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乡巴佬。”傅司发出一声讥嘲。

    吴雪涵暗暗犯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种直男癌,走到唐黎身边小声问:“阿黎,你确定要带他一块去医院?”

    唐黎嗯了一声,从公交路线牌上收回视线:“怎么了?”

    “我和他处不来。”

    吴雪涵如实道。

    唐黎回头看了眼傅司,他坐在候车长椅上抖着腿,脚上是钢铁侠人字拖,两手插在裤袋里,正东张西望,就像第一次坐公交车的好奇宝宝。

    “他还骂我乡巴佬……”吴雪涵有些不满:“虽然我是乡巴佬,但他这样说出来,我也是要面子的人。”

    “你就把他当成你家隔壁五岁的熊孩子。”

    吴雪涵看出唐黎没打算赶走这个叫傅司的男生。

    其实刚才在教室,对方也帮了她们,如果不是他,余母肯定还会闹得更凶。

    这样一想,吴雪涵的脸色缓和。

    “那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就在这时,一辆途径医院的公交车来了。

    公交车缓缓停稳。

    吴雪涵拿出公交卡刚要上去,身子就被人挤到边上:“哎哟卧槽!”

    一个趔趄,她的手臂撞到门框上。

    唐黎险险地扶住吴雪涵,抬头看向公交车,傅司已经站在刷卡机旁,和她大眼瞪小眼,微扬下颌,俨然是大爷架势,等着自己去帮他刷公交卡。

    结果唐黎上车后,经过刷卡机,“嘀”地只响了一声。

    “喂,你少刷了一下!”傅司出声提醒。

    唐黎无视他,找了空位坐下。

    “……”

    司机在他身后催促:“你到底坐不坐公交?”

    “谁说我不坐。”

    傅司直接大摇大摆地往里走。

    司机叫住他:“投币呢?”

    “刚才不是刷过卡了。”傅司说完,对上司机冷漠的眼神,有些悻悻然,手指了指唐黎:“她帮我刷的。”

    呵呵,耳朵不聋的都听见刚才只刷了一人的票价。

    吴雪涵坐在唐黎旁边,轻声道:“要不我帮他去刷一下。”

    说着就要站起来。

    唐黎却按住她的手:“熊过头就不必再惯着。”

    吴雪涵又不放心地看过去。

    某大熊孩已经顶着司机追杀的目光,一屁股坐在唐黎后方的空椅上,两手抓着唐黎的椅背,面不改色地追加一句:“那她肯定是忘了刷自己的。”

    “……”唐黎再淡定,也被他无耻到。

    公交车上其他乘客有了意见。

    “不就是一块钱,你们到底出不出?”

    “没钱投币,那就下车呗。”

    “别耽误我们时间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折腾!”

    唐黎只好起身过去补刷。

    等她再回来,某熊孩开始给她上思想教育课:“你这人脾气不好,动不动就翻脸不认人,如果不改改,特别像我这种身份的,怎么可能和你做朋友?”

    唐黎边往包里放公交卡边道:“那正好,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

    “……”成功断交30秒,某大熊孩的脑袋又凑过来:“你怎么跟我妈似的,我爸和我舅也这德行,一言不合就冷脸不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