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换来宋柏彦的反问:“女孩子说这种话羞不羞?”

    唐黎红着脸没回答。

    结束通话,她握着手机回到宿舍。

    躺在床上睡觉前,唐黎编辑了一条短信:“不要再像昨晚那样抽烟,听说尼古丁和焦油杀精,不利于以后受孕。”

    句号后面,她加了个[大兵叼烟]的小表情。

    宋柏彦收到短信的时候,还未休息,正在书房找签名的钢笔,手机在书桌上震动,他拿起来一瞧。

    看完后,心中不免失笑。

    手上却把那根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

    隔日上午,唐黎回了趟黎家。

    她踏进黎家的大门,不过早上8点多。

    彼时,黎文彦夫妇正陪着黎老夫人一块用早餐。

    黎鸢儿已经去骊山拍戏,黎盛夏订婚后就住在外面,所以,当唐黎出现在黎家,就算黎老夫人再厌恶她,也因为缺乏火力支援,没有当场向她发难,只扔下碗筷,让佣人扶着自己走开,眼不见为净。

    餐厅里,只剩下黎文彦和欧阳倩。

    唐黎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我愿意过继。”

    闻言,黎文彦沉着脸望向她。

    “我想过了。”唐黎没去看谁的脸色,继续道:“与其留在这里惹人白眼,不如跟着堂叔堂婶出国,你们也说了,堂叔他们的条件不错,不会亏待我,给他们做女儿,至少不会再有人说我是私生女。”

    欧阳倩先开口:“你真的想好了?”

    唐黎没否认。

    “既然你已经想通,那就趁早把事情定下来。”因为唐黎答应过继,黎文彦的神色有所好转:“过会儿,我给你堂叔夫妇打电话,他们是外籍人员,收养手续办起来不像国内那么方便,如果实在繁琐,你就先跟他们出国。”

    唐黎突然说:“在过继前,我想先把户口从黎家迁出去。”

    当初黎文彦为她安排上学事宜,把她的户口迁进黎家,要不然,她在首都上学会有诸多不便。

    这个提议,黎文彦没有驳回。

    就算唐黎不提,到时她跟着黎洪山夫妇出国,户口肯定也要一并迁走,既然是迟早的事,现在她自己迫不及待,黎文彦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当即给江远打电话:“这几天你抽个空去趟派出所。”

    “就今天吧。”唐黎打断他的吩咐:“再过几天我得去骊山拍戏,我已经和剧组签过合约,出国前我想把这部戏拍完,包括经纪公司那里,也需要我给个交待。”

    黎文彦扫了她一眼,告诉电话那头的江远:“那你现在来一趟。”

    上午10点,唐黎跟着江远去派出所。

    因为黎文彦提前打过电话知会,等他们出现在派出所,相关手续的办理相当顺畅。

    唐黎坐在江远的身旁,确定所有手续都已经完成、自己和黎家再无关系,她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江远在大厅迟迟没等来唐黎。

    他抬手看腕表,到后来,忍不住前去催促。

    结果——

    洗手间里哪里还有唐黎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