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妈瞬间就止了声。

    不仅是吴妈,唐黎也听懂欧阳倩的话外音。

    如果吴妈继续在这里乱说话,她丈夫也会失去工作,相反的,要是她认下所有的事,就算她被辞退,她的丈夫却能继续待在黎家。

    做黎家的司机,月薪可比外面高很多……

    唐黎看向对面的黎鸢儿。

    黎鸢儿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鸟,目光低垂在餐桌上,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自己被扯进来。

    吴妈离开后,黎家的晚饭继续进行。

    只不过,气氛变得压抑。

    吃过晚饭,唐黎没再陪着黎家人联络感情。

    她拉开椅子起身:“我先回学校,明早有两节英语课,不能迟到。”

    这次,不再有黎家人挽留她。

    秦衍声抬手看了看腕表:“要不再坐会儿,等八点半我和你姐姐回家,顺便送你一程。”

    唐黎微抿唇角,似乎在考虑这个提议。

    “你不是说要去趟万源城。”黎盛夏瞋了眼秦衍声:“等你在万源城办好事,能在十点前把阿黎送到学校就谢天谢地,到时候不是耽误她休息,现在大学晚上都有严格的断电时间。”

    看着黎盛夏掐灭任何她能与秦衍声相处的机会,唐黎不禁莞尔:“姐夫还是去办事要紧,我可以坐公交或打车回去。”

    这时,黎文彦开口:“让老梁送你回学校。”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不怎么样。

    黎家不缺代步车,唐黎回学校却要自己坐公交,当着秦衍声的面讲出来,显然让他这个一家之主失了颜面。

    想到黎文彦此刻心里肯定像吃了只苍蝇难受,唐黎脸上笑容更浓,没拒绝让司机送她:“那我先去外面等着。”

    从别墅出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唐黎感觉获得了重生。

    她慢慢踱步走向大门口。

    结果,刚走下石阶就发现吴妈。

    吴妈已经收拾好,脚边放着个行李袋,准备连夜离开黎家,这会儿在门口等什么人。

    在唐黎看到吴妈的时候,吴妈也看见了她。

    比起她的面容平静,吴妈的表情就像要活吞了她!

    唐黎径直从吴妈跟前走过去

    吴妈瞪着她,“呸”地咒骂一句:“没娘教的小杂种,阴险歹毒,迟早遭报应!”

    停下脚步,唐黎回头看她。

    吴妈冷笑地讽刺:“你就像你那个不要脸的妈,破坏别人家庭,还要装贞洁的狐媚子,不过你青出于蓝胜于蓝,撒谎不眨眼,也更喜欢装模作样,心肠其实比谁都要来的恶毒!”

    唐黎只是微微一笑:“盗窃雇主家财物,又给雇主投毒,现在事发,你该做的是自我反省,而不是怨恨雇主一家。”

    “我什么时候投毒了?”吴妈的怒火上涌:“我也没偷东西,都是你这个小杂种颠倒黑——”

    话未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吴妈被打得牙龈出血。

    唐黎却已经把手背去身后,仿佛不知道自己用的力道有多重,欣赏着吴妈捂脸的震惊样,尔后靠近吴妈,在她耳边幽幽道:“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那三个字,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