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其它修葺一新的大寺庙,广源寺的占地面积不算大,唐黎花了将近一小时爬到山顶。

    只不过,她刚到寺庙门口就被拦下来。

    拦人的是个穿僧袍的年轻和尚。

    见唐黎只是个小姑娘,对方态度和善地告知:“这几天庙里不接待香客,女施主还是改日再来,今天请回吧。”

    唐黎解释:“我先前给贵寺打过电话,想把我母亲的骨灰盒供在这里,当时接电话的师傅已经答应。”

    “不是我故意为难。”年轻和尚面露难色,抬手抓了抓耳根:“实在是这几天不方便,庙里来了位客人,身份比较尊贵,主持再三交待,为安全起见,只能不接待其他香客。”

    闻言,唐黎的神情有怔忡。

    那位白局明明说,宋柏彦要月底才来这里。

    就在这时,有个年长的和尚出来。

    瞧见门口站着的唐黎,他问年轻和尚怎么回事,得知唐黎是来摆放长辈骨灰的,稍作思忖后开口:“那你进来吧,不过放好东西,你就赶紧离开。”

    “好。”唐黎点头,不忘道谢。

    唐黎被带去专门存放骨灰盒的地藏殿。

    她从殿内出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中年和尚带她原路折返:“不是故意不招待女施主你,庙里确实有点事,有不周到的地方,你别怪罪。”

    “您让我把我母亲的骨灰盒放进来,不让我今天白跑,我已经很感激,怎么会怪罪。”

    说话之际,他们已经走到大雄宝殿附近。

    唐黎偏头就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季铭站在殿外屋檐下,周遭还有几个穿黑衣的男人,不管是神情还是举止,处处透着专业训练后的严谨,一看便知是部队出身的保镖,负责某些政要人物的安全。

    中年和尚道:“这里被拦着,我带你往另一边走。”

    刚说完,季铭就朝他们看过来。

    唐黎没有刻意的回避。

    认出唐黎的时候,季铭心下惊讶,不知道她怎么在这里,大概猜到她是要跟着和尚出去,他就扭头交代旁边的保镖,保镖立即跑过来,告诉准备带唐黎绕路的中年和尚:“你们往前面走吧,不用再去绕远路。”

    和尚双手合十,道完谢就要领着身后的唐黎离开。

    话音未落,大雄宝殿里出来了人。

    看见宋柏彦的那刻,唐黎的脚步有些挪不动。

    在来的路上,她心理暗示自己并不是有意选在下旬,只是刚好最近有空,如今真的碰上宋柏彦,无法忽略的,是心底暗暗涌动的难言情绪。

    大雄宝殿外的空地中央,铜铁铸造的大香炉内焚烧着檀香木,唐黎闻到淡淡的香味,宋柏彦站在香炉外,接过主持手里的几根佛香,高大挺拔的身形,在他点燃佛香之际,显出几分不真切的虚无感。

    “一切处无心是净,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名无净;得无净时,亦不得作无净想,是无无净。”

    老主持平和的声音隐约传来。

    唐黎没听进去,注意力还在宋柏彦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