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黎把书本下移,露出一双晶亮的小鹿眼:“告状不用,我可以继续教他背九九乘法表。ωヤノ亅丶メ....”

    小萝卜头:“……!!!”

    宋柏彦似被她的狡黠样逗笑,双腿交叠,他的坐姿,几乎占据整把椅子,对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穿白衬衫不会再显青涩,相反的,是一种正经的成熟魅力。

    唐黎看着,莫名觉得温暖。

    尔后宋柏彦又开腔,对她这种欺压小孩的行径做出评价:“做人懂得迂回是好事,拔苗助长终究欲速不达。”

    唐黎第一次发现,原来欺负人可以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同时也听出来一个意思——

    欺负人要适可而止。

    恰在这时,秘书来图书馆找宋柏彦。

    宋柏彦是抽空上楼来的,有事自然得回办公室,唐黎也站起来,亦趋亦步地跟在后头,送人到门口。

    宋柏彦从椅子起身的时候,秘书已经先行下楼去。

    所以这会儿,过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唐黎从图书馆出来,一股脑往前,额头忽然撞到什么,就像急刹车,整个人蓦地止步,待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回过身的宋柏彦揽住了腰。

    “……”唐黎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他的皮鞋。

    宛如小舟撞进一方港湾,短暂的怔愣后,情绪瞬间趋于平和,连带着男人的怀抱都显出几分安和来。

    宋柏彦的教育在她头顶响起:“走路都不看前面?”

    唐黎反问:“你走路怎么不注意后面?”

    听着她的抬杠,宋柏彦不觉一笑,随即叹道:“小嘴这么利索,没见得比里面的懂事多少。”

    “走廊上有摄像头吗?”唐黎忽然问。

    不等宋柏彦回答,她兀自往下说:“如果有监控,你现在这样抱着我,是不是会被好多人看见?”

    宋柏彦感受到女孩双臂圈着自己的力度收紧,至于他的左手,只是虚搭在唐黎腰际,真要说“抱”,倒是她像树袋熊牢牢搂着自己的身体。

    “其实我也是脸皮很薄的人。”

    唐黎的声音,再次从怀里幽幽传来。

    宋柏彦搂过她的肩:“就算薄,也是无坚不摧的那种。”

    “……”唐黎。

    过了几秒,她坏心地开口:“身为公职人员,在上班时间懈怠工作,公然和神秘美少女在走廊忘情相拥,我们不该纵容这种行为。”

    这时,内务人员拿着烘干的一叠毛巾过来。

    当她瞧见过道上的情景,不知是该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还是该避嫌地掉头就走,一时间,进退两难。

    唐黎背对着这边,宋柏彦倒是注意到有人过来。

    再然后,内务人员看到阁下的示意。

    转身离开之际,她听见那个女孩说了一句:“不能耽搁你办公,所以,再抱十,不,八秒钟。”

    宋柏彦拥着唐黎纤瘦的肩膀,大手仿佛一下就能笼罩。

    隔着薄薄的t恤衫,手掌能摸到女孩的肩胛骨。

    有那么一瞬,犹如深山老树被藤萝缠绕,嫩绿的藤茎不断生长,攀过岁月斑驳的树干,最后在枝头开出馥郁的花穗,紫中带蓝,灿若云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