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就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你涂什么了,这么香——”

    话音未落,凌子席已经被打翻在地。

    周遭发出惊呼声。

    唐黎眼前黑影一晃,待她站稳,看清按着那个青年打的是谁,只一瞬,她的脸色泛白。

    青年被打后,发出阵阵痛呼。

    韩继风不但没收手,拳头一下重过一下。

    一时间,惊动全场的安保人员。

    黎文彦和欧阳倩扭头,发现唐黎站在一边,地上两个男人打成一团,安保人员从四面八方赶去阻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夫妻俩神情骤变。

    黎盛夏和秦衍声刚到没多久。

    认出打人的是韩继风,黎盛夏有些不相信。

    与此同时,宴会厅门口也有骚动。

    韩继风被安保人员强行拉开,他的面色阴沉,下意识去看唐黎,想要确定她是否无恙,唐黎没和他对视,耳边传来宾客的议论:“好像是宋柏彦到了。”

    唐黎扭头,目光越过人群望过去。

    宴会厅旁的贵宾室门开,有个中年男人已经由秘书陪着走向门口,唐黎在电视上见过对方,是将要卸任的总统白崇明,年过五旬,黑发中夹杂些许银丝,这会儿,他亲自出来迎接宋柏彦。

    白崇明人刚走到门旁,右手就伸了出去。

    然后,唐黎就看到宋柏彦。

    宋柏彦前来国宴,身边只跟着季铭。

    同样一身西装衬衫,比起那些盛装出席的宾客,他的穿着更为简单,不系领带或领结,宋柏彦给人的第一感觉,通常是内敛,也因为如此,当他出现在人前,不曾锋芒毕露,也不会一出场就成为宴会厅里的焦点。

    但宋柏彦又不是毫无气场之人,那股沉稳的积威,乍一眼很难被察觉,一旦察觉就无法再忽略,让人打从心底生出敬畏来。

    前后两任总统握手寒暄,颇有几分宾至如归的意思。

    宋柏彦和白崇明同属一个政党,再加上,白崇明对宋柏彦有过提携之恩,所以,不同于以往几届领导之间的权利交接,到他们这里,少了些勾心斗角。

    唐黎他们这里闹出的动静,很快就惊扰了白崇明和宋柏彦。

    ——是安保负责人亲自向白崇明附耳汇报。

    不管是打人者还是被打的那个,今晚能出现在国宴上,论起身份,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

    白崇明问:“怎么回事?”

    “国土局凌局的公子对一位女宾客在言行上有不轨。”安保负责人低声说:“刚好被司法管理局的韩局撞见,然后就打了起来。”

    “韩继风?”

    在白崇明的印象里,韩继风比起同龄人稳重许多,不像是会做出当众打架这种莽撞的事情。

    “的确是韩局,凌局公子还在流鼻血,鼻梁骨可能被打断了。”

    宋柏彦闻言,视线已经投向负责人所指的方位。

    随即就看到了唐黎本人。

    虽然安保人员已经把打架的人分开,情况得到控制,但是,唐黎作为打架的“源头”,还不能离开,凌父和黎家人已经匆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