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目光落在易天行的手上,他的手掌很漂亮,手指白净细长,不过掌心和手指肚上都是厚厚茧子。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这是一把经常用刀的手。狮子道:“朋友的刀法应该不错。”狮子觉得像这种说话如此难听而又骄傲异常的人能一直活到现在,不是运气好,那一定是有一身过人的本事。他想试一试。同性是相排斥的,特别是同样优秀的人凑到了一起更是这样。易天行也有此想法,当他听到钟宇对狮子赞不绝口时,心中就憋了一股劲,他长笑一声:“恭敬不如从命。”

    钟宇摇了摇头,低声叹道:“真是伤脑筋啊!”他跨前一步,隔在二人中间,道:“两位想比试一下可以,不过,城哥刚刚到家你俩就打一架,是不是有些过了。”

    狮子一拍脑袋,暗怪自己太冲动,点头一笑,转头对杨东城道:“今天城哥回来太高兴,一时发了昏,城哥不会怪我吧?!”

    杨东城仰面而笑,道:“都是自己人,比试一下也没什么,只要不伤和气就好。对了,江哥,你什么时候回j市的?”

    狮子苦着脸道:“人在外飘得时间长了,心里总是挂念家里这帮兄弟,这一阵新堂没什么事,就抽空回来一趟。”“是啊!”杨东城心有感触,狮子说的也是他心中想的,身在外乡的人像是一片飘零的落叶,终究是要归根的,他叹道:“江哥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在外面飘来飘去,可不管到哪,也找不到在家里的那种痛快。”

    张武瞪大眼睛道:“既然这样城哥就不要走了,管他什么南北龙门之争的,那是人家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城哥还是像以前一样,带着我们,带着擎城门一起打天下吧!”说着,他叹了口气,悲色趴上面庞,长叹道:“唉!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不管遇到多大的风险,我们都在一起,抱成一个团。”张武的话也是其他人想说的,张敬深邃的眼神越加黯淡,他赞同张武的话,可他也知道杨东城不会丢下龙门不管的。果然,杨东城凝思,良久,才悠悠道:“我欠周老爷子的太多,现在不还以后还是要还的,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江湖好比漩涡,一脚踏进去,再想拔出来,势比蹬天。

    张武焦虑道:“城哥你还是要走吗?”杨东城点头。“什么时候?”“不知道,但我不会停留太长时间,现在南北交战到了关键时刻,我做为临时的掌门人,没有理由不冲到最前线。”张武肩膀顿时塌下来,默默无语。

    房间内气氛有些沉闷。狮子哈哈一笑,一踢张武的屁股,说道:“城哥回来了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不管城哥在哪,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别忘了,咱们可是世界上最强的力量!”一直没开口的张敬开口笑道:“没错!人不能只圈在框框里,想发展,想壮大,只有走出去。我们的野心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没小过不是吗,东北算什么,中国算什么,哈哈……”张武一缩脖,惊讶的看着他,又瞅了瞅狮子,嘟囔道:“我觉得现在就已经不错了。”

    狮子白了他一眼,张臂舒展筋骨,道:“世界是精彩的,还有许多我们没有见识过呢,我想以后会有机会的。”

    “一定有!”杨东城笑道。他搓了搓冷冰冰的手,一推众人道:“别光在门口站着了,你们不觉得很冷吗?”

    他不说还好点,一说冷,易天行一阵哆嗦,连连道:“对对,屋里坐,屋里坐。”说着话,不用别人让,大咧咧的跟在杨东城身后进了屋。狮子边关门边不满道:“这家伙是谁,怎么脸皮这么厚?”走在最后面的钟宇无奈道:“北龙门内最骄傲但却极有实力的人。”他压低声道:“他叫易天行,刀法出众,北龙门内恐怕只有老虎能和他一拼!”

