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黎握紧手里的水杯。

    明知不是幻听,心里还是忍不住生出怀疑。

    随后,旁边的椅子被拉开。

    宋柏彦坐了下来,见她依然捧着水杯没反应,右腿交叠在坐腿上,无论是西裤还是皮鞋,都显得一丝不苟,他的双手十指松松扣搭在腿上,眼里有几分笑意:“还不回神?”

    熟悉的声音,带着她熟悉的温厚,仿若一道电流窜入她心房,酥酥麻麻的感觉遍布全身。

    唐黎没转头去看,打开杯盖喝了口开水。

    半晌,她故作镇定地望过去:“你今天不忙吗?怎么过来了?”

    “再忙也不能不休息。”

    宋柏彦说着,深邃的视线定格在唐黎脸上,是含蓄的暖意和专注:“不喜欢我来学校?”

    ……怎么可能不喜欢。

    唐黎道:“就是有些突然。”

    “刚好路过这里。”宋柏彦解释了一句:“想起你这两天该回学校,于是停车进来看看。”

    唐黎轻噢一声。

    她看书的位置选得偏僻,又因为是晚上,这张桌就她一人。

    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你是自己过来的?”好一会儿,唐黎才出声问。

    宋柏彦见她的神色有些腼腆,再开腔,嗓音愈发沉缓:“怕我带的人太多,不好跟我偷情?”

    “……”唐黎没想到宋柏彦会把她说过的玩笑话拿出来反问,随手举起一本书挡在口鼻处:“我还是学生,叔叔你说这种话不好。”

    宋柏彦微笑,投过来的视线带了兴味:“现在知道自己是学生了?”

    “我先把书放回去。”

    唐黎转移话题,起身把桌上五本书叠起来抱在怀里,走到书架过道里,她想到什么,看向还坐在那的宋柏彦,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代表两条腿,然后朝门口方向做了个“走”的动作。

    做完后,怕他看不懂,又压着声道:“你先去外面等我。”

    唐黎还完书回来,发现宋柏彦已经不在,就连她放在桌上的笔袋和书包也不见了。

    跑出图书馆,她看见宋柏彦拎了书包站在台阶旁。

    男人手上还夹着刚点燃的香烟。

    唐黎慢悠悠地靠近:“书包还是我拿吧。”

    宋柏彦没把书包递过来,只问她:“现在回宿舍?”

    唐黎点头。

    图书馆外的旁停着一辆轿车。

    驾驶座上有人,唐黎猜测是季铭。

    大选开始,宋柏彦的座驾就不再是那辆雷克萨斯,撇开安全性问题,哪怕是为低调行事,频繁更换车辆也是有必要的。

    从图书馆的台阶下来,唐黎说:“以前在电视上看到,总统的座驾是凯迪拉克的防弹车,可以抵抗各种武器的袭击,特别是车门,相当于波音757的舱门。”

    宋柏彦问:“突然提这个,想试坐?”

    “……”唐黎脸红。

    她侧头瞄了眼宋柏彦,没否认:“就是觉得很威风。”

    “改天找个时间,让你在里面坐一下午。”

    唐黎微弯唇角,言不由衷道:“普通人坐总统的座驾,被看到,影响会不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