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钦站在车旁,注意着不远处说话的唐黎和韩继风,没多久,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是宋柏彦回复的信息。

    韩继风出现在拍戏现场,又和唐小姐独处,原钦把情况如实报给先生,先生并未让他出手阻止,只在短信里说了一句话:“等韩继风离开,把唐小姐安全送回家。”

    至于其它,宋柏彦并未多问。

    那种言语间的信任,怕是鲜少有男人能做到。

    类似的问题唐黎不想一再重提:“不是谁都怀念过去,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破镜重圆。

    比起无法相守到老,我更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心里藏着另一个人。”

    韩继风听了,耷在身侧的左手缓缓握紧。

    “有的坑掉进去一次就够了,如果再往下跳,那就是自贱,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是个自私的人,只想把自己的感情交给一个人。”

    说到这里,唐黎把目光重新投向他:“你有你的白月光,我也有了自己的朱砂痣,就算我们勉强凑到一块,也是再一次同床异梦,我想现在,黎盛夏恐怕更需要你。”

    韩继风没接话,心口却像被什么堵住。

    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窒闷。

    “我们之间,应该永远不会像朋友那样问候祝福。”唐黎又道:“今天是最后一次,就像你说的,你做的只是梦,所以,那些都不是真实存在的,既然如此,你也不必对我有什么愧疚心理。”

    各自安好,也是对彼此的成全。

    该说的都说完,唐黎不想再继续耗在这里。

    韩继风忽然开了口;“哪怕宋景天可能是宋柏彦的私生子,你也打算和他结婚?”

    刹那,唐黎的脚步停滞。

    韩继风低沉的嗓音再次从她身后传来:“宋家曾经收养过一个女孩,名叫姜云曦,也是宋景天的亲生母亲。”

    姜云曦的名字,唐黎并不陌生。

    毕竟月初,她还从宋柏彦口中得知姜云曦的事。

    但她未曾想到宋景天会是姜云曦的孩子。

    唐黎没觉得韩继风在忽悠她,不仅仅是因为她上辈子离世后、韩继风又活了很多年,还因为……姜云曦来s国的时候,宋景天恰巧不在首都。

    有的事,只要去细究就会有迹可循。

    至于宋柏彦和姜云曦的关系……

    唐黎不相信宋景天是宋柏彦的儿子,如果是真的,宋柏彦不会不告诉她,他从不欺骗自己,又是那么正派的人,怎么可能弄出个私生子。

    韩继风没说的是,宋景天当选总统没两年,那个叫姜云曦的女人就会公开宋景天的身世。

    姜云曦宣称宋景天是她和宋柏彦的儿子。

    一时间,掀起舆论风浪无数。

    然而,未等相关部门调查出结果,姜云曦被发现死在出租屋里。

    死因是吸毒过量。

    姜云曦曾被牵扯进宋柏彦被议会弹劾的案子里。

    宋柏彦下台后,姜云曦也彻底消失。

    再出现,已过去二十多年。

    姜云曦死前大半年,生活潦倒,也有人怀疑,是宋景天暗中派人灭的口。

    也因为如此,宋景天的身世成了不解之谜。