    “哦!”狮子深深一点头,嗤笑道:“骄傲看出来了,可实力没看到。”

    大家纷纷坐下,张武又开了一堆啤酒递给众人,杨东城喝了一口,扎扎嘴,笑眯眯道:“还是家里的酒好喝。”

    张敬眼珠一转,笑道:“城哥给我们讲讲龙门内有趣的事吧!”杨东城扫了一眼众人,缓缓喝口酒,道:“有趣的事没有,打打杀杀倒是不少。在南京,上千人的火拼都发生过,不管南龙门还是北龙门,死伤的人都不少。”

    “上千人的火拼?”张武顿时来了精神,一脸神往,叹道:“那么多人一起撕杀,想想都浑身热血沸腾啊,如果我也可以去的话……”狮子横了他一眼,打断道:“你以为自己打架很厉害吗?”张武一脸正经道:“一般人还没放在眼里。”狮子冷笑道:“嘿嘿,一般的人没把你放在眼里吧?!”张武气得直哼哼,又拿他没办法,低声嘟囔道:“真是讨人厌的家伙。”“你说谁?”“某些人!某些讨厌的人!”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面红脖子粗,吵得不已乐乎,其他人没觉得怎样,他俩在一起吵架的时间比安静的时候多得多,众人早习惯了,而易天行不知道内情,心中还嘀咕,擎城门不是很团结吗,怎么这一狮一虎的矛盾这么大!疑惑的看向旁边的钟宇,后者明白他的意思,俯耳细声说道:“如果他俩其中一个有危险,另一个就算拼掉自己的命也会去救。”“可是……”易天行看了看正挽袖子的狮子和一脸你能把我怎样的张武,钟宇无奈道:“这可能是他们增加彼此友谊的一种方式吧!”“哦!”易天行半迷糊半懂的点点头。眼看两人起身准备撕打在一起的时候,杨东城突然发话,淡淡道:“我这次回来确实想带几个兄弟出去,去云南,和金三角联合,对付南龙门!”

    一句话,狮子和张武顿时由撕扯对方的衣服改成拥抱,后者傻笑道:“去云南?这个……这个自然少不了我,对吧,狮子哥!”狮子很认真的点点头,道:“凭心而论,小武的确是不错的人选,有冲劲又勇猛,适合做先锋。”一旁的张武笑得嘴合不拢,连连点头,偷偷向狮子竖起大拇指。哪知狮子接着又道:“不过,小武没去过云南,对金三角接触也不多,而且性格冲动,容易坏事,如果他去,说不准会坏了城哥的大事!”杨东城点点头,狮子说得是实话,张武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问道:“那江哥的意思呢?”“我觉得最合适的人莫过于我。第一,我去过云南,熟悉那里的环境,二则我和老鬼经常打交道,对金三角了如指掌,三嘛,我对我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能帮上城哥的忙!”狮子一连气说了三点,面不红,心不跳,多年的磨练让他的脸皮也达到城墙级的了。张武再也忍不住了,随手抓起个酒瓶在空中挥舞着,同时用让人担心会把窗户震碎的声音怒喊道:“你这家伙也不要老脸了!”钟宇和张敬连忙一边一个抱住张武,同时安慰道:“别激动,这点大家都清楚!”

    杨东城仰面大笑,道:“江哥如果去了新堂口怎么办?”狮子道:“毒蛇堂如果没上轨道,我也不会有时间回j市的,这点城哥不用担心。”杨东城一点头,道:“好,江哥能去自然再好不过了。”张武一听急了,猛一抖肩,甩开钟宇和张敬,叫道:“不行,狮子能去,我也能去!”杨东城看了看一张脸憋得通红的张武,站起身,食指轻轻敲了敲脑袋,自语道:“真是伤脑筋啊!”他边向楼梯走边道:“那小武也一起去吧!”“嘎!”张武一跳多高,喝了一大口啤酒,向着狮子一抹嘴,道:“舒服!”

    张敬这时也坐不住了,他急上前两步,还没等开口,杨东城突然回头笑道:“啊敬如果不去,总觉得会少些什么!”张敬心中一暖,微微点点头道:“谢谢城哥!”

