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鸢儿感觉出唐黎不是开玩笑。

    唐黎说的每个字,掷地有声,让她背后升起寒意,同时也憋屈愤恨,她没想到,这两年在家见人就低头缩肩的私生女,现在竟敢跟她叫板,还动手打她!

    “不服气?”唐黎含笑。

    黎鸢儿咬紧了牙关。

    这时,听到喊声的吴妈匆匆赶来。

    发现黎鸢儿的左脸有些红,吴妈赶紧拉着她问:“脸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

    唐黎早就放开黎鸢儿,拿起床上的手机,径直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黎鸢儿紧追几步,看到快走到楼下的唐黎,恶狠狠道:“唐黎,你有种这辈子都别回黎家!”

    等寿宴结束,她就把所有事告诉爸爸妈妈。

    想到唐黎的所作所为,她相信,爸爸肯定要打死这个歹毒的私生女!

    即便如此,唐黎的脚步也未做停留。

    一路走出黎家大门,畅通无阻。

    她不受黎文彦的重视,所以在黎家,她的存在和透明人无异,就算佣人路上看见她,也会选择性无视,更别说是开口关心她一句。

    关心了她,等同于不把欧阳倩放在眼里。

    说来也是讽刺。

    前世,欧阳倩是对她最好的黎家人。

    甚至为她打过两个女儿。

    唐黎走在路边,慢慢想着前世往事。

    夜深后,阵阵冷风吹过,她不由抱紧自己的双臂。

    撇开被家里宠得无法无天的黎鸢儿不讲,黎盛夏从小性格温柔懂事,品学兼优,是大人赞不绝口的名门淑媛,也让韩继风多年来念念不忘。

    那次,她推开韩继风办公室的门,撞见自己的丈夫从后拥着另一个女人站在窗前。

    韩继风英俊的脸上,是她未曾见过的温柔。

    他的下巴轻抵女人脸颊,似乎正低声诉说着缱绻情意。

    发现她这个不速之客,两人迅速分开。

    看清楚那女人就是黎盛夏,她的大脑里嗡嗡作响,却又瞬间明白了什么。

    再后来,她在韩继风的左肩头发现齿痕。

    还有腰侧几道指甲抓伤。

    那是她二十几年以来第一次情绪迸发。

    她砸了房间里很多东西,韩继风揪着她的手臂,把她拖到梳妆镜前,指着镜子里她泪涕交加的模样,冷声道:“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说完,他拎起西装甩门而去。

    而她在冰冷的地板上,抱着自己枯坐到天亮。

    韩继风的母亲秦月茹来房间看她,一声叹息后,语重心长地开口:“女人有的时候,必须学着睁只眼闭只眼,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你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终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当天夜里,欧阳倩就带黎盛夏来了韩家。

    不同于黎盛夏知性优雅的着装,婚后照顾婆婆、当起全职太太的她,穿着网购的家居服,廉价而庸俗,没有精致的妆容修饰,加上彻夜未眠,脸色蜡黄憔悴。

    在年龄上,明明她比黎盛夏还要小上5岁。

    那晚,欧阳倩扇了黎盛夏一巴掌。

    在唐黎和秦月茹的面前,她逼着自己女儿发誓,从此和韩继风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