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凤云山,唐黎一直没收到宋柏彦的回复。

    开车的白易谦瞥了眼后视镜,出声道:“马上就到年底,这个月中旬就要开始换届选举,宋财长最近有的忙,不过他就算再忙,估计也会抽出时间去山上住几天。”

    唐黎闻言,抬头看过去。

    白易谦好像不知道自己在透露什么:“宋财长是部队出身,手上难免沾了血,他当年突然退役,也是因为受了重伤,身体就大不如前,后来选择从政,在那以后他每年都去寺庙里住些日子,今年怕是不会例外。”

    唐黎问:“他的身体不好吗?”

    哪怕自己前世亲眼见过,现在还是想从他亲近的人那里得到确认。

    “受过不少枪伤,特别是肺部,当时伤得较重。”

    白易谦说着,又从后视镜看向后排的唐黎:“他要去山上的事,没有告诉过你?”

    唐黎有些心不在焉地摇头。

    “还是因为你在这留宿的次数不够多啊。”白易谦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宋财长这人比较内敛,有什么事都不喜欢告诉别人,对待感情也是这样,他说不喜欢,不一定真是不喜欢,这个世上不是只有女人才口是心非。”

    “这些年我也没见他身边有谁,感情这种事,年龄不是问题,地位也不是问题,绿豆和王八还跨种族恋爱,你说对不对?”

    “……”唐黎只是问他:“宋财长什么时候上山?”

    “可能这个月底吧。”

    白易谦道:“去的是广源寺,从首都出发大概两个小时车程,在庆阳市地界。”

    唐黎默默地记下。

    白易谦把车停在离拍摄地还有300米的地方。

    抵达分局,差不多9点20分。

    唐黎和导演打过招呼,去化妆间准备。

    她的两场戏被安排在上午11点。

    坐在化妆间镜子前,唐黎脑子里还想着那位白局说的话,他说宋柏彦的身体不太好。

    想到他病逝是在36岁,她忽然就看不进去剧本。

    这时,有工作人员捧着一束花进来。

    “又是送给杨甯的?”妆娘问。

    工作人员叹气:“是呀,今天已经第五束,前些天收的花都堆满垃圾桶了,杨甯的人气太高,幸好没开放探班,不然她的粉丝估计要挤爆这里。”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高跟鞋走路声。

    唐黎看向镜子里。

    戴着墨镜和鸭舌帽进来的不是杨甯是谁?

    杨甯走进来,在唐黎旁边的椅子坐下,把手里的包交给助理,一边让自带的化妆师给自己上妆。

    “昨晚没怎么睡,黑眼圈有些重。”杨甯往前探身,用手指按了按眼角,余光瞥见唐黎,不复刚才的散漫:“被封祁看中,现在看到前辈连问候都省了?”

    唐黎扬起唇角,尔后道:“我还以为杨老师不想搭理我。”

    杨甯拿起喷雾瓶,往自己脸上喷了喷护肤水:“靠不正当手段得来的前程,终会败在自己的手段下,不要以为你签了img,有封祁当你的经纪人,前途真的就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