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外面一片细语,不少人都有摇头兴叹,也有不少人愕然呆立,不过呆立的那些就是像张子涵这类从未见过这场面的了,她们都无法想象,花个二十多万买块破石头,一刀下去什么都没了的感受。

    不过张立达却是无所谓的笑笑,继续拿过粉笔在两瓣石料上又花了两道切痕,再次分别放进两台机器内。

    艰苦朴素的作风他还是要继续保持啊,毕竟上次两块石料他都是切了好几次才擦出绿来,若是这次直接一刀抛弃,那才是惹的一些熟人怀疑。

    不过这两刀下去,结果却又垮了。

    又垮,张立达继续把四块小料子分别划痕,置入了四台切割机,刘玉荣等人倒是习以为常,他们也早就身受张立达这种作风的影响了,自然是见怪不怪,更是深以为然。

    但是其他人就不那么看了。

    “还切?我看你就是再多切十刀,估计也切不出花来!”

    “这都成废料了,他竟然还不死心?啧。”

    二十几万的料子而已,都这么放不下?”

    …………

    不少人都是摇头失笑,就连个别看热闹的模特偶尔也有人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

    而等这四块毛料也真的继续被切开后,看到依旧是空空的毛料,众人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精彩了,看吧,果然还是垮的,而现在最初的那十多斤的毛料已经被分解成了八块,个个都是小的不能再小了。

    “垮了啊,张老弟,看来你现在运气还没到点啊!”刘玉荣也终于露出一丝苦笑,原本还想着让张立达赌涨一次呢,好为他博个开门红,结果却是开门黑。

    “呵,怎么可能次次都涨,刘哥你太看得起我了。”张立达倒是很淡定,这也是必然的,因为他早就知道这结果,随后就笑道,“我再去看看。”

    因为已经彻底切垮,原本围上来的人群倒也渐渐散了,场面再次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不过还是有不少三三两两的人偶尔在谈笑间向这里看来,眼神都是一片古怪。

    但张立达却毫不在意,随后就再次踏步向毛料区走去,手里有千万做后盾,赌垮几次真不算啥。

    “张少,你倒是大气,二十多万扔出去眼睛不都眨一下。”行走中,依旧挽着张立达的张子涵却突然吃吃一笑,多少捧了张立达一把。

    这也算是今天晚上这些模特们最大的作用,可不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比如某个老板赌垮了出来安慰下别人受伤的心灵么。

    不过张立达却真的不在意,只是笑笑不语,等缓步来到毛料区后,前方倒是也有两道身影正在选毛料,一见张立达过来,一人顿时就笑道,“张先生,再来一块么?”

    说话的正是之前丰林珠宝的严总,不过这位严总此时却是满眼戏谑,似乎看到张立达赌垮一次而心情极为畅快。说的也是,本就对这种只靠运气连切出两次满绿冰种的家伙极为不忿,甚至是妒忌,而这小子还想继续像上次一样那么来,这不是摆开了让人鄙视么?而且他选的毛料卖相还那么差。

    现在又见到这小子直奔毛料区而来,他当然不介意打趣一下。

    随着这话,张立达倒是很干脆的点头,“再试一次。”

    边说边上前,张立达一眼就看中了身前一块依旧是二十斤大小的毛料,里面还是全空。

    可他的话以及动作却让严总一时哑然,感情这小子真是不怕死啊,还要这么来?

    不过等他看到张立达相中的毛料时,才突然心下一动,这次对方看重的料子卖相还是很好的,毕竟他也早在附近转了好几圈,卖相好的东西心中也都有数,那个料子颟与松花相伴,少癣少绺裂,赌涨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如果张立达真这么直直拿出去,说不定真被他碰到好运气呢。他可是本就看中了这料子,还在犹豫要不要买下呢,见张立达要买倒有些急了,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走到哪里就买哪一块,简直扯淡,都不给别人思索的时间么?

    不过他不是个愣头青么?眼神转动间,严总才突然笑着插口道,“既然张先生还要继续,那不如我给你指一块,我看这一块赌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说话里严总更是指着他看中的目标左侧一块毛料道,那块料子足有三四十斤,块头不小,表象很一般,甚至还在水准之下,但也比刚才张立达切出去的第一块料子好多了。

    要是行家来看的话,赌涨的可能性绝对不超过三成,不然严总也不可能指给张立达了。

    “恩?”张立达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可也就是这一看,还真被他在那块石头里发现一点绿。但天眼通张立达才修炼到初级,而那块毛料距离张立达多少远了些,以他现在的角度倒是只能看到边角而已,并不能全部看察。

    “难道这胖子看中了我身前这块毛料,怕被我抢了才来搅局?”他不是傻子,自然记得之前这位的嘲弄和奚落,而且对方现在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戏谑,那对方说给自己指一块毛料,肯定没安好心,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严总的目的。

    但也正是因为想到了,张立达心中才哑然失笑,转头看向严总的视线也有些怪怪的。恐怕这位绝对想不到他看中的料子肯定是要赌垮的,反而随便给自己指出来的一块却有绿。

    “张先生,我虽然懂得也不多,不过这块料子出绿的可能性真的不小,看看这颟,好大一片,虽然也有一片恶癣在,但未必能影响到里面的绿意。”随着张立达的视线,没安好心的严总却显得很是热情,再次为张立达介绍其刚才自己随便指出来的那块毛料来。

    “呵,那我看看。”张立达心下暗笑,却也移动了下身子彻底来到了那四五十斤重的毛料前,不过也是到了这时,等真的把里面的东西看清,张立达心下才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