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景天上前,一把抱住自家大哥的腿。

    然后,怎么都不肯再撒手:“大哥你来吃饭,有没有给我准备红包?母亲说了,过了年我又长一岁,要有压岁钱。”

    宋柏彦拉开大衣,从里面拿出个红包递给小家伙:“满意了?”

    放开大哥,宋景天接住厚厚的红包。

    他摸了摸红包,感觉有三千块,咧嘴甜笑,突然想到什么,重新跑回唐黎身边,拉着她往自己大哥那里拽:“大哥,这是我刚认识的好朋友,你也给他一个红包吧!”

    新的好朋友唐黎:“……”

    宋柏彦已经看到唐黎,自然不会像宋景天那样,没把唐黎认出来。

    唐黎被宋景天强拖到宋柏彦的面前。

    她穿着修身的天蓝牛仔裤和黑色短款羽绒服,内搭一件米色高领毛衣,素净的眉眼,在寒冷的冬日,显出几分清冽,墨色的短发露耳,比起一个多月前,如今愈发雌雄莫辨,活像个漂亮的清秀少年。

    自从到弥娑河拍戏,唐黎没再联系过宋柏彦。

    除了怕自己分心,也是不想打扰他。

    竞选在即,虽然s国实行代议制,总统候选人不需要四处演讲拉票,却也有忙不完的事,她不希望自己“添乱”影响他的要事。

    宋柏彦温和的视线停留在唐黎脸上几秒,尔后问宋景天:“放个寒假就能认识新朋友,是不是又偷偷跑出去了?”

    宋景天的小嘴喋喋:“我就去外面买个早餐,他就住在对面小区,我还去了他家,然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说到这里,小家伙发现他还不知道新朋友的名字。

    宋柏彦闻言,重新望向唐黎。

    “是公司安排的住所。”唐黎解释:“放寒假不能再回学校,刚好公司在华府壹号给我了套房子,这次回首都是为试镜,待三天就走。”

    这番话也交代了她的行程。

    闵姨在边上催促:“外面冷,先进去吧!”

    先前唐黎被黎文彦带来夏家吃饭,进过一次宋家,如今再进去,氛围却有所不同,灯火通明的别墅,餐厅里飘来饭菜的香味,一道女声从厨房传出来:“阿闵,来帮我杀条鱼。”

    闵姨正蹲着身,在帮宋景天脱外套。

    听到萧明兰的吩咐,闵姨侧头想应声,宋柏彦却脱下外套交给季铭,卷起袖口,一边往厨房去:“我来杀吧。”

    唐黎目送着宋柏彦的背影,直到她的手指被轻扯。

    低头,发现是穿着毛衣的宋景天。

    小家伙道:“先带你去见一见母亲。”

    说完,拉着唐黎去厨房。

    唐黎踏进厨房,一眼就瞧见宋柏彦,他正大马金刀地坐在板凳上,跟前摆了个脸盆,左手抓了条黑鱼,右手则拿着刀,黑鱼没鳞片,倒不用刮鱼鳞,只需剖开鱼腹挖出内脏。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鱼腥味。

    看到宋柏彦卷着衬衫袖,杀鱼的动作熟练,唐黎不免多看几眼,明明是有些血腥的一幕,望着男人挺拔的身板,却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