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有楚悦接班,顾夫人是彻底从公司里退了下来,过起了含饴弄孙的悠闲退休日子。 ̄︶︺sんцつ

    看着那各自出门的夫妻俩,顾<u>首长<u>正看着报纸,对一旁的老妻子说道:“你倒是舍得了?小悦这个孩子,倒是不错的。”

    顾夫人哼了一声,喝了口刚泡的进口红茶,优雅地将杯子放下,“马后炮,当初怎么不见你说。不过看在她给我们顾家生了三个乖巧孙子,为人也乖巧的份上,我倒也不至于给臣爵那孩子添堵。”

    顾<u>首长<u>笑笑,倒是不跟妻子斗嘴。

    当初不管小女儿的死,是因为什么。是被楚悦逼死,还是承受不住自杀。

    但终其原因,总归跟楚悦有关。

    顾家人本就人丁单薄,女子辈更是少。

    顾甜甜作为老来女,自是被顾<u>首长<u>跟顾夫人捧在<u>掌心宠<u>着长大的。

    特别还是她小时候因为顾<u>首长<u>的缘故,被人绑架走,为了救自己的哥哥还瘸了一条腿,自小没遭受同龄孩子的笑话。

    但丫头懂事,从不敢跟二老说起,怕二老担心。

    二老更是把她疼到了骨子里,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可谁能想到,她们宠爱至极的小公主,最后竟是因为楚悦给死了。

    她才十八岁啊。

    白头人送黑发人,又有几对父母能接受这个事实?

    当初答应大儿子,让他遵守遗书,将楚悦娶进顾家门,已经是她们最大的极限了。

    接受,她们又怎么能真正接受得了?

    不过楚悦也争气,乖巧听话,也不会丢了顾家脸,最重要的是,她还给顾臣爵给顾家生了三个乖巧的小孙子。

    顾臣爵还爱着她,到了这个地步,她们也不想因为这点事,跟顾臣爵还有三个孙儿,离了心。

    只是每回想起小女儿,两老却总忍不住一声叹息。

    三胞胎已经开始上幼稚园,平时都是司机接送的。

    这一日,却是顾夫人跟顾<u>首长<u>去接的。

    “奶奶。”三胞胎最小的一个,见到顾夫人就扑了上去,软软的小胳膊抱住顾夫人的腿,扬起的小脸蛋粉润润的,眉心的一点的小朱砂,像是个金童子。

    顾夫人慈爱的笑着,用小手帕给小观音擦汗:“大热天就别跑这么快了,看,这都满头是汗了。”

    “嘿嘿,我这不是想奶奶嘛。”

    奶声奶气的小嗓儿,说出的话,更是甜到了顾夫人的心肝儿里去。

    牵着小观音的手,对大孙子大孙女说道:“元宝,笑笑,爷爷奶奶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谢谢爷爷奶奶。”懂事的顾元宝顾笑笑点头,便跟着上了车,两个小孩子齐齐坐好,顾夫人便抱着小观音也坐在了后座。

    跟小孙子比起来,大孙女跟大孙子皆是很懂事乖巧,却始终少了分活泼。

    相比起来,活泼可爱的小观音,总是最得顾夫人的心。

    年纪大了,她还是比较喜欢小孙子不耐其烦的活泼笑语……特别是,他那张跟早逝小女儿像了几分的脸……

    顾夫人慈爱的抱着小观音,忍不住侧目看向了车窗外的风景,或许,是小女儿看她实在太寂寞了,舍不得离开她,才会让这么可爱的小孙来陪着她。

    顾臣爵跟楚悦平时都要忙着工作,虽然也没少尽量陪着三胞胎,和在二老跟前尽孝,但多的时候,三胞胎还是让二老带着的。

    眨眼,便过去两年,顾臣爵跟楚悦的工作,都是直直上升,看着越老越好的公司,顾夫人也深觉自己的选择做得很好,对于楚悦这个原本她不太喜欢的媳妇儿,也更加顺眼了。

    这一年,三胞胎都在学校取的令人瞩目的好成绩。

    面对各种老友们的赞赏,顾夫人脸上都觉得有光,连着好一段时间,嘴角笑得都快合不拢了。

    暑假的时候,顾臣爵跟楚悦小夫妇两请了假抽出时间要带三胞胎去法国旅游。

    决定下来则问顾夫人跟顾<u>首长<u>要不要一起去。

    两老虽然舍不得三个孙儿,但看她们夫妇俩本就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回,则是不跟着凑热闹了。

    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顾<u>首长<u>还在听老妻子念叨着,这回又要好些天看不到三个小孙子,念念叨叨着一堆不舍。

    顾<u>首长<u>有些无奈这口是心非的妻子,“要不明天跟臣爵小悦说,一起去?”

    “那可不行。”顾夫人还在念叨着要嘱咐楚悦别忘了带上小观音的熊娃娃,免得小观音晚上睡不着,听到顾<u>首长<u>这么说,忙回道:“我都说了不去了,再说了,难得她们一家五口出去玩一次。”

    顾<u>首长<u>笑笑,放下报纸,凑过去从后面抱住老妻子,轻轻道:“那这样吧?咱们也都累了一辈子,都没怎么出去过。阿如,不如这一回,我带你去环游世界怎么样?”

    “你这老不休的。”顾夫人嗔笑了一声,跟顾<u>首长<u>覆在自己腰上的手十指相扣:“都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环游世界,咱们这把老骨头,哪里受得了?”

    说是怪罪的话,但顾夫人眉眼里都是甜蜜的笑。

    在顾臣爵楚悦带着三个孩子出发法国后,顾夫人则也跟顾<u>首长<u>上了出发环游世界的邮轮。

    迎着海风,顾<u>首长<u>给站在甲板上的妻子披上了外套:“海风大,别冷着了。”

    顾夫人看着越来越远的城市,广阔的海,眼花缭乱的景色,“嗯”颔首点头,依偎在顾<u>首长<u>的肩膀上,她说:“阿海,嫁给你,是我梁月如这一生,做过最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