    杨东城深深一点头,转身上了楼。张武问道:“城哥,你干什么去?”“睡觉!”杨东城回答的干脆利落。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嘛!

    杨东城回来得很是时候,正赶上学校期末考试期间,虽然他现在已不把学校放在眼里,一纸文凭对于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但他要对自己的父母有个交代。他只和张敬二人到了j大,本来张武想跟来,杨东城却道: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一句话,张武顿时没了下音,他这一年别的没见长,肥肉却多了不少,杨东城本来略微偏瘦,两人一胖一瘦走在一起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难。j大,一年时间没见,变化不小,做为贵族学校的j大有雄厚的资金来让它的外表比其他学校更华丽,以前破旧的校门被拆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气派,更加宽敞的象白牙色的大理石门墙。主楼内外刷上素丽油漆,使之焕然一新。杨东城站在大门前环视了半晌,他走过的地方不算少,没少见世面,这时也忍不住赞叹一声:不错!

    校园不错,门口的保安更不错。见杨东城一脸惊奇的在自己前面东张西望,上下打量打量他,杨东城还是老一套,只是衣服下多了一件黑色绒衣。都什么时代了还穿中山装,老土!保安哼了一声,上前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杨东城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变化太大。”“哧!”保安嗤笑一声,嘲笑道:“也不知道从哪个屯子里冒出来的,别说你以前来过这,没什么事赶快走人,这里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杨东城眯眼看了看保安,忍住没有发作。如果换成一年前,等不到保安说完,他的皮鞋早和对方的脸亲密接触了,不过现在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贵气多了,知道什么样的人值得他去动手,什么样的人是不屑一故的。他能忍,张敬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大步上前来到保安近前,二话没说,挥手一个大嘴巴砸在那人脸上。保安被打得原地转一圈,捂着脸良久才反应过味来,他哪受过这气,指着张敬的鼻子,刚想大声叫喊,张敬一拉衣襟,露出里面黝黑的枪把,冷冷道:“嘴巴要干净,做人要识趣!”

    当保安看清张敬腰里别着的东西,脸色顿时苍白,一句话没说,莫不做声的回到自己的岗位,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脸严肃,站得笔直,只是脸上四个指印清晰可见。杨东城淡然一笑,道:“啊敬还是那么好强!”

    张敬低声道:“我就是看不惯有人对城哥出言不逊。”杨东城心中暖洋洋的,一拍张敬肩膀,道:“你在门口等我,我自己去办事。”张敬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停靠在路边的车内。

    学校大致结构没有变化,杨东城直步进了主楼,很容易的找到导员的办公室。他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答,一拧把手,门是锁着的。这时旁边路过一位老师模样的中年人,问道:“你找谁?”杨东城点头一笑,客气道:“我找陈老师。”“哦,找老陈啊!他现在可能还在班里没回来,你去教室找他吧!”杨东城老脸一红,难为情道:“请问教室在哪?”

    学生找不到自己的班级,杨东城可以算是第一人了。教室在一号教学楼的二零五房间。杨东城向中年人道谢后快步离开主楼。在他想象中,一号教学楼很破,教室通风性能异常良好,冬天时,屋里的气温基本上和外界持平,坐一会都会浑身发抖。可现在一看,他的观念太落后,刚进大厅,热气迎面扑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的含义杨东城算是理解了。

    他上了二楼,没等找几号房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材适中的老头从走廊里侧的教室中出来。杨东城一见笑了,这老头正是他的导员。他快步走上前,礼貌道:“陈老师,一年没见,你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啊!”导员闻声一楞,转头一看,迎入眼中是一张灿烂的笑容,他惊讶道:“杨东城!”杨东城挠挠头发,笑道:“没想到陈老师还记得我!”

    导员呵呵一笑,道:“旷课一年,我教学好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想不记得你都难!怎么,这时候回来干什么,我都快把你除名了。”杨东城笑容不改,道:“我是回来参加考试的。”导员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考试?旷课一年,既没向我请假,又没事前打招呼,你还考什么试?我看你也把学校放在眼里,回家算了。”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第二百七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