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10点左右,《凰妃》官博发布声明,称原负责官博的工作人员在不了解事情的前提下,擅自回答网友的评论,给剧组和演员带去困扰,也称唐黎退出拍摄是剧方内部的问题。

    即便如此,关于唐黎的抨击依然没消停下去。

    不少网友猜测,唐黎和《凰妃》剧组怕是已经彻底闹掰,唐黎的经纪人也回答记者说保留追究剧组捏造事实的法律责任,不管真相如何,最后显然是《凰妃》剧组先妥协。

    唐黎没理会网上的真假传闻,洗漱完,盘腿坐在床上,犹豫片刻,还是发短信告诉宋柏彦,自己提前从骊山回了首都。

    至于理由,她只是简单提了一句。

    比起宋柏彦繁忙的公务,她在娱乐圈碰到的挫折都是小事,唐黎不想再一五一十向他倾诉,毕竟不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短信发出去没多久,她收到宋柏彦的回电。

    第二天唐黎早早起床,打开衣柜,选了合适的牛仔裤和衬衫,又拿着头绳在镜子前把长发扎起来。

    瞥了眼对面上下铺呼呼大睡的吴雪涵和余穗,唐黎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坐在书桌前,打开自己的化妆包,从里面拿出隔离乳和粉底液,开始往自己脸上涂抹,最后又用粉饼定了妆。

    怕被吴雪涵她们看出来,唐黎没在宿舍里涂口红。

    她把一支tf口红藏进小包夹层。

    上午9点半,余穗醒过来,打着哈欠从上铺爬下来,身上穿着粉色兔子的家居服,冷不防瞧见唐黎坐在那里,吓了一跳。

    “你干嘛起这么早?”说着,余穗眼珠子转动:“你不会是……想不开被剧组炒鱿鱼的事,一晚上没睡吧?”

    唐黎不想让她注意到自己化了妆,低头,随手翻开一本表演类书籍:“拍戏后就习惯了早起,作息一时之间改不过来。”

    余穗哦了一声,转身去卫生间。

    不多时,唐黎听到身后传来冗长的排毒声,下意识转头,瞧见吴雪涵的脑袋从薄被里钻出来,睡眼惺忪:“好臭……”

    她重新闭眼,两手抓着被子抖啊抖,抖完翻身继续睡。

    唐黎:“……”

    中午时分,唐黎借口有事外出。

    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文檀园外的路旁。

    唐黎去的是馥园。

    下车后,她从后门被领进馥园,上楼去竹苑的包间。

    唐黎发现宋柏彦还没到,在包间转一圈,然后坐去沙发,看着服务员为她泡茶。

    等服务员进小厨房,唐黎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坐姿。

    ——又把两条腿搁在搁脚凳上。

    因为起得太早,唐黎有些昏昏欲睡,干脆闭上眼小眯。

    服务员推开包间的门,宋柏彦进来就看见蜷在沙发里的唐黎,她歪着头,怀里揣了个小包,睡得正香。

    宋柏彦抬手,制止一旁打算说话的服务员,又示意其他人先行离开,自己行至沙发前,盯着那张安静的小脸看了片刻,然后褪下西装,把外套盖去她身上。

    五月中旬,包间开了空调,冷热适度,倘若睡觉,终究少了一张薄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