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学校的路上,张立达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救治那个胡书记的事情。

    虽说有过上一次医治陈家民和陈世同的经历,不过张立达并没有把修真和医病救人联系在一起,也没深入去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早上灵光一闪,用太阳真力去润泽胡书记的心脏,救他脱离生命危险时,张立达才真正意识到若把真气运用得巧妙,应该还能医病救人。想了一会儿,张立达再次翻出陆压道人的记忆,研究起一些救人治病的经书。

    人专心一件事时,时间总过得特别快。当张立达再次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市汽车站附近。

    因为今天是国庆节第二天,汽车站到处是年轻人的身影,有准备去游玩的,有准备去别的高校看望同学的,熙熙攘攘很是拥挤热闹。但张立达却在这熙熙攘攘中总感觉有丝不对劲,直到他看到不少地方站着警察,那些警察两眼四处扫视,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张立达才猛然明白过来是气氛不对劲。

    今天的汽车站本应该是热闹中带点喜庆的气氛,但张立达却感觉到了一丝格格不入的紧张压抑气氛。

    或许是前面两次经历的缘故,张立达对警察比较敏感,所以不禁起了一丝好奇心。见不远处有两个警察一边用目光警惕地扫视着来往旅客,一边低声嘀咕交流着什么,便下意识地聚功与耳。

    “王哥,我听说今天一大早乔市长就打电话把郭局臭骂了一顿。”其中一位年轻点的警察低声道。

    “唉,没办法,听说唐局长马上就要调任到省里任职了,而且他本人现在身在京城,市长总要给他点面子,况且就算骂了也不顶用,人家身在京城,所以乔市长也只能拿分管刑侦的郭局出气发泄了。”被称为王哥的警察叹了口气道。

    “是啊。唉,本来唐局长退休,以郭局过硬的业绩,又是常务副局长是很有可能顶上的。没想到,唉,眼看着多年的媳妇要熬成婆,竟然出了这么档子事。这个案子要是破不了,我看郭局别说顶上,连位置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年轻警察也跟着叹气道。

    “可不是,人家钱振华可是美国华裔巨商,是省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动他来青山投资考察,没想到才到青山一天的功夫,人家的女儿竟然就平白无故的失踪了。你说,这案子要是破不掉,别说郭局,我看市委书记、市长都要挨批。”王哥道。

    张立达听到这里,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本来这种事情,他一个平头老百姓是不想插手的,否则什么事情都管,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但事关郭剑和陈家民,两位师侄,他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况且从两位警察的交谈中,张立达听出来这件事事关重大,搞不好郭剑连位置都保不住。所以张立达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先给郭剑拨去电话问问情况。

    青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会议室,气氛沉闷压抑。

    墙上的投影布上正在一遍接一遍地播放青山市仿古步行街的监控录像。画面中一个长得就像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的七八岁小女孩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一步步往前走着,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郭剑总觉得监控录像有些不对劲,但究竟不对劲在哪里他却说不出来,许久郭剑狠狠吸了口烟,然后红着眼睛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从昨晚十点钟起他这个分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就为了这个小女孩的失踪一直熬夜到现在,因为这个小女孩是美国华裔巨商钱振华的女儿。她的失踪不仅牵动着市委市政府领导的神经,甚至还牵扯到省委省政府领导的神经。因为美国华裔巨商钱振华女儿的失踪案不仅仅会直接影响到昊天集团是否要在江南省投资的决定,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其在外国华商中造成的影响将会是极其巨大和恶劣,势必会重重打击华侨、华裔商人回国投资的热情。

    唉!郭剑暗暗叹了口气,将发红的双眼从窗外收了回去,重新定格在监控录像上。只是画面却依旧显示这仅仅只是一件再正常普通不过的小孩走丢案,以他多年从警的经验实在看不出有半点被绑架的迹象。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又很像是一件绑架案,否则动用了这么大的警力全市搜索一个晚上,别说一个小孩了,就算是反侦察能力很强的惯犯这个时候也应该被抓拿归案了。关于这点,别的公安局局长或许没有这个信心,但郭剑有。因为他就是干刑侦出身的老刑警,青山市刑侦支队不少刑警都是他一手带出来,对他们的办案能力郭剑有十足的信心。

    但直到现在,小女孩却仍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音信全无。显然,这件事又像是某个犯罪团伙事先经过缜密筹划才能做到的,若真是这样,郭剑就真的头疼了。这个案子也将会极为棘手,要搜索的范围将不再仅仅是青山市,而是江南省乃至全国,案子侦破的时间也将要大大延长。而最后一点正是郭剑头疼的,因为这个案子不能拖,一旦拖久了传出去,不要说青山市委市政府要处于风口浪尖,就连江南省的名声也要大受影响。

    “郭局,刚刚传来消息,调看了整个市监控路口录像依旧没有发现小女孩的身影,车站、高速出口等地方也没有传来任何可疑消息。”就在郭剑双眼盯着屏幕看时,刑侦支队队长金胜林走到他的边上低声道。

    郭剑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无力地靠在靠椅上。虽然小女孩从消失到现在也不过才十二个多小时,但郭剑知道这事棘手了。而棘手的结果有很多,其中有一个那就是他的仕途将很有可能会到此为止。

    郭剑无力地靠在靠椅上,发红的双眼却依旧死死盯着屏幕。

    突然郭剑就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知道监控录像哪里不对劲了,是女孩子的眼神不对劲。虽然画面不清晰,但他看得出来女孩子的眼神没有什么灵姓,那种样子就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砰地一声重重被推了开来。一位穿着讲究,打扮时尚华贵的美少妇一马当先寒着张脸闯了进来。她的身后还紧跟着三人,一位是年纪近六十岁,穿着警服的秃头男子,一位是四十多岁,气质稳重的男子,还有一位是年纪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是那种拥有滑润细腻的棕色健康皮肤,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飘逸、潇洒,眉眼顾盼间流露出勾人魂魄的闪电,浑身散发着姓感狂野气息的混血儿。

    这四人中,穿警服的是青山市公安局另外一位副局长杨志刚,气质稳重的男子则是华裔巨商钱振华,那少妇是他的妻子冯若冰,也是一位出身豪门的华人,那混血儿则是她的同父异母妹妹冯若琳。昨晚便是她和她妹妹一时心血来潮带着女儿钱若萱去青山市步行街游玩,没想到向来乖巧的女儿竟然不声不响地走丢了。

    “我女儿呢?究竟找到了没有?”冯若冰一进来,就一脸冰冷地冲郭剑质问道。

    “钱夫人,请您放心,我们正在加大警力侦破,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郭剑起身一脸真诚地道。

    (ps:不好意思,按错了一个键,把名字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