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黎还记得被拖拽上床的感觉。

    除了恐惧还有恶心。

    房间光线阴暗,她的脖子被紧紧掐住。

    男人跨坐在她身上,哪怕夏朗的精神有问题,但他仍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随着她的不断挣扎,女孩细腻的皮肤和淡淡的体香,让夏朗的身体发生明显变化。

    当黎文彦和夏家人赶来,她胸前的裙子已经被扯破,夏朗的裤扣和拉链也被他自己解开。

    那样的场景,凌乱中透着糜烂。

    黎鸢儿怯怯地开口:“我喊了好久,姐姐都不肯开门,我只好下楼找爸爸他们。”

    三言两语,罪魁祸首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黎文彦扇在她脸上的那巴掌,再活一世,唐黎仍记忆犹新。

    不是因为多疼,而是心寒。

    唐黎觉得,自己大概找到了今晚来夏家的原因。

    黎鸢儿已经站在一个卧室门口:“你先进去叫夏朗哥哥,我上趟厕所。”

    待唐黎走近,黎鸢儿悄无声息地后退,刚打算关门,门框却被另一只手按住,她诧异地抬头,只对上唐黎似笑非笑的眼神。

    随即,她的手臂就被拽住。

    待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推进房间!

    “嘭——”身后的门被重重关上。

    黎鸢儿转身去拧门把,怎么都打不开,她用力拍门:“唐黎!开门,唐黎你听到没有!”

    可是,门外没任何动静。

    她气急败坏,正想警告这个该死的私生女,眼睛却瞥见身后覆上来的黑影。

    这一刻,黎鸢儿心生恐慌。

    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嘴巴就被捂住!

    “呜呜!”不管她怎么反抗,身后的男人轻易就把她甩到床上。

    黎鸢儿想尖叫,男人的手却重新覆上来。

    黑暗里,她的瞳孔微微收缩,被压住的口鼻呼吸艰难。

    一百五十来斤的男人坐在她腹部,几乎要把她的肋骨坐断,她拼命蹬着双脚,却撼动不了身上的男人半分。

    男人被她的聒噪激怒,用力掐住她的脖子,气息粗喘。

    因为窒息,黎鸢儿的脸越来越红。

    恐惧犹如洪水将她淹没。

    不……

    她不想死……

    她一点都不想死在这里……

    快来救救她……

    房间外,唐黎专心欣赏着墙上那幅森系油画。

    大概过去两分钟。

    她收回目光,转身下楼。

    餐厅里,一片和乐融融的说笑声。

    夏夫人最先发现下来的唐黎,又往唐黎身后瞧了瞧,没看到儿子,也没黎鸢儿,含笑询问:“鸢儿他们还在后面?”

    此言一出,另外三人也扭头看向唐黎。

    唐黎轻轻嗯了一声,坐回夏夫人的身边:“鸢儿不让我进房间,叫我先下楼,她说她会把人喊下来吃饭。”

    她的声量虽小,足以让对面的黎文彦夫妇听清楚。

    欧阳倩仰头喝红酒的动作一顿。

    如果说,黎文彦还不太了解夏朗的情况,那欧阳倩绝对是知情的。

    为了证实唐黎的想法,楼上突然响起灯具落地的碰撞声。

    这下,餐厅里也瞬间安静。

    夏朗的病情,夏夫人这个母亲最清楚不过。

    经不起任何的刺激,一旦被惹恼,能把整个卧室砸的稀巴烂,伤人是常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