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黎停下给他倒水的动作,抬眸望向他。

    “我从洗手间回来不是要经过隔壁,他们包间的门虚掩着,有打麻将的声音,我往里望了一眼,发现季铭坐在沙发上看杂志,他和我大舅形影不离的,我大舅肯定也在里面。”

    说着,傅司翘起二郎腿:“跟我大舅打牌的,十有*都是政府部门的人,不年底了吗,像这种饭局牌局就特别多。”

    他想喝水,目光触及唐黎的右手,心里又生出怯意来。

    傅司舔了舔嘴唇:“我突然有个好主意。”

    “什么?”唐黎问他。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隔壁。”傅司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办法可行,包间里人一多,他肯定就不会再有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隔壁人多热闹,你看这里多冷清,吃宵夜还是得讲气氛。”

    这时,服务员端着一盘“海陆空烧烤”过来。

    “帮我们送去隔壁。”傅司忙抬手,指挥着服务员:“在隔壁打麻将的宋财长是我舅舅,你顺便给我带句话,就说我马上过去吃海鲜。”

    “……”唐黎。

    傅司往后退开椅子:“走吧,早吃完早回去。”

    “你不是说隔壁很多政府部门的人,我们过去是不是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傅司挑眉,神情略显嘚瑟:“他们还不都听我舅的,说是打牌,其实就想拍我舅的马屁。”说完,他就想去拉唐黎:“你见过我大舅的,我们在边上吃海鲜,不打扰他们,他们估计也会直接忽略我们。”

    刚要碰到唐黎的手,傅司忽然想起什么,讪讪地收回手,五指大开,有些尴尬地在自己胸口蹭了几下:“如果你真不想去,我们也可以把海鲜打包。”

    “那就去吧。”唐黎已经起身。

    隔壁包间,在门口就能听见哗啦啦的洗牌声。

    傅司率先推门进去。

    门开的那瞬,唐黎闻到一股烟味儿。

    傅司的步伐溜达,发现季铭已经不在沙发上,他走去屏风隔断后,果然在那几个打麻将的男人里找到自家舅舅,当即道:“舅,这都快12点,怎么还不回家休息?”

    说着,他从旁边的水果盘里拿了个砂糖橘:“我妈还说我爸夜不着家,你这也不遑多让!”

    这番话引得其他人纷纷说笑。

    “还真是宋财长外甥,我以为那服务员在开玩笑。”

    “这位就是傅董家的公子?一表人才啊!”

    傅司接腔:“可不是,都说外甥肖舅,我舅这样的人物,我能差到哪儿去。”

    听着他这番牛逼哄哄的自夸,宋柏彦也微微笑了笑,打出一张麻将牌,尔后开腔问他:“大老远的,半夜和朋友来这里吃海鲜?”

    “什么时候过来不是我能控制的。”傅司剥着橘皮解释:“唐黎刚参加完一个颁奖典礼,出来就晚了。”

    说完,他扭头看向包厢门口:“唐黎人呢?”

    宋柏彦跟着抬头。

    “可能有些不好意思。”傅司把橘子放在茶几上:“我去叫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