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院领导取消你的奖学金名额,这个真不是我能左右的。”蒋伊宁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流露出疲惫:“你误会也好,记恨也罢,不管你之后会不会再拿今天我和袁学长见面的事大做文章,我只能说我问心无愧。”

    言外之意——

    就算你把看到的说出去,只要我咬定你是出于嫉妒的诋毁,谁还会相信你的话?他们只会由此质疑你的人品!

    唐黎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问心无愧就好。”

    确定是把唐黎稳住了,蒋伊宁一个悬着的心彻底落了地。

    谁知,唐黎又说:“希望你能这样问心无愧一辈子。”

    这样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像一把利刃,用力插在蒋伊宁心头,也像一只狰狞的大手,狠狠撕裂她脸上的那张面具,带着让她措手不及的讽刺。

    看着唐黎转身离开,蒋伊宁捏紧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

    她的胸口挤压着一团愠气。

    如果不是唐黎这个蠢货从中捣乱,根本不会扯出后面这么多麻烦?

    她更没料到,唐黎真的不像以前那样逆来顺受。

    一个学会反击的背锅侠,对她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打电话发给余母,是因为余穗到处宣扬她陷害室友抢歌舞剧角色,以致于班上同学看她的眼神不太对,似乎都信了余穗的话,她把所有事推到唐黎身上,故意把情况说得严重,余母的性格和余穗极像,三言两语就喊着要来学校找唐黎算账。

    余母的反应,正好也是她要的。

    唐黎被余母在教室打一顿,当着学生和老师的面,自然也就百口莫辩,哪怕余穗仍怀疑她,其她同学却会认为那些事都是唐黎干的。

    先前她打电话告诉余国文唐黎当众绊余穗,余国文就取消了唐黎的奖学金名额。

    没到一个月,唐黎却变了个样。

    就在这时,蒋伊宁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是辅导员打来的。

    电话里,辅导员通知她,唐黎已经恢复奖学金第一名的名额,所以她依旧是第二名,拿一千五的奖学金,不是三千块,明天下午收到银行短信,不要太惊讶。

    蒋伊宁握着手机,急急地问:“唐黎不是已经被取消资格,怎么又恢复了?”

    “学校已经调查清楚,先前的同学纠纷是误会,是有人恶意挑唆,这样一来,自然不能再扣除唐同学的奖学金。”辅导员高胜燕听出蒋伊宁的语气不对,问了一句:“蒋同学你是不是有别的看法?”

    “没……”蒋伊宁否认。

    随后,她用轻快的口吻道:“我只是高兴阿黎可以再拿到奖学金,阿黎的家境不怎么好,奖学金就是她的生活费,先前学校要把第一名奖学金给我,我觉得挺对不起阿黎,她看到我也不怎么和我说话,现在这样处理,我没有意见!”

    等挂断电话,蒋伊宁抬手就想把手机狠狠砸在地上!

    但随即,她就停止动作。

    这个手机是她今年暑假刚换的。

    想到这里,终究没舍得把手机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