间抓鬼灭鬼啊,凭什么他们就可以积累功德?】

    【方葬:谁知道呢,这个问题只能等着老大来向我们解答了。】

    【九峰:说什么屁话呢,你看看老大的样子,像是能说出话来的吗?他现在这么痛苦,可能都要真的死掉了。】

    直播间里爆发一大波弹幕,所有人都在疑惑,都在愤然,想为晓峰打抱不平,但他们知道,自己始终是一个看客,十年来,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主播,也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大,是怎么做到的这些,甚至连到了阴曹地府都能直播,但他们并不关心这些。

    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晓峰是不是演了十年的戏在骗他们,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看得开心,作为一个看客,他们满意就够了,不需要去询问主播的*。

    晓峰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再次被牛头带到了另一个地方,这是一个悬崖。

    悬崖下传上来的全是鬼哭狼嚎,下面仿佛有河流在流动,但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河流?

    是无数恶鬼在下面拼命的跳动着,数量太多,导致看起来就跟河流一样在涌动。

    来不及多想,晓峰便被推了下去,晓峰已经没有力气挣扎或者叫了,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往下坠落。

    即将碰到地面时,晓峰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最后稳稳的落在恶鬼河流之中。

    就好像一滴水滴入汪汪大河,成为无数水滴中的一份子,随波逐流。

    紧接着更加痛苦的感觉传来,他的灵魂就好像在被什么东西抽走一样。

    痛苦无比。

    “啊啊啊啊啊!”

    晓峰痛苦的嘶吼着,只见一个巨大的怪物飞到晓峰的面前,张开嘴巴直接将晓峰附近的一群恶魂吃掉。

    又转过头面对着晓峰所在的这一片,张开血盆大口。

    晓峰疯狂了,他真的怕了,尽管之前的两种惩罚,他也只是忍着痛苦,没多大害怕,他只需要接受三道惩罚,这是最后一道了。

    但是看着眼前的怪物,他怕了,潜意识里晓峰觉得,如果被这怪物吃掉,那将再也没有生还的机会。

    那个判官说了,晓峰并没有死,只是擅闯地狱被惩罚,惩罚过后也许还有求生的机会,但如果真的被这怪物吃掉,就真的一点也没有机会了。

    晓峰拼命的叫着,血盆大口也越来越近。

    晓峰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冷汗,呆呆的看着周围。

    是他的房间,

    是他的房间!

    “又是在做梦吗?”晓峰呢喃一句,打算掀开被子起床,刚刚动了一下便感觉浑身剧痛,直接不受控制的倒回了床上。

    “好痛!”

    “难道是真的?”

    晓峰惊疑不定,瞥了一眼视野右上角,直播还在进行!

    现在直播间里完全是懵逼,所有人都在议论,晓峰怎么突然从地狱回到了房里。

    这也可以确定了,那不是梦!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切。

    但是,那真的不是梦吗,那自己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小时候的记忆里,又怎么会突然看到自己的父母被自己杀害。

    又怎么被送到地狱的?

    “不对,一定是那个女人。”

    晓峰立刻抓住了关键,在记忆里,那个杀了他父母的小晓峰,发出的声音是女声!

    “一定是那邪祟在作孽。”

    晓峰已经肯定了,就是那个女人做的这一切,但是晓峰依旧有些心悸,如果真的是被人暗箱操控,那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竟然能够在不经意间让晓峰经历了这么多东西,受到这么多痛苦,甚至还能将晓峰打下地府受到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