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祁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宿舍里,戚良稍作沉吟,随后道:“虽然你是我中意的女主角,但我有以下几点要求,如果你做不到,我们可能也没机会合作。”

    唐黎点头:“您讲。”

    “第一,你绝对不能轧戏。”戚良素来看重自己拍摄的作品,最不能容忍演员在拍摄期间为其它事分心:“在这部电影里,你饰演的玛拉莎不存在感情戏,你是那些缉毒特警花钱请的当地领路人,所以大多数的戏份都和他们在一起,再说得明白点,你要演的角色,辛苦程度不会比男主角好多少。”

    说完这番话,戚良的视线锁着唐黎,很想知道她的反应。

    不久前找上门试镜的女演员并非只有唐黎一个,有的外形还挺符合人设,只不过,一听说要在弥娑河畔待两个月左右,里面的动作戏都得自己上,纷纷面露迟疑,回去后再也没有下文。

    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把女主角弄成这样的人设,在圈子里很难找到合适又肯吃苦的女演员,但这部电影他已经筹划五年,不想轻易地放弃,为迎合资本和演员去大修剧本。

    昨天晚上,在国剧盛典的后台,亲眼见到唐黎抓蛇玩,戚良就知道她是合适人选,于是,大清早就亲自去了img总部。

    不过他有自己坚持的原则。

    演员要拍他的戏,必须遵守他剧组的规矩,不会轧期拍另外一组戏、去登台走秀或拍广告,这些事情,很容易消磨一个演员的好状态。

    “第二,必须空出至少两个月的档期,在此期间,除非特殊情况,你不能离开剧组,积极配合剧组的工作。”

    戚良又开口说:“在我的剧组,就算你是影帝影后,只要我没说收工,你就不能只拍几小时就走人,你可以带个助理,但不能保姆跟班一大群,哪怕你自己出钱,我们剧组也容不下那么多人。”

    唐黎安静地听着,并未因此流露出失望或难以接受的情绪。

    其实这些均在她的预料之中。

    很多导演拍戏都会有自己制定的“组规”,像戚良提的这几点,包括若非必要、不自带服道化和不在现场玩手机,在唐黎看来,是一个演员要具备的基本素养。

    所以,戚良一说完,她就点了头:“这些要求我都能答应,如果您不放心,咱们可以现场签份协议。”

    “你就不跟我讨价还价一下?”

    唐黎莞尔一笑:“因为我知道,您提出的规定是为了拍好这部戏,对一个演员来说,没有什么比演绎出一个入木三分的角色更有成就感,演员的价值,也是通过角色来体现。

    如果我想靠演技在圈子里站稳脚跟,自然也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和努力,我在书上看过一句话,通往成功的道路没有捷径,最近的捷径通常是最坏的路,我希望自己是靠一步一个脚印、长年累月的坚持来走出那条路。”

    闻言,戚良的眉头舒展,双手撑着膝盖起身:“既然这样,明天你来四合院吧,和其他主演见一见,顺便讨论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